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喧嚣中的灵性

第199期明觉   文 / 小西| 2010-06-22

近来城中热话,大概要数有关「八十后」的讨论。事缘去年12月16日,一批「八十后社运青年」,因为抗议政府在一遍反对与争议的声音中,强行上马将耗资669忆的「广深港高速铁路」(以下简称「高铁」),而决定以「苦行」明志。而所谓「苦行」,也不复杂,「八十后社运青年」就是沉静肃穆地手持着种子和白米,四秒一步,每廿六步便下跪一次,如此周而复始的,一连三日围绕着立法会,希望以行动感召在上位者以及广大的群众。

之后,「苦行」更扩展至香港各区。1月5日,在立法会财委会重新召开大会(1月8日)的三天前,「八十后社运青年」们便选择了由上水出发,展开经过五个立法会选区的四日三夜苦行。1月12日,在财委会再一次召开大会(1月16日)之前,「大专生苦行队」则在理大、港大、岭大、中大、浸会、城大等六所大专院校进行「巡回苦行」,而最初有份参与苦行的六名「八十后社运青年」则在立会门外断食120小时。1月16日,立法会门外万人空巷,静坐中大约三百多的市民在呼吁下站起来,在六名断食的少年的带领下,由立法会出发,集体苦行至政府总部。

现在,事件过去了半年,但有一个问题,却始终让不少人百思不得解:到底是什么因素,令到这个表面看来如此静态如此慢版的行动这样吸引,由原来六名少年的苦行,扩展至三百多名市民的集体苦行?有关这一次别开生面的苦行行动,有很多不同的讨论以及解释。有的从城市发展与保育,有的从社运动员的角度,尝试进行解释。虽然参与者之一陈景辉指出:「我们设计苦行的时候并没想到宗教的概念」(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05676),但无可否认的是,这次苦行行动的宗教意味,还是昭然若揭的。而我认为,正正是这一份喧嚣中的灵性,打动了无数的市民。佛法在世间,不离世间觉。所以,我打算从宗教的角度,尤其是通过援引一些佛教的例子,谈谈这一次苦行的宗教性

在喧嚣閙市中的修行

或许,我们应该先听听苦者少年之一周思中的第一身经验:「苦行的拍子,基本上是one two three four and,周而复始。One和and是重拍,其他敲鼓边。一小节就前行一步,廿六小节为一个循环,鼓停便跪下休息。起初休息的时间颇为任意,在脑里骤快骤慢 的数廿声,然后以三小节的鼓击为新一循环的提示。后来发展为以十二或十六小节的跨度作休息时间——这亦宣告了鼓击者的意识正式退出苦行队伍,他不过是将苦行自身的节奏敲成可感知的声音。循环与循环之间本由任意的休息时间分隔,到连休息时间都卷入节奏之中, 代表着『事件』的出现。理工大学是首间出现这「事件」的苦行场地,三小时的理工站声音(节奏)、时间(连续三小时)、空间(苦行路径),完整地组合成一件 只能在这场地发生,并不可复制的事件。参与者置身其中,释放苦行能量,不能自控。」(http://yeahayeah.blogspot.com/2010/01/blog-post_29.html)

对于有禅修经验的人来说,周思中的苦行经验是不是有点眼熟?对,周的苦行俨然就像禅修。一般而言,佛教的禅修就是通过像打坐、调息、经行等等的「调身」的方法,来让修行者的心安定下来。由于常人的杂念(佛教所谓的「妄念」)多,往往心猿意马,所以需要通过上述的种种方法,加强自身的专注力,能「定」,始能生「慧」。周在另一个场合曾经提到,随着现场鼓击的声音,以及「 四秒一步,每廿六步便下跪一次」的节奏,(尤其是后期)部份苦行者进入了浑然忘我的境界,苦行者与苦行者之间,构成了一个不可分割的有机整体,跟苦行的节奏,水乳交融(http://www.youtube.com/watch?v=SN4_qN_EyCU),「参与者置身其中,释放苦行能量,不能自控。」这样看来,苦行与禅修,实在是异曲同工。

首先,苦行让参与者能够通过重复而慢版的节奏,加强专注力,把心安定下来。心定,始能在喧嚣中「不乱」,并生「慧」。当然,除非是道行高深的老参,一般禅修者都会选择在较为宁静的环境中(例如山林、郊外、寺院等),进行禅修活动。但正如法鼓山严法师所言,行住坐卧皆可修禅,况且一般在家人大部份时间都要活在喧闹的世俗生活中,所以如何在世俗的生活世界中修炼出一颗安定的心,便成为了在家佛教徒所不得不思考的难题。苦行者的经验告诉我们,这种在紊乱的环境中的「坐怀不乱」的境界,不单可能,而且力量强大。毕竟,「心之安定」不单可以在高度安全的Retreat(退修)中,也可以一片喧闹的市声中,发生。

以身体划出灵性时空

其次,周思中提到他们在荃湾地铁站天桥的经验:「正是于荃湾地铁站天桥之类的地段,苦行与周围环境矛盾不协调的情况便最为尖锐。一步一步走的时候如是,停下休息更甚:于匆忙得荒谬的环境中,出现 了一条慢得几乎察觉不到动态、以故作镇定的鼓声伴随、长廿多三十米的人龙。鼓声顿停,人龙除除下跪的一刻,空气瞬间严肃起来」。苦行队伍的慢版与四周环境的烦閙与急速,固然构成了强烈的对比,但不正正也是这一种企图用自己的身体让四周的人们慢下来的诡异举动,让经常心猿意马的城市动物,能够有机会暂时进入一个严肃的时空?这不得不让我想起越南高僧一行禅师一次带领僧众参与和平示威的奇妙经验。

话说一行禅师曾经领导过反战的和平运动。一次,他带领僧众参与示威集会,但跟四周总是带点急燥的示威群众有点不同,一行禅师跟他所带领的僧团总是平静的慢慢在走,落在群众之后。但奇妙的是,或许受到僧团节奏的感染,本来急速奔往前方的群众,也开始把步伐慢下来。到头来,不少群众跟一行禅师等僧众,一样的安静地慢慢在走。调身,始能调心。或许,苦行队行以缓慢而宁静的节奏在喧闹中划出的,正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严肃的灵性时空。

或许,苦行的宗教性,可作如是观。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