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嗨!请不要再用「过去」来惩罚自己

文:赵锦凤 | 2019-06-07
(图:Pixabay)(图:Pixabay)

一般人都根深蒂固地认为自己是独立不变的个体。但佛陀告诉我们,前一秒钟的自己,和现在这一瞬间的自己,其实已经不同。所以,由出生、成长至现在,每个人可说是已经完全是另一个人了。

来子是位传统典型的妈妈,她很照顾子女,虽然现在已丰衣足食,子女孝顺,可是她总是忘不了过去的心理阴影,常常感怀身世,因为她不是男丁,常常招致渴求有子传宗接代的父亲毒打。后来因战乱走难,她只身来到香港。

年少的她替别人打住家工,几经辛苦劳动才能有少少冷饭果腹。幸运地,她的三餐渐渐安定,小小的心灵开始相信「希望在明天」。不久,她重遇青梅竹马的乡邻,没多久便结婚了,生了三个子女,以为从此有安乐日子过。但又因要长期照顾夫家的众多亲人,令原本已经要节衣缩食的生活更陷于拮据。无奈个性纯厚的丈夫因要长期在外面工作,能回家的时间甚短,她便要承受在没有丈夫帮忙的情况下,独自照顾三个子女,负责家中的作务生计,还要受尽夫家上下的精神欺压。即使丈夫偶尔回家,但也不懂妥善处理,所以情况并没有改善。此外,善良的她还要长期接济和照顾内地和本港生活的亲友。不过,她心中常希望,他日子女长大时,就是脱苦之期。

当子女成家立室后,她以为两老终于可以安享晚年,弄孙为乐,岂料退休不久的丈夫在一次意外中过世。这次打击委实非同小可,长久的身心过劳和情绪压抑,内心积集已久的不忿和怨结,令外表强悍的她终于承受不住而崩塌下来,从此一直沉溺于过去那些黏黏黑黑的淤泥中而不能自拔,终日闷闷不乐,每当夜阑人静,便独自饮泣,常常困于「过去的种种遭遇和苦恼」,令自己再一次又一次跌入苦中,以致失去了昔日的光彩和自信。

很多时,我们都会有一种看法,认为过去所犯的过错,日后一定要有所补偿。若从世间的伦理道德上来说,世间法依因待缘而出现,缘起而有,缘散则无,一切法都不能离开条件而有,这是世间的真实。但若从更高的一个层次来看,这些都只不过是世间法所呈现的规律,这些事物现象,若从胜义的层面来看,并没有丁点儿实在性。

无可否认,从现象上来说,过去的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所以我们跟过去早已没有瓜葛。所有过去的行为和过去的自己,都如急流中的河水一样,一踏不可再踏[1],它们跟自己没有关联。须知一切曾经发生过,现在正要发生,或是将要发生的事,其实都只在当下这一刹那,所以现在我们的心是不必要受这些过去的遭遇和负担所拖累。


从「三 印」中去看

若依佛所说「三法印」[2]的角度来说,又如何解释「过去」呢?

其中第一个法印是「诸行无常」,即是指一切现象都是迁流无常的。「行」包括心理现象,这些心理现象不是永恒不变,而是无常的,只是一点一点的在生灭而已。广义来说,万物的活动,不论精神或物质,有它们各类各自的行相,这一切的事物都是无常的,任何时候都在变化。即意味着天下间万事万物,即使是极短的一瞬间都会不同,而且它们都永远持续这种变化,而又不断地相继成为其他不同的状态。由此可知,「过去」的一切现象、事物的生灭必然都是无常的。

「诸法无我」是第二个法印,诸法包括一切的法,五蕴裏有心法及色法,但色、心二法包含了一切法,也就是精神的与物质的事物。「我」指实在的本质。正因为我们对「我」产生执着,一旦有了这种执着,就产生烦恼,成为痛苦的根源。然而,事实上,一切精神和物质的现象都是无我,实际上就是空。

由此可知,世间一切事物并非由造物主创造,而是依因果法则而展现。那些所谓创造宇宙的最高主宰,或实在的自性,统统都不存在的,这就是无我的意思。所以,宇宙中并没有「创造者」,而所谓「五蕴」的这个合成品—「假我」,本质都是空而不实在。既然是无我,「过去」的一切现象、事物的存在就是没有实在性的。

当我们能够实证「诸行无常」、「诸法无我」,就能离开烦恼的生灭而得寂灭,生灭灭已,是为寂灭,是佛说的第三法印「涅槃寂静」。一般对「寂静」的解释,是不再生、不再死,而佛陀的根本意思是实证空性,烦恼不再生灭,没有烦恼生,没有烦恼灭,是为「涅槃」。由此可知,「过去」的一切现象、事物所引起的烦恼,若能实证「无常」、「无我」的道理,当下就能释除。

