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同愿同行 专访佛教剧坛破格先锋赖妙芝(上)

文:愿良 | 2015-02-18
《秀才与刽子手》(香港演艺学院,2012)《秀才与刽子手》(香港演艺学院,2012)
《爆‧蛹》(香港艺术节,2013)《爆‧蛹》(香港艺术节,2013)
《爆‧蛹》(香港艺术节,2013)《爆‧蛹》(香港艺术节,2013)
《十八楼C座》(香港话剧团,2013)《十八楼C座》(香港话剧团,2013)
粤港澳三地联创舞剧《情书》(2013)粤港澳三地联创舞剧《情书》(2013)
粤港澳三地联创舞剧《情书》(2013)粤港澳三地联创舞剧《情书》(2013)

去年,由电影红星担纲的舞台剧《杜老志》,成为一时热话。骨干是声色犬马中的世纪大骗局,最终,剧中人别无他法,只好继续撒谎,在困局里兜兜转转。


去年,香港因着政改方案的争议,人心纷乱,社会撕裂;近日更有市民到屯门、沙田各区示威,吆喝国内游客,俨然势不两立。地球的生态问题持续恶化,人类文明的将来也似乎一片黯淡。我们的香港,我们的世界,究竟何去何从?


着名舞台及服装设计师赖妙芝(Yoki),去年除了为《杜老志》设计舞台,还参与了佛教原创舞剧《佛道》的制作。Yoki 2001年演艺学院毕业,03-05年出任中英剧团驻团设计师,05年凭《火之鸟》获香港舞台剧奖「最佳化妆造型设计」,06年再凭《孤星泪》获「最佳舞台设计」,同年负笈美国耶鲁大学攻读戏剧设计硕士课程,受教于世界三大舞美大师之一的李明觉。环顾本地剧坛,耶鲁大学戏剧系毕业的,就只有King Sir钟景辉和她。留美期间,Yoki为美加多个剧团及舞团担任设计,并成为Santo Loquasto(活地阿伦电影美指)的助理设计师,参与多部百老汇制作。回港后,除了香港话剧团等大型艺团之外,与卢景文合作歌剧,又与京剧大师梅兰芳弟子胡芝风合作粤剧。2012-13年为香港演艺学院驻校艺术家,教授舞台设计、人体素描等。


Yoki酷爱话剧、歌剧、戏曲等戏剧形式,却感到困窘局促:「戏剧世界里面,基本上都是生离死别,七情六欲;欣赏戏剧可以得到情感的宣泄,从中找到一点共鸣或片刻的慰借,但极少有心灵的提升,遑论持久的影响。」反复的做做做看看看,不见得可以让Yoki看远一点,或把心放宽一点;佛教的人物与故事,却打开了她的心眼。



依于仁,游于艺


Yoki少时受家人影响接触天道,与弥勒佛法缘甚深,后皈依三宝。小时候家里很穷,她却爱吃素,完全出于自发。到目前为止,Yoki遇上了三位恩师,她吃素的习惯、对艺术的热情,让她与第一位恩师──着名书画家许月白(Nancy Koh) ──特别投缘。许氏跟随中国名画家丁衍庸学习水墨画,自己潜修书法及油画。她的水墨映现了大师的天真率性,油画则尽显自身的奔放、浪漫与激情。许氏亦笃信佛教,是宗萨钦哲仁波切的弟子,不少书法均为佛经。大概因为佛法的滋养,许氏的作品乐而忘机,又如论者所言,疯而不邪。Yoki多年来经常与她交流,讨论如何以艺术表现佛法,这些都成为Yoki参与佛教剧场的基础。



有情山水,以情动人


上个星期,我与Yoki到游乐场玩机动游戏,吊在几十米高的半空,360度反转再反转……当我不胜负荷脸青唇白吓个半死之际,她却像吃了大力菜似的,兴致勃勃,大喊过瘾,果然是活力澎湃的创作人!满脑都是点子的反斗Yoki,2004年参与许月白的原创佛教诗剧《第一页梦歌》,为演员担任化妆设计师,同样玩得尽兴,与许氏一拍即合。山、水、月,都是剧中角色,由人来扮演,辅以诗歌,好让Yoki的创意驰骋。作品不但散发所谓的「禅味」,还把人情赋予山水景物,展现人与万物共生共荣的和谐感觉,洋溢着佛法的温度,令Yoki觉得以戏剧弘扬佛法,非常有效。「《杜老志》庆功宴席间,女主角刘嘉玲说:『电影里面很多东西都是假的!剧场里,一切都在观众眼前发生,感情必须真实,演员须付出更多更多的心力。』人与人沟通在乎当下的触动,她的说话让我想到:灵山会上,迦叶尊者听佛陀讲道,拈花微笑,就这样,法便传了给他;除了法,背后还有佛陀与迦叶当下的感情交流。」是的,曾有法友跟我说过,在台湾参加法会数天,形象最深刻的不是别的,而是法师每天早上走到众人的饭桌,给大家的亲切问候。艺术是情感的表现与升华,佛法与艺术一样,关键同在于「动之以情」;舞台演出,也就格外合用。这次合作,为Yoki种下了创作佛教戏剧的因缘。



