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南涌年纪.番茄

2010-01-13

采访、摄影﹕陈晓蕾

TV最近忙着反高铁,几天都没有回南涌,可是他很放心,所有的农作物都会继续好好地长大。

「这就是用Permaculture的好处!」他说。

Permaculture,在香港称为「自然永衡法」,TV指出这不是一种耕种法,而是一套安排生活、经济、文化、食物等的概念,同样可以套用于城市发展。
 

     
(南涌新种的沙律菜)
 

Permaculture在七十年代,由两个二十岁出头的澳洲人Mollison和Holmgren提倡,大自然本来就是万物互相效力,只要细心观察,便能有效地发挥大自然资源:比方农场养猪,把粟米丢在田里,猪为了吃粟米就会翻土,猪粪是肥料,种出来的蔬菜,弃置部份又可以喂猪,利用这天然的互利互惠,不费力地持续发展。

像南涌最近长得很好的番茄,那片地,原本都是杂草。

杂草割下来,铺上从城市收集回来的厨余,

再盖上杂草,堆了三个月后,便直接在上面种番茄。
 

南涌前年曾经种过十一个品种的番茄,一些是从网上订回来的百年原生种子,一些是本地农夫优秀的成品。
 

种了一年后,去年底,又挑选了七种表现稳定、好吃、少虫害的品种再种。

三个月,已经结出果子来。



虽然还没转颜色,单看形状,便知道是不同的品种。番茄属于「自花授粉」,杂交的比率低于1%,所以不同品种种在一起,也不大会出现杂交。
 

原地堆肥、预留更大生长空间、自家留存的种子……因此南涌的番茄不用多打理,不必防虫,便能自然健康地开花结果,TV甚至猜想泥土太肥沃了,番茄到现在还没成熟转颜色,可能会长到十多呎高,结出来的番茄相信也会比一般的更大颗!

那这套方法如何可以应用在城市发展?

Permaculture最讲究规划:

例如一间屋,除了居住,可否利用屋顶收集雨水?

厨房外十呎,最好是种菜,割了便拿去厨房炒;

远少少的地方,可以种果树,不用经常打理;

再远一点,可以是野外,预留空间来静化自。

「一间屋扩大到很多很多间,不就是城市?城市里的建筑物,不应只是睡觉的盒子,也可考虑收集太阳能等多功能的用途;城市外围理应种食物,本地生产,供应给本地人,新鲜又省下运输;再者,也要预留一些地区不发展,让人们去透透气。」TV简单地打比喻。

但在香港,人口密密麻麻地,怎可能?

TV反驳:「主要原因是没有人肯用时间去观察。」

根据Permaculture,人力亦是农场重要资源,香港农场很难养猪,但香港最多就是香港人:种菜、摘菜、甚至做腌菜,通通都变成工作坊好了,省下农夫不少功夫。

南涌种番茄比起别的农场,后期工夫少,皆因前期观察时间长,TV已经第六年在南涌,能够透彻地认识这地的天气、土壤、水文等,可以因着环境和各方资源去安排。

换作香港,更需要细心观察,小心聆听人们的需要和特质,才会营造出互相效力的环境,让社区资源尽量发挥。

发展无需急,重要是长远。


南涌年纪简介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