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印经、水陆法会、华南学佛院第一届毕业──弘法精舍历史再考(三)(下)

文:邝志康 | 2021-10-05

「弘法精舍纪录片:1939-1963」 第三集已经推出。敬请订阅佛门网的Youtube频道,以便第一时间收到通知,感恩。

图一:经董事会邀请后,吴蕴斋居士(左一)入住弘法精舍,皈依倓虚老法师,承担了部分筹措日常经费的责任。(图片加拿大湛山精舍提供)图一:经董事会邀请后,吴蕴斋居士(左一)入住弘法精舍,皈依倓虚老法师,承担了部分筹措日常经费的责任。(图片加拿大湛山精舍提供)
图二:倓老发愿续佛心灯,以酬师恩,决定刊印《谛闲大师遗集》。华南学佛院印经处遂于1951年成立。(香港华南学佛院出版书籍承东莲觉苑惠借拍摄)图二:倓老发愿续佛心灯,以酬师恩,决定刊印《谛闲大师遗集》。华南学佛院印经处遂于1951年成立。(香港华南学佛院出版书籍承东莲觉苑惠借拍摄)
图三:1952年3月23日,华南学佛院第一届正式期满,举行毕业典礼。 (由东莲觉苑提供)图三:1952年3月23日,华南学佛院第一届正式期满,举行毕业典礼。 (由东莲觉苑提供)
图四:二十名学僧中,有十名获颁得毕业证书。第一排从左至右依次为:吴蕴斋 居士、王学仁居士、定西老法师、倓虚老法师、乐果老法师、黄杰云居士;第二排从左至右依次为:法藏、净真、圣怀、大光、定因;第三排从左至右依次为:宝灯、达成、乐渡、永惺及妙智。(由千华莲社提供)图四:二十名学僧中,有十名获颁得毕业证书。第一排从左至右依次为:吴蕴斋 居士、王学仁居士、定西老法师、倓虚老法师、乐果老法师、黄杰云居士;第二排从左至右依次为:法藏、净真、圣怀、大光、定因;第三排从左至右依次为:宝灯、达成、乐渡、永惺及妙智。(由千华莲社提供)

(续上期)

倓虚老法师为学佛院筹措经费一事,感动了上海纱厂主人江上达、杨之游等人,他们慨捐巨款,代为购置精舍电灯、蓄水池及蓄粪池等项目,无形中减轻了众僧负担。

庄严法器  水陆道场

另一方面,有一位吴蕴斋居士(1886-1962),他是民国时期的金融家,曾任上海金城银行总经理。经董事会邀请后 ,吴居士入住弘法精舍,皈依倓老,得法名「能任」,承担了部分筹措日常经费的责任。(图一)

倓老同时又派永惺法师及宝灯法师往青岛湛山寺,取得寺中庄严法器,以便在弘法精舍筹办水陆法会。华南学佛院办的水陆法会,全称是「冥阳两利法华水陆道场」。倓老之所以特别强调法华二字,是他相信当年佛陀在灵鷲山,最后开的是法华高会,宣讲《法华经》;这是高过过去一切的法会道场。他期望佛弟子能发无上高远广大之心,只有这样,方能救济众生。[1]

法华水陆道场每年都订在冬季举行,于农历十一月十七日阿弥陀佛诞日开坛,直到农历十二月初八佛成道日圆满。倓老及一众参与法会四众,以此功德,祈祷世界和平,战争永息,兼超荐诸护法过去先灵,及中外阵亡将士、灾死难民、一切无主孤魂,速脱幽冥。水陆法会得到本港诸善信的支援,华南学佛院至此方解经费困忧,师生乃能逐步实践弘法理念。

在学佛院创始初期,学僧虽经历了砍柴、种菜、纺织等半工半读的生活,成效依然不甚显着,这与倓老强调出家人必须掌握一门技能,以求自身生活安定的目标,尚不少距离,于是他提出要印制其师父谛闲大师的遗集。

续佛心灯,以酬师恩

谛闲大师乃天台嫡后裔,法门龙象。倓老受大师法乳,无时不感念其恩德。大师精通三藏,说法度人无数,皆有独到之处。谛闲大师所撰文字,过去只见于报刊,或以单行本流通,且书局随意刊行,间有讹误。大师示寂后,宝静法师继任为观宗寺主持,叶恭绰居士其时倡议应及早编纂大师遗着,众人推举法师为主编,叶恭绰、蒋维乔居士为副主编。惜法师早逝,事情被逼搁置。其后倓老来港办学,适逢叶、蒋亦同处一地,三人有感因缘和合,不能再失良机,故重提此事。倓老发愿续佛心灯,以酬师恩,从叶居士处取得谛闲大师遗着原稿,花了三个月时间校对,整理出共一百二十万字。[2]

1951年1月,华南学佛院印经处正式成立。

倓老的想法是,与其找外人去印,成本高昂,倒不如自行学习印刷。他老人家此举,除了为使谛闲大师的文字般若以永存,更是为了让学僧适应时代需要。因为倓老始终认为,出家人做其他工作,实属不宜,今选定印刷一门,使佛法流通,也算是如来家业。印经处获中华书局总经理吴叔同赠脚踏照镜印刷机一部,又得到叶恭绰、王学仁及吴蕴斋等护法居士的赞助,购入切纸机一部,及五号铅字。

