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廣告 Close Ad
2020佛学研究文学硕士-AD

南涌年纪.烧信

第196期明觉   文、图:陈晓蕾| 2010-04-27

那天,碰到S在烧东西。

傻眼!

整整两大袋,都是S从小到大收的圣诞咭、生日咭、私人信件等,她想处理好久了,终于提起心肝收拾出来。然而总算是过去的一部份,受不了扔在垃圾房,一想到还滞留在堆填区真空处理,不如一把火烧掉!

但在香港,什么地方可以烧信?

后楼梯?烧金银衣纸尚可以,这些私人物件难免有人八八卦卦。

在家里?弄不好,烧碳自杀……

S最后带着两大袋子,走来南涌。

一封封地,

细雨蒙蒙下,火舌跳舞。

往事灰飞烟灭──慢着,火里头有叮当!

   

还有跳跳虎!

信纸花碌碌、咭片又有金粉又有过胶、还有大量各式各样的卡通贴纸,一烧,臭得不得了,那根本就是致癌物质二噁英!

比S早一代的,物质没这样富裕,信封信纸都朴素得多;

比S迟一代的,通讯都在互联网,要分手,手机短讯一按就delete。

S没有早一步,没有迟一步,恰恰就遇上了「文具盛世」!

锑盘烧满了,又用手推车,几乎用了两小时,才把两大袋信件处理掉。灰里杂质太多,为免污染南涌,统统都要装好扔去垃圾站。

最大好处,是废物体积大大地减少了。

可是S一身衣服,连头发,都带着烧胶的臭味!

真是大件事,别说是电脑、电视等电子废物污染严重,光是手机电芯里的镉,已经足以污染半个泳池的水,现在连贴纸都会散发二噁英!

虽说不是人人都会这样烧信,但埋在堆填区,也不见得可以分解,所有化学毒素,终归都会回到人类头上。

好恐怖。

标签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