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原始大乘佛经的语言

第308期明觉   文:麦文彪| 2013-08-07
公元2世纪贵霜皇朝迦腻色伽一世青铜币刻上的希腊文字ΜΕΤΡΑΓΟ ΒΟΔΔΟ 公元2世纪贵霜皇朝迦腻色伽一世青铜币刻上的希腊文字ΜΕΤΡΑΓΟ ΒΟΔΔΟ "Metrago Boddo"

我国印度学学者季羡林就原始佛教语言问题下过不少功夫,他认为早期佛经结集所用语言并非上座部巴利语,亦不是梵语,而是古印度东部的摩揭陀语(Magadhī)。季羡林的论证以语言学和文献学为基础,不过从来并没有一部以摩揭陀语写成的佛经流传下来,既没有考古发现,亦没有相关记述,所以一直以来只是一个说法。


那么我们熟悉的般若经等大乘经典原来又是以什么语言写成的呢?现存大乘佛经大多有梵本可以参考。自十九世纪始,学者把印度和尼泊尔流传下来的梵文贝叶经内容与汉译和藏译佛经比对校勘,得出的结论是:大乘佛经原文是梵文。后来经过细心分析,又发现佛经的梵文与印度古典梵文稍有出入,一方面不太规范,另一方面有自己特色,上世纪五十年代Edgerton等学者给这种语言冠上“佛教混合梵语”(Buddhist Hybrid Sanskrit)名号。现存佛教文献里有不少优美的梵文的着作,像马鸣的梵语诗歌在印度文学史中占一重要地位。可是我们一般熟悉的,像般若经等的大乘佛经, 所用梵语并不标准,读起来也不甚流畅。


二十世纪末,塔利班轰炸佛像和佛寺遗址,却无意之中炸出不少文物,后来流散到世界各地的黑市市场。其中有一些佛经,年代经学者考证为公元1至2世纪,是现存年代最早的般若经。令人感到意外的是其语言并非梵语,而是印度西北方的方言鞬陀罗语(Gāndhārī)。现今阿富汗、巴勒斯坦、喀什米尔一带,过去大乘佛教十分兴盛,也是古代中印交通枢纽。月氏、大夏、罽宾等地与鞬陀罗地区相连,鞬陀罗语相信在当地流行过一段时间。


日本学者辛岛静志,过去受学于季羡林,近年就早期般若经和鞬陀罗语之间关系的课题上,发表了一系列的论文。他认为现存最早的汉译般若经,即支娄迦谶于东汉光和二年(公元179年)译出的《道行般若经》,原文应当是鞬陀罗语。其证据来自经文的音译词,《道行般若经》中“怛萨阿竭”一词跟梵语Tathāgata(“如来”)对上,梵语里的tha在鞬陀罗语里一律音变为sa,因此说明为何为“怛萨阿竭”而非“怛闥阿竭”(见“梵语点滴”专栏的〈如来〉一文)。


比较具争议性的是汉译“弥勒”一词。由于尾辅音k与梵语Maitreya和巴利语Metteya对不上, 学者一直未能确定“弥勒”音译的出处。此外,弥勒作为膜拜的对象并未见于巴利三藏,因此也有学者对弥勒信仰抱有怀疑态度。像Bailey、Brough和季羡林等学者便认为早期包含“弥勒”一词的佛经并非用梵语写成,“弥勒”一词相信来自吐火罗语Maitrak/Metrak。辛岛静志指出公元2世纪贵霜皇朝迦腻色伽一世青铜币刻有希腊文metrago boddo一词,原型可能是metraga, 讹化为梵语maitraka后,再转化为鞬陀罗语metreya/metrea,最后又再次演变成后来梵语的maitreya和巴利语metteya。除此以外会否有更具说服力的说法,笔者暂时未能确定。令人更感疑惑的是,Metraga究竟为何方神圣?过去学者曾经指出,原名为metraga 的“弥勒”很可能是古印欧文明的神只,与吠陀教的Mitra、祆教的Mithra同源 。辛岛静志对此尚无定案,但指出 Metraga可能本来就是鞬陀罗一带所信仰的神明,后来被佛教吸收,成为汉传佛教的“弥勒”。



“佛学前沿”阅读推介:

Karashima Seishi. Was the Aṣṭasāhasrikā Prajñāpāramitā Compiled in Gandhāra in Gāndhārī? The Annual Report of The International Research Institute for Advanced Buddhology (IRIAB) 16 (2013): 171-188.



其他参考:

季羡林着:《吐火罗文〈米勒会见记〉译释》,《季羡林文集》11,南昌:江西教育出版社,1998。

Bailey, H W. Gāndhārī. Bulletin of the School of Oriental Studies 11 (1946): 764-797.

The Gāndhārī Dharmapada. London Oriental Series 7. London: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62.

Karashima, Seishi. A Glossary of Lokakṣema's Translation of the Aṣṭasāhasrikā Prajñāpāramitā. Tokyo: International Research Institute for Advanced Buddhology, Soka University, 2010.

Ji Xianlin (transliterated, translated and annotated, in collaboration with Werner Winter and Georges-Jean Pinault). Fragments of the Tocharian A Maitreyasamiti-Nāṭaka of the Xinjiang Museum, China. Berlin and New York: Mouton de Gruyter, 1998.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