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南涌年纪.笨B

第195期明觉   文、图:陈晓蕾| 2010-04-16

何叔叔轻轻拍拍小牛:「笨B,你要加油!」

小牛把消炎药全部吐了出来,何叔叔用毛巾抺干净,它又再吐。

它的眼睛,开始流眼泪。

何叔叔心里不忍。

他解开毛巾,小牛腿上一片红肿。

「本来被咬到见骨的,现在发炎,肿起来。」他说。

*                      *              *                      *

(benny摄)

南涌一向都有野牛群,昔日的农夫移民了,连田地也改建成鱼塘,任劳任怨帮忙耕田的牛却不离不弃,继续在南涌一带繁衍。曾经在几年前全时间在南涌帮忙的Benny,便看到六、七十只的大型牛群!

本来牛粪是顶好的肥料,只是牛也爱用果树来搔痒,弄得南涌种的果树都给撞得东歪西倒,唯有派狗去赶牛。

上周四,何叔叔看见一只小牛被几头野狗围攻狂咬,跌到河里去,他赶紧在岸上抛绳索,一次、两次都失败了,他没放弃,继续试,终于把绳索套到小牛的脖子上。

「我心想再套不中,也没办法了,谁知道居然还能上来。」何叔叔猜小牛大约六个月大,因为小一点的牛,都会紧紧跟着妈妈,不敢走开。「一定是以为自己大个仔了,可以离开妈妈,结果走失了,便被野狗追上来,你说多笨!所以我就叫它笨B!」

笨B的腿给几只野狗交得皮开肉裂,如果不是何叔叔赶到,很可能已经给撕开吃掉。

南涌五只狗有不舒服,都是何叔叔去医的,他替笨B的伤口抺上药粉。虽然何叔叔也只是暂时住在破烂的猪场,连门窗也没有,他还是好好把笨B安顿下来,用铁皮挡雨。笨B肚子全是河水,可是第二天竟可以站起来,何叔叔连忙割草喂它,笨B吃了。

「哗!南涌有新成员!」一些养地人见了都好开心!

原本的根据地红砖屋被拆掉,所有基础建设都要重新开始,农务都得搁下,忙到一头烟,笨B来到,真是难得的好消息。

「不如叫『南涌之犊』」有人建议。

「直接叫『南涌牛』吧!」又有人说。

不过都没有「笨B」亲切。

然而才两天,周六晚笨B突然站不起来。

「可能伤口的毒,现在才发出来。」何叔叔马上喂消炎药。

周日,笨B喘着气,流眼泪。

「本来就要过到一个星期,才算稳定。」何叔叔黯然地说。

大家都一起打气:「笨B,加油!」

然而,晚上八点,笨B走了。

*                      *              *                      *

周一,花了一整天时间才掘好一个大坑,让笨B好好安睡。

不会再迷路。

也不用怕野狗。

往后就和大地一起,静静地滋养南涌的万物。

标签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