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唯心所现

第238期明觉   文:神野猫 图:Jan Schünke| 2011-03-23
东京富士山日落景色,由德国摄影师Jan Schünke 拍摄及提供东京富士山日落景色,由德国摄影师Jan Schünke 拍摄及提供

附图是一位德国摄影师朋友在本年二月中到访东京时,在市中心某酒店拍的富士山日落景色。[1] 回想起来,这位朋友一度踌躇不决于应否接受该酒店邀请的拍摄计划,我给他这样的建议:「 生命无常。」结果,他拿着这照片回来,跟我说:「酒店经理谓,我是最后一位到他们酒店拍摄富士山日落的摄影师,因为不久之后,这景色将会被酒店前新盖的高楼遮挡。」想不到不足一个月,未等到新的高楼落成,日本东北竟发生了二百年来最强烈的九级大地震,连带海啸及核辐射扩散等灾难紧随而来,令全国弥漫着历史上最可怕的愁云惨雾。

在地震发生后的数小时,我拨了几次电话回日本试图联络在那边的亲人,但都未能接通。由于不想加重电话网络的负荷,只好改为发电邮给他们。很感恩, 翌日已收到埼玉县[2] 家人的来电,告知除了地震时摔破了一些碗碟之外,家中众人都无恙。然而还未跟在宫城石卷市的亲人联络得上,只知道石卷市已遭海啸完全破坏,是在这次灾难中死伤、失踪人口及灾民最多的地区。为着寻找亲人,我每天都在互联网上搜寻有关石卷市的消息,也希望从新闻视像及图片中找到他们的样子或名字。每当看到灾民的苦况时,我都会念一念经文回向。对于他们能在逆境中体现出安忍的精神,这是一种功德,也是一直在背后支持着我的力量,叫我提醒自己于等待中要保持安忍平静的心,把能量留给来为灾民祝福及安抚在香港的亲人,因为不论受灾与否,大家也同样需要关爱。

就这样过了三天,我们终于收到大部份亲人报平安的来电。到了第六天的晚上,终于收到确认全家族平安无事的来电。放下听筒后,电视刚播放着石卷市灾民寻回失散亲人时相拥而哭的画面,当看到画面下方标题「灾后第六天」,心中即时感慨万分。无可置疑,我的亲人能全部获救是一个好消息,但我只可以说感恩而不是高兴。毕竟对于那数十万在劫后余生,要承受着痛失家园及挚爱的伤痛,在饥寒交迫、余震及核扩散威胁下的灾民,六天对他们来说只是一个开始而已。众生皆平等,一想到他们现时及将要面对的境况,鼻子都禁不住酸起来,连带那过去六天以来因等待而绷得紧紧的情绪,要靠流了一个晚上的泪水才能冲淡。

那边厢心情刚平复了一会,这边厢网上又泛起各样的流言,一会说核辐射已扩散至全亚洲,再一会又说廿四小时内亚洲地区会下酸雨,这等一连串没有登上国际传媒新闻版的「国制新闻」形成了一浪接一浪的人工海啸。结果,皇天不负有心人,一宗「盲抢盐」终于突围而出,以「Panic Buying」为题登上BBC及CNN的 新闻版。继而,网上掀起了一连串网民对「盲抢盐」者的言语攻击,一下子「国制新闻」为全城带来了长达两天「轻松点啦,香港人」的欢乐气氛,我却觉得可悲亦 可怕。是甚么令一句流言造成比辐射更强的扩散效果呢?误信流言的人,因心中的恐惧驱使在现实中做出愚昧的行为。另一方面,因别人的愚昧而作出嘲笑与謾骂的 人,驱使现实中的怨气加重,那何尝不是另一种愚昧行为的衍生呢?宇宙万物皆唯心所现,只是我们的一念形成了愚昧的现象,然后又是另一念,令我们在愚昧中不 能解脱。我提醒自己,对灾民慈悲时,亦当对愚者慈悲,毕竟现阶段我只是一个每天都会一念又一念重复着愚昧行为的有情而已,不论愚痴与否,大家也同样需要爱。

在过去十天,我看到了天灾的杀伤力,亦同时见识了人祸的可怕。当一切灾殃有平息的一天,亦等于有再回来的一天,万物都是这样周而复始,何时才能得到解脱呢?所有眼见的都只存在于一瞬间,然而这一瞬种下的一念却足以断定轮回于各界的时间长短。 要解脱,便要在一念撒下「爱」的种子,以爱回向世界,抚平它的创伤,化解它的怨气,让它在千疮百孔中从新振作起来,再度展现健康的一面。




 

「野猫密语」专栏前言

http://mingkok.buddhistdoor.com/cht/news/d/19252

 

[1] 照片由德国摄影师Jan Schünke  拍摄及提供

[2] 埼玉县位于关东,是日本首都圈的其中一个县府。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