人位方面,学佛院内共二十学僧,倓老于是分编他们为四组:

一、检字组:乐渡、妙智、达成、圣怀、圆智、净真、圣铎、常安

二、校对组:大光、济涛、法藏、定因

三、印刷组:永惺、智开、性天、智梵

四、装订组:宝灯、妙境、明远、妙观

虽然硬件已备,但对倓老及一众学僧而言,《谛闲大师遗集》预计共十册,约120万字,不是一项小工程。为此他们决定先试印一些较短的讲义,边学边做,以磨练技术。春节过后,学僧首先刊印《论念佛》。倓老在当中为大众开示念佛的好处,并扼要说明何谓皈依三宝、八正道,虽然只有短短五页,却是对初机学佛很有帮助的小册子。倓老只请来了一位印书馆的熟手,抽空教导学僧两、三次;学僧之后又到印书馆参观。此后诸事如排版、拣字、校对、切纸等,全靠学僧自学。虽然倓老认为第一次印刷的成品有不当的地方,例如行距过阔,但整体上还是颇满意大家的努力成果。[3]

到了4月,学僧开始排印《劝发菩提心文讲义录要》,并向外结缘流通。他们的印刷技术日益进步。 5月,印经处又购入另一套三号铅字供正文使用[4]。倓老认为学僧准备工夫已足,开始排印《遗集》。自此全体学僧,每日四小时上课、四小时印刷;后来为了加快进度,又改为每日七小时印刷,终于在9月底,他们完成了十册其中六册。(图二)

倓老在《遗集》后记述说师生印经的辛劳困难处,让我们对他的慈悲宏愿更加敬佩:

「⋯⋯自遗集排印开始,院内即实行半工半修,每日上午授四小时课,下午做四小时工。首用照镜机,足蹬印刷,日出三十二开纸四页,每页一千篇。计将遗集印完,约需时三年。后又购双牙四开机一部,因无电力,仍八人轮班蹬印,计每日可出四开纸一页。五月底放暑假,为提早出版,改每日工作七小时。时逢溽暑,酷热袭人;诸师汗流如沈,辛勤备至!八月底暑假期满,遗集前两编,六册印竣;并开始向外预约。⋯⋯」[5]

不过,倓老又考虑到《遗集》全套繁重,流通不便,于是在同年11月另行将当中的开示及讲义,分订散装单行本,以适应及方便读者。 例如单行本《观世音菩萨普门品讲义》、《大佛顶首楞严经序指味疏》等,都属于《遗集》第一部分的内容。到了年底,华南学佛院办一年一度的水陆道场,稍稍补足了印刷费;加上头六册已开始接受预订、流通,所得经款亦得以用来继续印刷余下四册。

发精进心,自力修学

1952年3月23日,华南学佛院第一届正式期满,举行毕业典礼。 (图三,图四)

二十名学僧中,有十名通过期末考试,顺利取得毕业证书。他们分别是法藏、净真、圣怀、大光、定因、宝灯、达成、乐渡、永惺及妙智。[6]毕业礼当天,除了学佛院的董事及师生外,还有来自各方道贺的大德,如觉光法师、印顺导师、优昙法师、明观老法师、宽慧法师等,嘉宾如云,自有一番盛况 。

倓老在毕业典礼致词中特别提到,时代巨轮不断前进,社会上人心不古,僧团的托鉢、法事、供养等生活,已靠不住了,因此学僧有必要自食其力。例如印经是为他们将来能自立而做的准备。他又勉励学僧,不要以此为满足。佛法广大精微,应当发精进心,自力修学,以期「上报四重恩,下济三途苦」。[7]

就在第二届准备招生的时候,倓老开始感到状态不如以往。无论是体力上,还是精神上,都不足以继续胜任院长一职;因此他便恳请学佛院的董事会 ,准许他辞职,另选贤能。但当时还有年轻僧人不断南来求学,而且第一届尚未毕业的学僧,也要继续读下去。大家心裏都不免担忧,缺少了倓老 ,华南学佛院到底还能走多远?


[1]〈启建冥阳两利法华道场说明〉,《倓虚大师法汇》第三编,1974,页328。

[2] 蒋维乔〈谛闲大师遗集序〉,《谛闲大师遗集》第一册,1952年,页11-13。

[3] 倓虚老法师〈华南学佛院学习印刷情况〉,《弘化月刊》第126期,1951年,页14,收入收入黄夏年主编,《民国佛教期刊文献集成补编》第71册,北京:全国图书馆文献缩印复制中心,2008年。

[4] 五号铅字用于注解

[5] 倓老所言月份及日子,皆为农历。

[6]  一直以来,华南学佛院并未有公布确实的毕业生名单。文中所列出十名毕业学僧,乃根据大光法师所藏的「香港华南学佛院第一届师生暨董事合照」辨认。外间多流传某某法师为华南学佛院(第一届)毕业生,如智梵法师、性空法师等,若依照倓老毕业典礼致词中「学僧二十名,本届毕业者十名」计,未有在合照中持证书者,应不能当作毕业生计算。

[7] 〈华南学佛院第一届学僧毕业典礼致词〉,《倓虚大师法汇》第三编,1974年,页334-335。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本人已细阅佛门网网站的网站使用条款私隐政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