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取舍

第247期明觉   文:小西| 2011-05-25

上次提到,近来久病不愈,病至一个地步,胡思乱想,生出许多离奇古怪的念头。例如,会怀疑自己是否得了SARS(非典型肺炎),会否因此而连累父亲、同修与学生;会急忙打开自己的强积金账户档案,查阅自己的通讯地址有没有更新;而银行户口的钱财又有没有过户。

记得当晚跟同修提到自己的担忧,说着说着,都忍不住掉下泪来。同修见状,感到讶异,因为我并不像平日般的理性与恬淡。不过,她也没多说多问,只是把我抱着,拍背安慰。待我平复后,她才问:「你为什么这样奇怪,这些时刻,惦记的居然是这样物质性的事,而非安排如何处理自己的着作与藏书?」说的也是。但我却辩说:「其实我掂记着的不是钱,而是人呵。」她看着我,只管在笑。

记得,之前在网上收看过了一法师在岭南大学进行的一场讲座。该讲座名为「生死大事──万般带不走,唯有业随身」(http://libmedia.ln.edu.hk/media2/www/lib/03-04-3/liujat040415.htm。「万般带不走,唯有业随身」语出《龙舒增广净土文》,却因电影《大只佬》而走红,谈的是「业」。或许是因为这个缘故,讲座座无虚设,吸引了一室的年轻人。了一法师见状便说,来了一室的年轻人,该如何谈生死?于是她临时改变主意,由「取舍」入手,于是,她一开始便跟年轻人玩了一个游戏,问他们:「在你们心目中,什么是最重要的?」有答爱情,有答学业,有答朋友。正当法师把观众回应快写满白板时,她突然再问另一个问题:「在你们心目中,会因为失去什么而感到可惜?」有趣的是,同学们对第一和第二个问题之答案并不一致。此外,法师也着同学们为第二个问题的答案定优次。最后,法师揭盅,说:「其实在你心目中,什么失去了便感到最可惜的,才是你觉得最重要的。」

真的,当你失去时感到最可惜的,才是你心目中最重要的。那么,大病(以为)几近至死时,我最害怕失去的,是同修、父亲与学生吗?也不是,因为若我死去,我已消失,便无所谓「我」失去了什么。实情是,我的同修、父亲与学生失去了「我」,而非「我」失去了他们。所以,我最害怕的,大概是因「我」的消失而为他们带来的烦恼。回到了因法师的问题,或许这反过来引证了什么/谁在我心目占了最重要的地位。但再想深一层,不也引证了人往往把自己的心向外在世界投射的习气?这让我想到圣严法师的一句话:「放不下自己是没有智慧,放不下他人是没有慈悲。」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