让快乐更快乐


Yoki的第二位恩师,是国际舞美大师、耶鲁大学戏剧系主任李明觉(Ming Cho Lee)。Yoki是李氏的得意门生,2011年大师在上海、宁波举行回顾展,她获聘为其私人助手。李氏的美学主张成为了美国戏剧工业的基调,当地大部分舞台设计师均毕业于耶鲁,戏剧系教授大多为李氏的学生,台湾云门舞集的代表作《九歌》,便出自大师之手。李氏跟随张大千作画,传统根基深厚,却特别重视戏剧与现代人的关系,强调舞台设计并非纯粹的装饰,要在帷幕揭开的一刻,营造充满震撼力、爆炸力的视觉效果,触碰观众的内在,马上把他们引领到别的境地。


耶鲁大学毕业后,Yoki参与百老汇制作,「美国精神」对她颇有启发:「百老汇厉害之处,未必在于作品的艺术水平,而是工作人员对其专业的肯定,百分百的认真和投入。“Life is a celebration”是美国人的重要价值,每个人都有平等的机会发挥潜能,活出头上的一片天。我与许月白老师一样,并非因为烦恼或挫折才接触佛教,纯粹有幸遇上善知识,觉得佛法可以让人生更精彩更好玩,很自然的踏入佛门,切入点都很正面。」


多年以来,佛教剧目在香港剧坛寥寥可数,爱好表演艺术的观众,也普遍认为佛教作品艰涩严肃,仿佛总要正襟危坐似的;而且都是宗教先行,艺术水平不高,需要包涵将就。「我希望把百老汇的精神面貌带到香港的剧界,打破大众对于佛教创作的既定观念。信佛不只是为了断除烦恼,佛法可以让快乐的人生更快乐,佛教剧的色调可以像唐卡一样,缤纷灿烂!好像看西洋歌剧那般,观众可以先吃一顿烛光晚餐,再以轻松的心情看一出佛教戏,让自己充充电,为心灵做做spa!就如药师佛对众生的承诺:先以上妙饮食,饱足其身;后以法味,毕竟安乐而建立之!」



校计筹量


回溯近年本地的佛教剧作,大概有多媒体剧作如进念的《华严经》(2007)、法忍法师创作的《亲缘‧法缘‧无缘》(2013),还有志莲净苑的昆剧《未生怨》(2012) 。去年觉囊派藏哇活佛阿旺‧衮噶丹增嘉措仁波切编创的《佛道》,把舞蹈结合粤剧,是大胆创举。Yoki参与其中,在舞美方面很有发挥:「《佛道》以现代的手法演绎佛教人物的事迹,手法崭新,以欧洲剧场的抽象美学,结合传统佛教的义理,为本地观众展现佛教创作的新视野。我把佛陀的脚与女性的高跟鞋并置台上,让古今对话。」Yoki透露,现正构思以粤剧形式,搬演莲华色比丘尼的故事。「佛教的故事载于典籍,都是真实的,比一般虚构的剧作更有内涵和视野,有效对治我们的五毒,带来觉悟蜕变,超脱人生的种种困境。莲华色若非遇上佛法,她的一生终究又是另一出苦命女子的悲剧,在怨恨中无法自拔。她的命运对于今天的香港人来说,或许来得极端,在业力中纠缠不休重蹈覆辙,却是我们很多人的写照。」Yoki有意与不同的佛教团体或教育机构合作,以新潮、破格、专业而富有传统佛法内涵的方式,为人心、为戏剧本身,寻求出路:「若各界贤达出资出力,在天坛大佛或西九戏曲中心长期上演佛教戏,佛教定必更加兴旺!」


「很多时候,我们聚在一起讲东讲西说三道四,不但没意义,甚至会造业,倒不如把烦恼转成菩提,一同看佛教戏,自利利他。」Yoki如是说。新的一年,祈愿香港佛教界像百老汇那般,精彩纷呈百花齐放,为大众、社会以至世界,开拓更多出路。



[待续]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