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南涌年纪.打米

2010-03-19

文:陈晓蕾   图:米米定


昨天在南涌,帮忙打米。
 


打米机的声音好吵!Benny爬上爬落,把江西来的谷粒,倒进打米机。我的责任,是「捡屎」──米里面偶会掺有米虫的粪便,打米机可以筛去石头、磨走谷壳,却不一定能把这些杂质吹走,需要用人手捡走。


 


 

惊讶地发现:米的颜色和形状,原来很不一样!

青色的是比较新的米,米愈熟愈白,并且会断开……想来一株稻穗,长在不同位置,也就有不同的成熟程度,而且形状怎可能每一粒都一模一样?这时才晓得超市卖的米,是如何「严选」出来!
 

捡了一遍,Benny再把米打一次。
 

「如果胶带是新的,打一次就够了,但现在要打两次。」他说。

南涌的打米机不才三年吗?

「可是胶带半年便会老化,我们已经换过一次胶带了。」他着我上来,解释整部机的运作:
 

打米机第一格,先把石头删走。
 



第二格,就是用两个轮子,除去谷壳,原理非常简单,轮子上只有一层胶带,每粒谷经过,外壳就会给逼走,这就是糙米。

而白米,还要再三经过水磨,难怪糙米营养比较高,要把棕色的米磨到变白色,会磨走多少!

Benny拿起打米机里的「垃圾」:「这些最好就是给鸡吃!」
 


「大鸡唔食细米」,在我脑海,终于有画面。

打米机还会把米糠抽出去,走到外面一看,哗!整个山坡都是米糠!
 

「如果这是金沙,几好呢!」Benny说阿何曾经这样开笑,当年也曾想过在这里养鸡,一定可以生产非常优质的有机鸡蛋!只是碰上政府杀鸡,金沙梦灭。香港不是不能养鸡,但规定要关起来,不可与野鸟接触。但南涌如果养鸡,怎可能不是「走地鸡」?
 

那米糠是极佳的肥料,Benny在看的,是米仔兰,长得跟细叶榕一样高!

这山坡的木瓜,长得多胖!

南涌收集了城市厨余,也会加上这些米糠堆肥。


 

南涌也曾经种过米, 还是特地从菲律宾种子库找到的「新界低地米」,只是夏天打风,把网架打坏了,禾穗都变成鸟儿的大餐。
 

 


除了小部份包起来留种。


「我第一次认识TV,就是在鹤薮替他赶雀。」Benny说起七年前的故事:

「我走在田的一边,鸟儿就飞去另一边,跑过去,鸟儿又飞回我原先站的一边,这样跑来跑去大半天,TV才开口说:『你执旧泥,丢过去咪唔系跑。』

我才懂得从地上执几旧泥,搓成一粒粒丢过去,其实一定不会丢中,但鸟儿就吓走了。由禾穗熟了,一直到收成,我都这样在田里看着。

所以我很肯定,所有稻草人、挂着的光碟……顶多有效三天!」

原来台湾当地,会烧炮仗,田里挂着炮仗烧着香,每十分钟,便爆一次!

还有更残忍的方法,是在田里挂网,用鸟枪把鸟打下来,网上有鸟的尸体,其他鸟便不敢过来,这在香港昔日,也曾经用过。

香港,昔日有「元朗丝苗」,曾经上贡朝庭。
 

Picture

日本最近兴起年青人种米潮,24岁歌星藤田志穂每天四点钟起床化妆,五点落田,她把种出来的米,称为「涩谷米」,邀请知名的模特和明星做产品代言人,让年青人可以在网上购买日本米,并且找时装设计师设计出方便种田又时尚的工作服,在时装店出售。

在日本,本地产的食物只占四成,人们开始呼吁年青人从事农业;台湾的本地产也下降到三成,很多人担心农业萎缩,失去食物供应,等于失去自主权。

很少地方像香港,本地产食物由八十年代的四成大幅下降到目前的3%,依然沾沾自喜以买到世界各地食物为荣。

得知道:大陆最优质的农产品,内销都供不应求。



帮忙了一个下午,米糠好痕,洗手时随便替在南涌造肥皂的Bella洗东西,临走时,得到一支苦茶清洁剂和一包米,劳动的成果!



南涌年纪简介

标签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