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南涌年纪.祝愿

2009-12-31

采访﹑摄影﹕陈晓蕾

荷塘露出更开扬的山影、被风吹倒的白兰树渐渐枯萎、新开垦的田地长出南瓜苗……回看五个月来的照片,南涌一直在变样。

这感觉很安心,在城里,大厦玻璃幕墙像湖水一样,天天反映出四周密密麻麻的高楼,天桥的花卉永远蒙了一阵灰,而无时无刻,都是人来人往。

但在南涌,看见农作物在长,候鸟飞来,你会很笃定地知道万物生长都有定时,再坏的时候,都会过去。

25.12.09
 

06.12.09
 

06.12.09
 

22.11.09
 

07.11.09
 

01.11.09
 

20.10.09
 

04.10.09
 

18.09.09
 

06.09.09
 

25.08.09
 

08.08.09
 

最初答应未来一年纪录南涌的变化,也曾闪过后悔的念头──去到粉岭再乘到鹿颈的小巴,长途跋涉的,好几次小巴都刚开走,在车站呆等。可是每一次车子驶近南涌,看着海湾一片红树林,白鹭低飞,心情豁然开朗,登时又不觉得远了。

如果不是每次都走到固定的位置拍照,怕且也不会这样留神景物的变化。像是播着纪录片,嫩叶子才冒出来,下次去,幼苗已经开始拔高,转眼又收成,过程中 充满惊奇:以为最熟悉不过的菜心,原来刚出世时和芥兰双胞胎似的,明明混身泥土的红萝卜,花朵竟然这样漂亮!

食物都有小时候,不再只是给人类填肚子。

还有这里遇到的一班「养地人」,纵使来自各行各业,没人谈买什么股票、不会问什么时候买楼好?辞职休息是正常不过的事情。

刚刚过去的圣诞派对,我把每三小时得喂奶的小猫也带过去,没有一个人问:干吗要捡一只还没开眼的流浪猫?

对着山水,大家都不怕分享理想。

并且认真地讨论,遇到困难,如何解决。

然而南涌很难永远都是万物和谐、保育与农耕并存的乐土。

新界由香港乡下,正在演变为中港之间的「市中心」,各大地产商早已暗暗买下粉岭的土地,磨拳擦掌正要把推土机驶进来,南涌坐车出去,途中经过的坪輋,即将在2010年发展成「新市镇」。

越过南涌的山,是发展更惊人的深圳盐田,看到鸟儿的后方吗?全是货柜和数不清的起重机!晚上的南涌,也不一定见到星星,因为过了边境总是一阵烟雾透着光,仿佛不知什么时候,对岸的灯火便会烧过来。

置身四面八方急功近利地发展,眼前的宁静不知还可保存多久──但,对于有理想的人,没有失败,只有困难。

遇上困难,尽力应付便是。

新一年,祝愿南涌撑得住!


南涌年纪简介

标签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