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参禅看话头——访慧门禅师

2009-11-25
慧门禅师习禅29年,深研南传、北传和藏传禅法,将之灵活运用于日常修行当中,其中以看话禅为其专长。出家前,禅师曾任教于台湾国立中兴大学生物统计学副教授;出家后,曾任台北医学院医学伦理客座教授和国立台东大学禅与心理实践学副教授,对遗传学见解独到精辟,结合禅法的修持,将之运用于心理治疗与咨商辅导的范畴,为协助患者走出内心的阴影,获得新生,开啓了另一条康庄大道。慧门禅师习禅29年,深研南传、北传和藏传禅法,将之灵活运用于日常修行当中,其中以看话禅为其专长。出家前,禅师曾任教于台湾国立中兴大学生物统计学副教授;出家后,曾任台北医学院医学伦理客座教授和国立台东大学禅与心理实践学副教授,对遗传学见解独到精辟,结合禅法的修持,将之运用于心理治疗与咨商辅导的范畴,为协助患者走出内心的阴影,获得新生,开啓了另一条康庄大道。

采访﹕林艾霖

禅修,作为学佛认识心识,从烦恼和所知障中抽离出来的法门,如今在全世界,禅,变成心理治疗的良药,在不同的领域中,去修护很多人的心灵,拿走因为压力产生的精神障碍,拿走影响人际关系的焦虑,导向正念和安定的生活。另一面,这块「市场」,不幸的也成为了一些唯利是图者的工具,利用禅来牟利。

因此,让禅回到本来面目,是非常重要的修行,需要一位禅师来解释。在汉系佛教中,「参话头」是明心见性的法门,从参话头中,心如何被引导进入疑情,爆破无始以来储存在阿赖耶识的业行种子,切断轮回的续流;如何在出静后,帮助改善习性和生活,令佛子能在一期生命中,契入法身。

这样猛利的禅修,是慧门法师走访全世界,不辞劳苦去指导的法门。这回趁他在香港弘法精舍开示期间,采访他,主要谈参头禅的精要,更多的是,希望他能厘清世间心理学、催眠术中,在意识的哪个层面,以让更多人明白,哪个是正道,哪个是邪术,不要步入岐途。

当然要在这么短的篇章中,只能蜻蜒点水式的点一些出来吧了。

禅师在被问到有关市面流行的催眠术时,他指基本上,那是一种平息六根的欲望,只是六根中,意根无法控制,只能暗示性的引导,还是在六识(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和意识)的范围内,意识是前五识绞在一起的总部,有如一团毛线,有很多线头,头头参差杂乱,所以那根线头和催眠相应,就觉得「是了」,一旦没有正见做后盾,那容易被误导,而且无法解决阿赖耶识的问题。而第八识,才是烦恼和开悟的种子识。

有些被催眠上瘾了,那是非常危险的。在禅修中,昏沉和无记,会使人变成迟纯,或掉举会使人产生狂慧或跌入喜的陷阱,自我膨胀下,我执更深,这么微细的认识,需要很大的智慧,才能抽离出来,而且解脱是靠自力,催眠是他力。从佛陀悟道到今天,传承至今的种种法门中,一再阐明,他力只是助缘,善知识只能引导,解脱靠自己。因此依赖催眠师本身,就是一种障碍了,再从中被误导的话,那么这人就和佛道背道而行了。

市面上也流行用「唯识」来治病的疗方。禅师一听到这个「药方」,很慈悲的一笑,然后说:「一般没修行的人,当被催眠时,是六根不起作用,只有一点记忆在浮动,往往有如把梦组合起来,拉进这个境界中,是属于脑筋的部份,谈不上深层治疗。」梦是六识的活动,只要猎涉一些知识,在用一些名相,渗和起来,部份梦和引导吻合后,就能被导入这个境界了。

禅修是把知识转为智慧,从止定中起观。在心理治疗中,禅师说:「禅法是让心理活动全然停止下来,不动中,靠自己的力量,把心识转化。」在禅师教导中,很多心理偏差者,都被导正了。甚至吸毒者也转化了他的习性,从中醒过来,不再过麻醉的生活了。

一些父母很担心孩子沉迷电脑,而「沉迷」某件恶习,对多人都不陌生,甚至一些人明知这样下去的后果,并知道改过的意志的重要性,却会回说:「知易行难」。那么,为何有意志「沉迷」,却没有意志改善呢?现在人负面的情绪很多,制造了很多社会和家庭问题。因此,禅修如何能帮助他们?

