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回到少年时

第293期明觉   图、文:传灯法师| 2013-01-09
传灯法师在蓝谷茶园的杂货店与老板一家合照传灯法师在蓝谷茶园的杂货店与老板一家合照

趁二零一三年元旦来临前夕,我请了几天假回马来西亚探亲。

约好我的双胞胎姐姐,一同驱车返回久违的家乡──金马仑高原(Cameron Highlands)。我们俩,一个出家近十年,一个出嫁也近十年,怀着的却是一样雀跃的心情。车子沿着山路蜿蜒而上,一路奔向那令我们留下许多少年时美丽回忆的山镇。

以前,住民和游客只能从打巴路(Tapah Road)打道上山,自从衔接怡保和高原的高速公路通行后,上山便变得方便快捷了。然而,这却使我怀念起那狭小弯曲、崎岖颠簸的山路。在那路上,不只能享受苍翠的漫遍雨林,沿途还可光顾土着在自搭的茅棚中贩卖山里采集的榴槤、臭豆、竹笋、蕨类、山胡姬……途中还有一道瀑布,清凉的山水,让身心得到一阵小憩。

我明白,人总不能活在过去的回忆里,但站在时间的长河中,回忆总比赤裸裸的现实来得美好。

翌日,我们跟随父亲去菜园,忽然很想到蓝谷茶园(Blue Valley)走一趟。记忆中的蓝谷茶园盛产锡兰茶,是个印度采茶工人聚居的村庄。茶山四面八方起伏环绕,早晨雾气将散未散之际,似蓝犹绿的茶海隐约在云雾中,诱发出一种令人向往的静谧。中午和傍晚时分,茶厂会响起一阵「呜-呜-」的讯号声,声音在山谷间回荡,采茶工人就知道午饭或放工时间到了。

怀着旧记忆来到村庄,我恍如到错了地方。眼前,茶厂的旧址已成废墟,印度小学拆除了,百多户人家的房子也没了。野草丛生处,一间简陋的,由锌片盖成的杂货店零星残存。少年时,在菜园工作累了,爸爸就会到店里给我们买冰汽水,或者鲜能尝到的冰淇淋。别轻看这间小店,它是附近菜农的「充电站」,举凡园里需要的电池、鞋子、雨衣、帽子、工具,或劳工们需要的干粮、佐料,还有小孩们百吃不厌的零食,店里都有售卖。

我一眼就认出杂货店的老板,他当然认不得我。问他:「大家都走了,为什么您还在?」他说:「附近的人需要我,需要这间杂货店。」目睹昔日的热闹和今日的荒凉,他的眼神少了过往的自满和傲气,多了一抹掩饰不了的落寞愁绪。他续说:「发展商已将整个村庄收购下来,准备建楼房、盖酒店。」除了蔬果以外,茶叶出口是金马仑的经济命脉,亦是印度人在这里谋生的出路。而今,往昔茶叶制作过程中散发在空气中的醇香,就跟茶农和印度人的前途命运一样模糊。

我用相机拍下路边的一列松树。经过这排树,小木桥就在前端;小木桥那头,便是我年少时家里的菜园了。如今再见,不知何时会重来?

村口有一座小印度庙,庙里供奉着一尊马头人身的神像,感谢祂在蓝谷茶园兴衰的漫长岁月里,给村人心灵的依怙。过去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无论他们何去何从,深心祝福他们现在生活安稳、自在。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