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和自己独处,减少被环境拉扯的挣扎──归家回到法国梅村(下)

文:麦思齐    图:法国梅村| 2017-09-20

续上期

充满家庭气氛的夏日禅营结束后的第二天整个梅村忽然静下来,除了法师和义工帮忙收拾清洁的工作禅时间外,其他时间大家都只是休息,四周难以找到一个人。几天后我从新村转移到上村住,作为义工准备一个星期后的Wake Up Earth Retreat (国际觉醒年轻人禅修营)。

 这个预备禅修营的一个星期只有Brothers,几个Sisters和四十多个义工。这是我来梅村这么多年以来第一次住在上村(差不多每次也在新村住),平时也跟Sisters比较熟,加上夏令营后比较疲累,忽然有种「思乡」的感觉。虽然还是梅村,但也十分挂念新村的人,也不习惯在上村的种种东西。

四十多个义工中除了大约十个也在夏令营外,他们刚到步梅村,兴致勃勃,只是休息一天就三五成群聊天,玩音乐。不知道为甚么从夏令营带来的疲累好像一点都没减退,令我整个星期都提不起劲跟其他人谈天,认识新朋友。我跟自己说,可能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让自己完全静下来,只是过一些与自己相处的时间。因此我跟自己约定,就算外面有多热闹,我也尽量先把能量转移到自己。

直到禅营开始后两天,除了时间表上的活动和与熟悉的Sisters 聊天外,大部分时间我都在自己的帐营中,每天听着外面的欢笑声、音乐声。有时候我很幸运我没有在人群中,而是在聆听身体叫我休息的信号,但有时候我也在挣扎自己是否应该更主动去跟其他同修连结。有时后觉得自己有一点点不合群,有点孤单,更浪费了这么远来到梅村的机会。甚至因为没有去参与任何玩音乐的时间而开始质疑自己是否真的喜欢音乐。

然而,梅村就是能够提供这个空间让我们更加看到自己的需要,也有更多的机会独处,而最佳的「人际网络」就是自己。虽然禅营的头几天我没有跟太多人接触,但因为看到自己那些念头,而且没有让头脑拉着自己走,反而更能感受到与自己相处的趣味。有时听到外面的音乐声时,自己在帐营中默默跟着节奏摆动,可能比起在人群中一齐大声唱更动听。

当然,与他人连结也是十分珍贵的事情,也是我希望能够做到的事情。禅营的后半段,随着家庭小组共聚的时间更多,休息够后,有更多的机会跟自己的家庭小组相处。而这种相处以前没有尝试过,就像是把自己头脑上的念头、批评、比较在一段时间的沉淀后,就算没有太多的说话、语言,心也能够打开。

回到香港后,又要再次踏进大学生活。但幸运的是我找到能够独处的方法,让我减少被环境拉扯的挣扎。

作者 - 麦思齐
香港中文大学人类学系三年级学生,自小在梅村修习一行禅师的教导,有「梅村Wake Up女孩」之称。在单亲家庭长大,与母亲张仕娟一同撰写佛门网专栏【正念父母】。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