明觉杂志

南印度参学见闻录(二)──无求的快乐

文:林苑莺    图:© Rio Helmi / Jangchup Lamrim Teaching Organizing Committee| 2014-06-25
「菩提道次第」讲经法会(2013)期间,每天早上各入口都有长长的队伍等候通过安检进场。图中可见很多参加者都穿了民族服装,非常隆重其事。(来源: © Jangchup Lamrim Teaching Organizing Committee)「菩提道次第」讲经法会(2013)期间,每天早上各入口都有长长的队伍等候通过安检进场。图中可见很多参加者都穿了民族服装,非常隆重其事。(来源: © Jangchup Lamrim Teaching Organizing Committee)
(印度)色拉寺举办这次法会,将观众席设在户外,先须平整土地,再架搭帐棚。帐棚内人山人海,阳光和树叶不时走进来亲近法子。(来源:  © Rio Helmi / Jangchup Lamrim Teaching Organizing Committee)(印度)色拉寺举办这次法会,将观众席设在户外,先须平整土地,再架搭帐棚。帐棚内人山人海,阳光和树叶不时走进来亲近法子。(来源:  © Rio Helmi / Jangchup Lamrim Teaching Organizing Committee)
达赖喇嘛法王坐在法台中央的宝座上,台前是一片红彤彤的僧团。(来源: © Rio Helmi / Jangchup Lamrim Teaching Organizing Committee)达赖喇嘛法王坐在法台中央的宝座上,台前是一片红彤彤的僧团。(来源: © Rio Helmi / Jangchup Lamrim Teaching Organizing Committee)
法台一侧是外国观众席,据大会资料约有四千多人,主要借由收音机收听不同语言的即时传译。 (来源: © Rio Helmi / Jangchup Lamrim Teaching Organizing Committee)法台一侧是外国观众席,据大会资料约有四千多人,主要借由收音机收听不同语言的即时传译。 (来源: © Rio Helmi / Jangchup Lamrim Teaching Organizing Committee)
偌大的帐棚也容纳不了那么多虔诚佛子,不少人只坐在外围空地或色拉寺佛殿前的阶梯上专心听法会广播。 (来源: © Rio Helmi / Jangchup Lamrim Teaching Organizing Committee)偌大的帐棚也容纳不了那么多虔诚佛子,不少人只坐在外围空地或色拉寺佛殿前的阶梯上专心听法会广播。 (来源: © Rio Helmi / Jangchup Lamrim Teaching Organizing Committee)
达赖喇嘛法王每天进场和离场都在我们面前经过,有时会稍停一下,说说笑,非常亲切。(来源: © Rio Helmi / Jangchup Lamrim Teaching Organizing Committee)达赖喇嘛法王每天进场和离场都在我们面前经过,有时会稍停一下,说说笑,非常亲切。(来源: © Rio Helmi / Jangchup Lamrim Teaching Organizing Committee)

(续上期)


「菩提道次第──十八大论」讲经法会第二回合(2013)在印度南部的色拉寺举行。筹办三万多人的大法会殊不简单,除动员大量寺僧、工作人员外,还有本地和各国义工参与,人人紧密合作,认真而专注,即使再卑微的任务,人们也甘之如饴,因为是为法王、为法会、为大众而服务。



把自我放到低如微尘


会场范围很大,设有多个入口,照料我们的阿旺老师走格西(佛学博士)专用通道,我和朋友用外国在家人入口。我们外国人事前要办好大会参加证和特区通行证,以及带有警局盖章、警官签名的覆核证明书(参前文),入场时得出示这些证件还有护照,然后走过电子检测仪器,再让工作人员搜身和搜查手袋或背包。大会规定不能带手提电话、摄录机和照相机,但可以带FM收音机以接收用不同语言即时传译的广播。因为需要时间逐一检查,所以每天早上都有长长的人龙。搜身的义工一脸严肃,其实「外冷内热」,有时搜过身后会送上一个表示抱歉的微笑,我也在匆匆中合十感恩。


