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南涌年纪.甘笋

2010-03-05

文﹕陈晓蕾  图﹕米定


看见那水里的气泡吗?全部都是鱼!
 

池塘里凡是没给候鸟吃掉的,都努力生下鱼苗,新的荷叶也长出来了,水里上零零星的小绿点,还有好多好多蟾蜍,简直吵翻天。春天总带着一句「生机勃勃」,到了南涌,才晓得这四个字有声音、有画面、还有有气味──番茄正在自然熟烂留下种子,好一阵发酵的甜味!


 

这次进南涌的任务,是甘笋。


甘笋都已经挖出来了,我只是帮忙清洗:

首先把甘笋逐个剪下来,然后洗干净。

原来要洗好久!又论尽,倒水时把「婴儿」也倒掉了,急急拾回。

洗了两遍,还有好多泥沙,几乎要逐粒搓。


最难洗的部份,是甘笋顶部那一圈,积着好多泥沙。
 


以为洗完,TV走过,丢下一块海绵,没作声便走掉,死死气又拿起逐粒擦。

  


由田里拔出来,到冲了两次水,再用海绵擦过,那一盆甘笋,足足用了三个多小时处理!

难怪农「村」是一条村。田里的工作比起工厂里的流水作业,繁杂得多:施肥、灌溉、除草,都得看天气和生长情况;菜要割、瓜要摘,每种农作物都有各自的处理。怎可能成立「洗甘笋」队,「专业」洗甘笋?需要的人手是大量的,弹性的,视乎收成,由一条村的人去帮忙。

再走到甘笋田,原来田里还剩下好多甘笋仔。

若是没有先前的洗擦工作,一定会大呼浪费,但原来农作物处理极耗时,个子太小的,真的没时间去逐粒清洗,卖到市场,也不见得会有人买。

我走着,顺手把比较粒的执起来,也执到一把:

正好放今晚和米饭掺着煮。


有时间的,就可以花工夫去处理这些剩余的资源。以前一直以为米勒的《执穗者》绘画的是一种「福利」,让没有土地的农妇,可以分享剩下的,但原来拾穗者付出时间和劳动所得的,都是农夫本身没有资源而放弃了的,两者的地位没想像中悬殊。

而田里最后剩下的甘笋和叶子,最终亦没有浪费:

南涌的水位一直在上升,一月大家还下水挖莲藕,池塘的水才到小腿高,现在天气好湿,地下水开始涌出来,最近池塘的一列农地,都泡进水里去了,很快便会浸到甘笋这一列。烂掉的食物会变成鱼儿的粮食,再转化成肥料让莲藕吸收。

人只是收除所需的甘笋,其他通通留给大自然。「当你拿走的,比放下的少,土地就保持肥沃和活力。」这道理,TV一直提在口边。 

标签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