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廣告 Close Ad
2020清明思亲法会-ads

唯识之难──从《解深密经》说起

文:麦国豪 | 2016-03-04
图:bodhi.takungpao.com.hk图:bodhi.takungpao.com.hk

中观、唯识,是印度大乘佛学的两个重要学派,又称为「空」、「有」二宗。常言道:「空、有二轮不能偏废。」但唯识学往往使人却步,其名相概念繁多,不易暗记;而论证深细,后学叹谓繁琐;探究法义之演化流变,又如入五里雾中,当中识分说的分歧,孰「真」孰「假」,难定一尊,非非之辩,久历不絶。从《瑜伽师地论》,至论师辈出,唯识学的发展延绵几百年,十大论师诠释固然不同,其论述资料又残缺散佚,后学有如管中窥豹,不得其法。故此,求学者务须认识各各系统的说法、关系、异同,渐次学习,方可得其旨趣。

瑜伽行派思想虽始于《瑜伽师地论》,但以《解深密经》来说明该派早期的思想则较为简明。《解深密经》第二品〈心意识相品〉解释轮回主体的问题;第三品〈一切法相品〉及第四品〈无自性相品〉以三自性及三无性去说明解脱的原理,亦由此去调和「空」、「有」之间的关系;第五品〈分别瑜伽品〉,以禅修经验推论出「唯识所现」这一说法。可见,瑜伽行派成立之初,并未以「阿赖耶识」为核心思想去解释一切问题,而是以三种不同的理论去解决三个问题。所以早期瑜伽行派并非以「唯识学」为宗。待发展至《唯识三十颂》,以「阿赖耶识」统摄所有理论,才确立以「唯识」为宗的旨趣。

在轮回主体的问题上,基于「无我」而说「轮回」,一直是佛教的困局。从部派所言的「无表色」、「细心」、「一味蕴」、「色心互持种子」等等理论,都试图去解决。到了《解深密经》,提出「阿陀那识」这一说法。

经中云:「于六趣生死,彼彼有情堕彼彼有情众中,或在卵生,或在胎生,或在湿生,或在化生身分生起,于中最初一切种子,心识成熟展转和合、增长、广大。……广慧!此识亦名阿陀那识,何以故?由此识于身随逐执持故。」阿陀那(ādāna)有执持之意,即执持种子、根身、习气等等,于六趣中随逐流转,以此成为轮回之主体。

后来,这个轮回的主体被称为「阿赖耶识」或「阿黎耶识」ālaya-vijñāna,其意为「藏」,即有「能藏」、「所藏」、及「执藏」(种子)之意。功能相近,所以玄奘法师一系认为两者只是名异,而为同一识。《大乘成业论》:「能续后有能执持身故,说此名阿陀那识;摄藏一切诸法种子故,复说名阿赖耶识;前生所引业异熟故,即此亦名异熟果识。」但「阿陀那识」在《摄论》中,是「无明我执之依止」,故「摄论师」及「地论师」皆认为「阿陀那识」是「染污意」,而轮回的主体则为「阿黎耶识(阿赖耶识)」。真谛译《摄大乘论释》:「故知此定有染污识,由我执恒相随,……若离无明则无此事,此无明若离依止则不得有,此无明依止,若离阿陀那识,无有别体。」但《唯识三十颂》则以「末那识」为「染污意」:「是识名末那,依彼转、缘彼(阿赖耶)。」故此,阿陀那识、阿赖耶识、末那识,三者在瑜伽行派的理论的发展中,有着互相补足、替代的关系,不同经典所言皆有所差别。

三自性的内容亦有所变迁,其中以「遍计所执自性」较为明显。《解深密经》:「云何诸法遍计所执相:谓一切法名假安立自性差别,乃至为令随起言说。」在此经中,遍计所执自性,指在诸法上假名安立,显示出各各之自性差别。菩萨明白一切法「假名安立」而了知一切法皆「无相」,即能断杂染流转之法,清净解脱亦由此而得。所以真谛法师在《三无性论》中,把「遍计所执自性」译为「分别性」,其中并没有执的意味。但到了《摄大乘论》,较为「中性」的性质,变为带有杂染与虚妄,周遍计度而有执着的意味。《摄论》云:「无量行相意识遍计、颠倒生相故,名遍计所执。」后来《成唯识论》更言:「周遍计度,故名遍计。品类众多,说为彼彼。谓能遍计、虚妄分别。即由彼彼虚妄分别,遍计种种所遍计物。谓所妄执蕴处界等若法若我自性差别。此所妄执自性差别、总名遍计所执自性。」玄奘法师用后期带有「虚妄杂染」意味的「遍计执」去翻译前期较「中性」的「假名安立」这性质,在理解上,会令后学有些困难。而其余两种自性亦有类似情况。

「唯识」在早期经典中,是一种止观的经验。《解深密经・分别瑜伽品》曰:「世尊,诸毗鉢舍那三摩地所行影像,彼与此心当言有异?当言无异?佛告慈氏菩萨曰:善男子,当言无异。何以故?由彼影像唯是识故。善男子,我说识所缘,唯识所现故。……此中无有少法能见少法,然即此心如是生时,即有如是影像显现。」在定(三摩地)中所观(毗鉢舍那)的「境」(影像),「唯」是「识」之所现,即「识」生时,有所见的影像生起,所见者非外物,而只是「以心见心」,并未涉及识外的「事」存在与否的讨论,纯为禅观之说明。到了《摄大乘论》,把这种理论推演到非禅观的情况,即凡夫所见的「境」,也是「唯识所现」。《摄论》:「于定心中随所观见诸青瘀等所知影像,一切无别青瘀等事,但见自心。由此道理,菩萨于其一切识中,应可比知皆唯有识,无有境界。」《成唯识论》更认为外在世界(器世界)及自身的生命(根身及心)等一切皆由阿赖耶识所变现而起,故说「万法唯识」,不独指心所见的内境由识所现。《成唯识论》:「阿赖耶识因缘力故自体生时,内变为种及有根身,外变为器⋯⋯所言处者,谓异熟识由共相种成熟力故变似色等器世间相,即外大种及所造色。虽诸有情所变各别,而相相似处所无异,如众灯明各遍似一,谁异熟识变为此相,有义一切,所以者何?如契经说,一切有情业增上力共所起故。」在此,又扣回业力论上,复以阿赖耶识成轮回主体。

由此可见,不同时期的经论,不同的论师,不同的译师,三者交织出整个瑜伽行派的理论,使其极为错综。以汉文学习时,多以奘师所传的护法论师系统为中心,即以后期唯识观点去说明各期或各传承的经教,对后学实在有很大的困难,唯有清楚各系统的脉络,理清其关系与流变,才能减少学习唯识学时产生的混乱和困难。

作者 - 麦国豪
毕业于罗富国教育学院及志莲夜书院,于香港公开大学获得中国人文学科文学士学位,后于香港大学佛学研究中心修毕佛学硕士学位。专栏【法相津涂】作者之一。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