每天法会开始前和将结束时,一些年轻僧人会打扫通向法台的通道,务求以最整洁的地方迎送法王与长老们。因为是泥土地,虽然已铺上地毯,人多走动后还是免不了尘土飞扬。但见那几位年轻僧人每天神情庄重地弯腰扫地,不时蹲下身来用手捡起脏兮兮的砂石、枯叶等垃圾,而通道两旁席地而坐的信众也会自自然然地配合,伸手去帮忙收拾附近的纸屑尘土,我觉得他们这时候很美丽,纯真而美善,可惜手上没有照相机拍下来。我向他们学习谦卑虔敬,放下「肮脏」的概念,也用手去捡拾就近的泥尘秽物,那一刻大家的心意是一致的。



犹如灿烂阳光的笑脸


由旅店前往法会的路程其实颇远,为了这十多天参加法会的交通需要,阿旺老师等哲蚌寺法师们从萨迦寺包下一辆车,还有萨迦寺的司机先生也来帮忙;路人见到这辆带萨迦寺名字的专车都会好奇地张望,以为是哪位萨迦派大法师来了,却不知除了司机外全都是格鲁派的。用车时,朋友坐在司机旁座位,阿旺老师让我与他同坐车厢中间,有时还有另一位大法师,而我们称他「管家」的一位法师和几位青年学僧就在车尾一般放行李的空间里挤作一团,令我很不好意思。


事实上,「管家」法师和几位学僧包办了所有劳务,而几位学僧更是此行的香积菩萨,每天为我们准备丰富、健康和美味的食物,我很奇怪也很感恩他们非常高水平的烹饪造诣,特别是很接近中国菜式的口味。他们为了方便办事而没有和我们到场内坐在一起听法王讲经,却仍旧笑嘻嘻地全心全意服务。我注意到当一起享用他们做的素食午餐时,他们总是把最好的最多的菜端给阿旺老师、朋友和我,而他们自己就只围坐一旁随随便便的吃,虽然说这是规矩和礼貌,但其侍奉前辈和款待客人是完全出于真心真意,令我很感动。


他们在饭后都会聊聊天,我听不懂他们谈什么,但他们师兄弟间互相取笑的欢快气氛很有感染力,真是一班快乐学习的出家人,为什么常常有人误以为出家是苦的呢?他们灿烂而憨厚的笑脸在俗世中罕见,我会深深记着他们的恩惠,也要学习他们知足常乐的心态和无私奉献的精神。



乞丐与乞食的僧人


车子不能驶到会场,我们得徒步走一段路,路上可见到不少乞丐,多数起劲地念着「六字大明咒」,大概只为博取同情而根本不解佛法。他们的身体残障和贫苦倒是货真价实,在印度贫者何其多,更何况在这徙置区内根本没什么经济出路和社会福利,真是难以脱贫。他们也算衣衫整齐,而且不会纠缠途人,并不惹人厌。


坐在路边乞讨的还有一群南传佛教的僧侣,分布在不同的小路和大会入口,约共二三十人,也许是知道这次法会有许多信众来参加,故由印度南部其他地区专程过来的。他们三三两两地聚坐在路边用巴利文唱诵三皈依偈,行人将金钱布施到他们的乞钵里,有些虔诚的佛教徒对每位法师都作供养,而且恭敬问讯。偶有个别的法师主动走到等候进场的信众队伍去,这时有不少人会立即解囊,虽然那不过是一些金额不大的零钱。


这些南传法师看来风尘仆仆的样子,僧袍行囊都有点脏乱破旧,较年轻的有时更坐得歪歪斜斜,外相难称得上庄严。最初我心里很尊敬他们,但当每天中午、黄昏都还见到他们在路边乞讨时,心中不无狐疑──僧人不是只在早上乞食的吗?是真出家人或是假扮的?不过转念想想,佛教在印度本土仍处于式微,在印度南部穷乡僻壤当个乞食的南传佛教出家人,平常恐怕没什么施主供养;看他们每个都很瘦削,可知生活条件真的很艰难,也许化缘所得的金钱正要拿去修葺破旧的僧舍,而且除了乞讨时间不同古制外,也没见到什么明显不如法的地方。我无法知道他们是否真正出家人,但我敢肯定供养他们的信众是真诚和恭敬的,完全没有所求的。


无求的布施是真正的布施,无求的快乐是真正的快乐!


(续下期)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