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单身真是贵族?

文:梁锦萍 | 2014-05-28

香港某大电视台正宣传一个新节目,萤幕里的俊男美女,在广阔漂亮的屋子,过着自由写意的单身生活;比那些住在连喘息也有困难的劏房的人们,显得非凡脱俗。

未婚的人跟家人同住,情况又会怎样呢?我曾接触过的未婚女性,都对自己要跟家人同住有所怨言。其中两位受导者的经验,更打破我思想中「单身贵族」的框框,看见今天香港「未嫁女」的苍凉一面。


安娜──厨房建个睡间?

第一位是安娜,她从美国留学回港,拿着行李踏入家裏,赫然发现房子都给弟弟占据了。弟弟在外买楼收租,却待在这裏住,没有搬走的迹象。

安娜嚷着要独自出外租房子住,岂料母亲对她说:「独身女子怎方便自己出外住?我可以在厨房『间一格』给你作睡房呀!」

安娜望着仅有三十平方呎,紧靠大门口的厨房,呆了一段时间。当晚,她就到外面租房子去了。


敏儿──吃喝睡拉也高度受制的家居

另一位是敏儿,她是个打扮入时、外表亮丽的服装设计师。她常渴望「嫁人」,想得痴迷却找不上合适的男人。拼命找男人「嫁」的背后,是为了脱离家庭。

原来,敏儿的母亲每天花三分一时间在洗手间。为了迁就自己的特殊要求,早上起床、晚餐之后、睡觉之前,母亲都会指挥父亲和敏儿轮流到洗手间,而且用洗手间的时候也有限制。在这种生活下,敏儿痛恨母亲的控制,但又同情她这种病态。无奈缺乏经济能力,敏儿不能搬出,只好长期生活在一个她形容为「黑暗」和「令她窒息」的空间之中。

安娜和敏儿,不约而同地对家的空间感不满,对因家居细节而起的争吵耿耿于怀。安娜虽已为人新妇,但当想起母亲对居室空间的分配,依然愤怨填胸;敏儿由于失业,无法实践「租一个空间」的愿望,只有化悲愤为力量,努力找一份稳定工作,找一个好男人去谈恋爱。

安娜和敏儿,只是我认识的其中两个抱怨缺少空间的女士,原来人们以为「单身贵族」的女性,并不如传说般潇洒自在。她们的辛苦除了源于空间不足、缺少私隐的物质条件限制外,家人们未能尊重她们在家的决策权利,才是酿成不快的主因。

安娜和敏儿的故事,使我想到自己的女儿快二十一岁了。作为母亲的我,有否为她考虑到物质和心理的空间?我会否替她作太多生活起居的决定?虽然我是屋主,安排家居细节时,有没有邀请她给予意见呢?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