归纳以上,正正因为是「无我」所以「无常」,任何现象都在不断变幻中,尤其是身体的物质现象及心理现象。以心理现象为例,就正如刚才大家看到上文时所想的,跟现在看到这段文字后的想法是不一样的,昨天跟今天的想法又不同,甚么才是真正的我呢?现在的「我」又刚刚成为过去了,过去了又不可得,未来的还未到,那么「我」到底在哪裏?要明白甚么是我们一直所执着不舍的所谓「过去」和「自我」的真面貌,它只存在于我们的忆想妄念之中,并没有实在性,当我们能真正体会了,心当下即离开烦恼。


苦过了,就不要再重新受苦

既然万物随时都在变化中,不论是在想自己或对方,或要为过去难堪的遭遇而悲哀,或为过去所犯的恶行而认错,我们都必须明白,当下的自己已经是全新的自己,没有办法再回到过去回避过错,或是妄想获得原谅。即使对方也是一样,他也早已不是过去的他,「那人」早已不见了。对于那些无法解决或改善的问题,我们的最恰当的做法,就是不再沉溺于过回忆,否则只会又再一次受苦。

透过「三法印」,我们就可明白所谓「过去」,其实只是这样的「一回事」,所以不要再被那些「过去」所苦害了。倒不如把「过去的自己」和「现在的自己」,甚至「过去的别人」和「现在的别人」,都同样视为「别人」,与「他」来个干净利落的一刀两段。[3]


想的负担

无可否认,我们的意识,常常习惯把事情复杂化。或许尝试努力去改变,但不久又会再度苦恼相同的问题,而且显得更加软弱无力。这类容易苦恼的人的个性,通常是比较固执,习惯从负面、消极方向看待事情。他们老是受困于自己的性格或能力,或受家庭遭遇的影响,或对人际关系过分敏感,或过度执着成败得失,或对某些东西特别执着,这些人喜欢回想「过去的状况」,无法与「过去」切断,于是他们越来越难受、越来越苦闷。

重要的是,如果他们对这些「过去」想法一直无变,则仍然会遇到相同的苦恼,甚至越来越多沉重负担。所以有自觉自救的意识是非常重要,当察觉「想过去的念头」又再生起时,要勇敢的一再告诉自己:「曾经苦恼的事情既然已成定局,那我只有接受它、面对它,因为这些事实已经不能改变。但当我正确地处理它后,我就可安心放下它。」只有在真心接受和面对现实后,才能如法处理,若事实是自己犯过,就更须至心忏悔,忏悔过后,就要决心改过不再犯错,然后把它放下。欲要自救就要常常提起这样的心理准备。


除了以上的心理准备,在生活方面,凡事先了解自己的能力,严守本份,角色和责任,处理好个人的份内事,应做则做,不应做则不做,随缘尽分,只要尽能力做,当下就问心无愧。当遇到逆境时,透过这些方法便会不断提升自己的士气,就可慢慢地摆脱郁闷的心境。


结论

无论如何,反覆追忆曾经的苦恼、迫害、恐惧和困扰等问题,苛责自己、痛心后悔,或刻意逃避,甚或妄想如果当时能这样做,就能有不同的结局等等。老实说,这不但徒劳无功,还会让自己的心灵受到伤害,丧失自信和应对能力。所以自己应下定决心不再苦恼,大踏步地走向晴天,反正结果也如《金刚经》所说:「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三心[4]的本质都是不可得[5]。若明白此中道理,请不要再用「过去」来惩罚自己,倒不如理直气壮的老老实实活好当下的生活就已足够了。

 


[1] 古希腊早期自然哲学家赫拉克利特说:「濯足流水,水非前水。」他认为,一切皆是迁流,万物皆在变化。他生动地用奔腾不息的河水,来说明世界上一切事物都在不断地流动、变化、产生、消亡。他认为人们不能两次踏进同—条河,因为河水常流,故河水常新,当人们再入水时,所踏的此水已非前水。

[2] 即诸行无常、诸法无我、涅槃寂静三项根本佛法。此三项义理可用以印证各种说法之是否正确,故称「三法印」。

[3] 参考自《一秒禅》,高田明和作,方舟出版。

[4] 这裏指妄心。

[5] 妄心亦即是妄念。前念后念,念念不住,如流水般涓涓不停。当前念起时,刹那即灭,灭已,第二念立即起,起已,亦立即灭,第三念亦即起即灭。如是念念即生即灭,都全无实体。又过去念已过去,现在念无住处,未来念尚未生,所以说三际(过去、现在、未来)迁流,念念不住。

作者 - 赵锦凤
2014年修毕香港大学汉文佛典课程,现为志莲夜书院修读生。2014年起为佛学星期班导师,2015年第二届佛经选要讲座讲者,曾参加2016年第一届慈宗青年文化节慈宗经律论粤语讲解交流。专栏【法相津涂】作者之一。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