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廣告 Close Ad
释放正能系列讲座

周末,我与葛荣初次禅修的约会

文:根本无常   图:Ken Chung| 2016-03-11
步行到回澜,沿途大自然作伴,空气清新,有益身心。步行到回澜,沿途大自然作伴,空气清新,有益身心。
都市人习惯走马看花,以禅心看花,会看到不一样的花。都市人习惯走马看花,以禅心看花,会看到不一样的花。
户外独处禅;聆听内心,找回自己。户外独处禅;聆听内心,找回自己。
有接近八十年历史的回澜,建筑古朴,地方清幽。有接近八十年历史的回澜,建筑古朴,地方清幽。

每次都是第一次


近期传媒关注河国荣,我也紧贴潮流,不过是另一位──着名的斯里兰卡禅修导师葛荣(Godwin Samararatne)。那天早上,我在冬阳照耀下到达东涌,同学一行十人,跟随葛荣禅修同学会主持导师何师兄禅行到位于地塘仔的营舍「回澜」,沿途禁语,伴随我们的是何师兄的声音引导,教我们尝试像婴儿第一次接触世界那样,在当下直接去看、去感受、去聆听、去观察、去发现……


这种「第一次」的心态,能令我们对事物保持新鲜感;我们会发现平常容易错过的细节,觉察力也会更敏锐。何师兄以大佛作比喻,我们第一次观赏大佛会觉得很震撼和新鲜,但第二次这些感觉会减退,至于每天在那裏工作或生活的人,他们可能已看到麻木,这就是缺乏了「第一次」的心态。


这个体会令我想到学佛,所谓「第一次」的心态,就是初心。学佛好好保持初心、不忘初心,修行也能恒持,对佛法的体会定能更深。



禁语是发自内心的声音


我收拾心情,感受当下。踏实的脚步,自然的呼吸,用觉察的方法行了四十五分钟到达「回澜」。那是个古朴清幽、有接近八十年历史的修道院。大家的心都安定下来,在禅营是要禁语的,所以接着两天都很安静,没有太多的声音──鸟儿吱吱叫,风吹动落叶的沙沙声,飞机划破天空的隆隆声……除了何师兄偶尔的引导外,其次就是我们内心的声音。


对于声音我们难免会起分别心,何师兄说:喜欢的不追求,不喜欢的不排斥,知道它只是一种声音就好了,喜欢与否我们都接受,就不会有烦恼。坐久了难免脚会痛,内心不对抗不排斥,觉知痛就是痛,这也是耐性的训练。


何师兄的教导非常好,无论坐禅、站禅、行禅都会用声音引导我们,深入浅出,就算一个对禅修没概念的人,也能轻易跟得上;师兄的教导不带宗教色彩,没有佛教名相,但句句都充满了佛法,这点令我印象很深刻,让我感到自然法则就是佛法,佛法就是自然法则,修行得力,简单的一句也是佛法。



由抗拒到喜欢坐禅


以前,我只偏重看书或开示,抗拒禅修,因对正念有错误的解读,导致过度用力;后来才发现是错误观念和方法不对所致。今次禅营除了令我身心放松、头脑清醒外,令我对正念觉知有了新的认识。


禅营二楼有不少关于禅修的书,独处时我看了葛荣居士的《柔悠禅修路》,书中提到当我们和自己相处时或会感寂寞,这表示我们并不欣赏或喜欢自己;独处时,我们可学习成为自己的好朋友,看看我们能够做到甚么程度。其中一个建议是合上眼睛,只是觉知身体,友善柔和地对待自己,毋须刻意的思维,视自己为最好的朋友,感觉身体每部分都是自己的好友,作为自己的好友学习原谅过去;原谅别人曾对我们做过的事,那我们便能够完全快乐地跟自己相处。


读后,我回想有时也会不喜欢自己,虽然喜欢独处,但独处时难免会想到过往的人和事而感到不快乐,看来以后我也要好好的对待我这位好朋友。书中也提到修习出入息念的好处,有位朋友能帮助我们,它就是呼吸;它永远陪伴我们,能助我们活在当下,能助我们安宁地生活,命终时如能记起这位朋友,更能助我们安宁地离世。在这两天的禅修营,让我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宁静,我发现原来我存在于每个时刻,当下就是一切。



星空为我说法 月亮为我说禅


这两天的简朴生活,我不用理会时间,仿佛只有天和地,晚上我们在没有光害的天空下,静静观赏明月和繁星。望着浩瀚的宇宙,有说不出的感动。时间空间已不受限制,过去、现在、未来同在。与天地万物交心,非文字能形容,这么近又那么远,那刻我感受到我是真正活在当下了!


最后引述该书封底的一段话:


「很多时候我们不是活在过去便是活在将来,这是苦恼生起的原因。
它不是『我的忿怒』,不是『我的恐惧』,不是『我的压力』;
它只是『忿怒』,只是『恐惧』,只是『压力』;
它不属于你的。」



延伸阅读:
葛荣禅修同学会
http://www.godwin.org.hk/index01.html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