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回敬

第308期明觉   文:何国全| 2013-08-07

我一向来不大喜欢出席宴会,能免则免,但有时候太座的指令难以违抗,像这次得奉命当车夫兼保镖,陪她出席同事的喜宴。太太是一名教师,酒席间也理所当然都是执教鞭的同事。我们坐的那一席,清一色是女教师,置身于“万绿丛中一点红”的场面,我终于领教了教育界阴盛阳衰的处境。


平时在厨房里忙得蓬头垢面的太太,在宴会前转身一变,由灰姑娘化身为玻璃鞋公主,奈何我的车子依旧是松了螺丝,行驶起来叮当响的“南瓜车”。餐桌上,她摆出一副养尊处优的贵妇模样,等我把菜肴挟到她盘中,只差没送进她嘴里而已。那些孤身只影出席喜宴的女教师,想是碍于礼仪,尤其是有我这一位陌生的异性在座,都有所顾虑而显得特别客气。当第一道菜端上桌时,大家更是互相谦让,久久都不愿起筷,你一推来我一让,菜肴都快要凉了。


这一个尴尬的气氛因我而起,所以我就有责任去化解这一个僵着了的局面。我找来了一双筷子和大汤匙当公匙母筷,从第二道菜肴开始,就当起了临时的“侍者”,为桌上的老师们倒茶送菜,回敬教师们对莘莘学子所付出的辛劳。


鸡呀鱼呀端上桌,我使出外科的本领,把它们去皮除骨。虽未及游刃有余的功夫,却也让老师们赞叹不已。这一招果然奏效,话匣子一打开,就少了隔阂,不再扭扭捏捏,酒席间的气氛也就暖烘烘的了。


宴会也是叙旧的好场合,我就瞧见邻座上的一位启蒙老师,而抓紧机会上前向老师打个招呼,白了头掉了牙的老师,记性还真不赖,尚认得我。我说老师有事没事也可以过来我的诊所做个体检,老师却幽我一默:“不太好吧!我以前鞭过你,搞不好,要被你摆上台开一刀呢!”我说学生只报恩不报仇啊!老师笑眯了眼。


递上甜品后,宴席也进入了尾声,不停打呃的老师转而促狭我太太:“以后你得多带先生出来,那我们就可以舒舒服服地大快朵颐了。”另一位更是拍着胸口,毛遂自荐地说:“下一回,我可以为你俩预订席位。”我自打圆场,说:“好呀!最好跟老师们同一席。”平时忙得喘不过气来的老师,今晚笑得东歪西倒。那是曲终人散时,圆满的结局。


教育英才任重道远,即使老师们的劳绩会在铃声响起后,马上被学生从黑板上刷掉,为教育而奉献一生的教师,依旧无怨悔地在下一堂课,继续把自己的青春磨成了粉笔末。学生们品学兼优,往后在职场叱吒风云,或在社团里举足轻重,这一些成就,多半来自于教师的启发和鼓励。


纵然桃李满天下,老师何曾要求回报?师恩重如山,古人侍奉老师,就像对待双亲一般毕恭毕敬。酒席间我随手的回敬,又算得了什么呢?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