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只要直下承担,你会发现你就是奇迹的一部分

文:许思思    图:许思思| 2015-11-05
法鼓山方丈果东和尚及果慨法师法鼓山方丈果东和尚及果慨法师
《和好:疗愈你的内在小孩》的翻译何惠珠(中)及《故道白云》的翻译何蕙仪(右)《和好:疗愈你的内在小孩》的翻译何惠珠(中)及《故道白云》的翻译何蕙仪(右)
香港翻译团队香港翻译团队
分论坛翻译小组分论坛翻译小组

2015年10月21日,我随着九位承蒙净因法师邀请的团友前往中国无锡灵山,出席第四届世界佛教论坛并担当翻译的工作。


随行的有一行禅师两本着作的中文译者──分别是《故道白云》的何蕙仪和《和好:疗愈你的内在小孩》的何惠珠,专门研究敦煌佛教艺术的骆慧瑛博士,慈山寺秘书长倪启瑞居士等。而我,顶多只是一个略懂英语的佛弟子,曾在一些藏传佛教法会充当司仪罢了。要担当起学术层面的翻译,说真的,还是对自己有点没信心。出发前,努力祈请佛菩萨加被,感恩佛陀选了我参与翻译工作,这个活动是属于祂的,我就把自己完全奉献!为使佛陀您的活动顺顺利利,还恳请佛陀佛光照耀着我⋯⋯



临时启建四众弟子的译经场


甫下机,就有一场欢迎晚宴。晚宴过后,我们被分配到九个小组去。整个翻译组共有六十多人,僧俗两众平均承担。我的小组共有八人,当中以北京龙泉寺监寺贤立法师为组长,也有普陀山佛学院的学僧比丘尼明圣法师为团员。在家弟子方面则有来自沈阳新东方学校的年轻校长方海博先生,两位分别教授中文及英文的贤临居士和贤泉居士,还有一位从美国读书海归的姚炫居士。


认识了团员后,我们开始分工。,大家需要在两天内翻译二十二篇没有摘要的论文。论文平均都是5,000字以上的。演讲者会有八分钟叙述论文内容,而翻译只有三分钟时间作整合。团队当中,能翻译英语的就只有方校长、贤泉居士、姚炫居士和我。在时间紧迫的情况下,都来不及担心自己能否应付了!


贤立法师发挥监寺本色,像普贤菩萨般带领我们骑着大象,一步一步走向目标。明圣法师则充当我们的联系,像千手观音般,替我们收集所需的资料。佛陀的四众弟子就这样结合在一起,把一篇又一篇的论文翻译出来。



直下承担 奇迹现前


两天没日没夜的翻译结束,接着是论坛正式开始。这才是show time(上场时间)!临时加入的讲者,现在决定用PowerPoint的都出现了。准备好的稿子不一定能派上用场,但好歹也为我们作了些心理准备。


个人来说,我最感恩的是能为法鼓山的果慨法师充当临时翻译。题目是「云端牌位」,一个在我在有份帮忙的道场裏早已使用的服务。看见方丈住持果东和尚带领法鼓僧队进入会场,威仪具足的坐在席中静候着。当我知道果慨法师决定用PowerPoint 时,我决定要为他们做即场翻译,好让圣严法师既环保又考顺也如法的云端牌位概念好好传递给现场每一位。果慨法师向大众说,在此分享云端牌位,是要让大家知道圣严法师生前的愿望──佛弟子不仅要把传承学好,还要结合时代,把佛法如法地向前推进、改良。因此她借此良机,向全世界道场介绍这个培养大众的慈悲心和三增上学的时代性方法,更欢迎大家纳用。会后,与果东和尚及果慨法师碰面,慈悲的果概法师还说,因为有翻译,她才能安心把圣严法师的想法如实地与大众分享。


四小不可轻,佛陀说千万不要看轻我们一般认为的小角色。在论坛成千上万的义工团队中,我们只是其中一个小角色,但只要做好本份,都能发挥弘法的角色。此刻,我明白即使自己水平还有进步的空间,但绝对不是拒绝帮忙的借口。直下承担,自会有突破自己、超越自己和肯定自己的奇迹出现。



与僧团合作 在工作中修行


就这样子,我们完成了这次的工作。在分享会中,贤立法师说龙泉寺训练僧团的方法是「高个子擦地,矮个子抺天花」,就是说本来你有甚么本领的,偏不让你做,要你做最不坛长的。这是要破我执、破自己为自己而设限制的好方法。


也有法师坦白说,本来曾怀疑论坛的成效。几天下来,事实证明,光是翻译团队,平均每人都读了六篇或以上的论文。佛学论文不能只是直译,必须意译,也就是说,我们在翻译之前必须对论文有深入的认知才能如实地翻译。在和成员讨论的过程中,的确让我们对一些佛学见解有了踏实的新洞见。


部分翻译团队成员是来自大会在暑期举办的英语佛学夏令营,这些年轻的学生及法师都表示,小时候那么努力学英语,上班或出家后都没用了。借着这个会议,使他们知道从小学习英文就是要为佛教做翻译!


最后一个晚上,净因法师与我们香港团队坐在一块。比我们更早就开始筹备及翻译的法师在这一刻终于可以放松了。为答谢大家,他带我们到饭店后的小荷塘,在月影杨柳树下,陪我们坐着聊天。话不到三句,净因法师就睡着了,不到半分钟又抬起头来要参与我们的话题。睡着,醒来,睡着,醒来,我们就静静地让法师稍作休息。陪他回房间前,他还刻意走到工作室,硬要亲笔一一为感谢信签名,送给我们作纪念。难怪他的学生,一收到法师呼唤,二话不说,不管怎样忙都立马答应过来。


是次翻译工作虽然结束了,但团队并没有因此散去。我们集中把已翻译的词汇整合,也有意图组织翻译培训。这趟灵山之旅使我对中国佛教发展有了希望,更盼望有天能看见玄奘法师当年的译经场在中国再次成立起来。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