禅师说:「靠别人是消极的方式,不能灌澈。如果没有正念去引导,非常危险。」这就明白为何一些戒毒者,一离开戒毒中心,再次走回头路了。

先从意志开始谈,那些沉迷者,心没有受训者,是依六识主导思维能力,习性在这层面很强。那些负面的沉迷会破坏能相应的善心所、思心所,失去为善的力量,使一个人失去正确的判断力,养成习气而贯彻在日常作息中。这样的非理作意一再被熏习,就落入恶业中,所以提不起善的意志力。

有心念要改善的人,慧门禅师就会依次第,以依机逗教,用参话头的方式去对治他的负面情感,或者欲望。比如在禅修中先在呼吸中提话头,并提供正知见做辅导,然后指导如何在生活中提话头去对治习性。比如,欲望如火一样的燃烧着感官时,一直问:「这生起欲望的究竟是谁?生起念头又是谁?」受过训练的心,马上让六识与善心所结合,提升人的心力,让欲平息下来。抽离「沉迷」也如此被训练后,禅师也成功的帮忙吸毒者摆脱毒品。

为何禅师选择「话头禅」呢?

禅师说,在三十多年前,他立志修禅后,先后在南传五停心、北传的天台小止观、默照、藏传的大手印、宁玛等禅法中修习过,后来在话头禅中证悟法味,从此一心一意一门深入,目前是临济下第42代传人;曹洞下第48代传人。

问禅师,有没有人熟读公案后,以标准答案回答,然后以为自己达到某种境界?禅师笑了,想必他也遇过这样的禅子。他说:「在禅宗的发展中,六祖师徒们的对话被记绿下来,成为公案。这些只是文字禅,以解释契机在哪里,供参考。一旦落入世间的思维中,就离题了。」

世间思维只在脑筋中转,没有正念和正思维的护持,很快的,就会被日常所吸收的讯息淹没。因此禅师也常叮咛禅子要多读佛经,让法语熏习自己的思维,提起正知见,就不会被文字框住,走向邪见去。

而疑情是参话头的特色。这疑情,是很重要的入门,疑情越大越接近明心见性,这就要舍一切思维,而不可说了。

疑情和五毒中的贪嗔痴慢疑的疑有别。五毒的疑是使人落入轮回的圈套,是烦恼障。而疑情是提着话头入定,比如「我是谁」,一直穷追下去,追到逼入一团疑情中,一直深入的逼到暴破生死轮回的无明,摧毁了阿赖耶识的所有种子,就明心见性了。

至于疑情的本质,是属于非常专修的部份,很精细,禅师的着作和开示光碟中都有举例,碍于这是访问,不多分析,请见谅。

禅修另一个主要的目标是认识「空性」。在体会到苦、空、无常、无我后,大悲心或菩提心很自然的流露出来。慧门禅师曾经看到一些不懂空性的善行。空性的前行是修习出离心,并从中清楚了解俗、胜二谛的善行。如人没有正见引导,依脑筋去修的话,会在打坐受到外界干扰时,一出静就骂人。或者认为做义工能修福报,受到赞叹就做得很开心,拿这个开心去衡量自己和别人的作为,是在世俗概念下的行善,当和人起冲突时,就会以为自己在义工团备受赞叹,为何此人却不珍惜呢?反之,以为自己做了很多,却得不到赞叹而退心了,甚至起了怨心而讲是非。这些都是在世俗谛中,无法契入胜谛的善行。

胜谛的善行是体现了空性,在空性中,没有冲突,而是看清事物的本来面相,依缘起而显现的和合,并不是独立存在的个体,因缘生,因缘灭,没有人我相。这样的认知,是需要禅修,没有修行的人,从书中读到的,只是一堆文字。慧门禅师说:「只要有修行,经常体验空性,就没有甚么发不发菩提心的问题;空性本身就具菩提心、菩萨道的特性。」

由于禅师的生活阅历非常丰富,拥有非常独特的禅修境界,因此他的悲心摄受下,令和他亲近的人,都感觉安稳自在和起了敬意。

在弘法精舍时,原本我是和两位摄影师一起去拍记录片,其中一位摄影师林日隆在楼上的会客室拍摄时,禅师非常慈悲温和的倒了一杯茶给他。阿隆后来和我分享,原本他有点急躁,可是当禅师慈悲的笑容出现时,再喝了那杯茶后,他突然放松下来。当我告诉他禅师的背景时,他瞪了眼,那么随和的师父,原来深藏不露。

露不露,接触了就知道。

禅师那么从容的行脚处,祈求话头禅法能随着禅师的足迹开花结果。

标签 :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