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廣告 Close Ad
CUSCS-ads

国家级南音说唱代表性传承人──吴咏梅博士

文:映红霞 | 2015-01-09

在粤语流行曲也不再流行的今天,中国音乐一般被视为「过气」 或「老土」,普遍港人对中国音乐失去兴趣乃不争之事实。


其实,中国音乐于上世纪初有过一段辉煌的日子,以说唱音乐南音为例,瞽师与师娘多于妓院、茶楼及大户人家家中献唱,属当年的流行音乐。所谓瞽师、师娘,即失明男女艺人之称呼。南音内容多描写士人与妓女之情,曲词离情愁绪。如名曲《男烧衣》便是描写一男子为爱人烧金银衣纸之情况,乐曲开首是:「闻得话妹你死咯,唉我实在见悲伤,妹呀为因何事,搅到自缢悬梁,人话你死咯,我尚属思疑,我唔信渠哋讲嘅,今日你果然真系死左咯,教我怎不悲伤。」通过唱者如泣如诉的说唱,闻者动容;和南音关系密切的板眼则用词大胆(板眼乃另一种广东说唱音乐,亦有人称之为「咸湿南音」),代表作有《陈二叔》。此曲描述一女子因思春而不适,着侍婢找陈二叔回家慰借。瞽师通过椰胡与说唱配合,生动地模仿男女进行房事,维妙维肖,其啜核和意淫程度较现在只是为讲而讲的粗口歌走前大半世纪。杜焕瞽师(1910-1979)曾言此曲不能随便演唱,更不能唱予良家妇女,否则必招夭寿折福,《陈二叔》之震慑力可见一斑。


随着1935年香港禁娼及普罗市民的娱乐愈来愈丰富,南音亦逐渐式微。至瞽师杜焕、润心、银娇师娘等相继仙游,真正掌握南音唱法之人更愈来愈少。犹幸杜焕学生唐健垣博士于八十年代开始,每年均举办南音演唱会。惟师娘腔则近乎绝迹!欲听此悲恸却平静之腔口,只能听润心与银娇师娘存世的数首录音。


幸好苍天有眼!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下,香港中文大学音乐系余少华教授于录制南音唱片时听到秦琴乐手吴咏梅(梅姨,1925-2014)示范了一小段南音,顿觉师娘腔仍未湮灭!2008年,大学的中国音乐资料馆因办唱片发布会,时任馆长的余教授遂力邀梅姨出山演唱,久被埋没之师娘腔终于重现人前!


梅姨自六岁起已开始登台,艺名为「细苏」。(佛山曾有女伶四大天王之说:白燕仔、招大良、影影、细苏四人是也,一九三八年活跃于歌坛 [见关岳中《南海文史资料》2001,此中细苏是否梅姨则待考] 。)梅姨虽专攻粤曲,但孩童时已请瞽师刘就、杜焕;银娇和润心师娘等到家中唱南音,亦在旁拍和。耳濡目染,加上梅姨天资聪颖,故尽得南音之精髓。另外,梅姨亦为演奏扬琴与秦琴之高手,技法炉火纯青,刚柔并济,这全拜梅姨儿时曾与不同的粤乐名家,如吕文成(1898-1981)、邵铁鸿(1914-1982)等一起奏乐之故。这些音乐历练造就了梅姨不平凡的一生。


梅姨之唱腔委婉动人,平静中却带几分苍凉,犹如诉说自身故事,闻者动容、落泪者众!其艺术成就亦受各方珍视,2012年获澳门特别行政区颁受功绩状;2013年获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局颁发「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南音说唱代表性传承人」荣誉及岭南大学荣誉人文学博士学位。


梅姨于2014年辞世。为纪念这位南音传承人,康乐及文化事务署将于2015年2月11日举办「吴咏梅博士纪念音乐会」,并邀来大老倌阮兆辉献唱《男烧衣》、《覇王别姫》;梅姨关门弟子梁凯莉则唱《孤飞雁》及《叹五更》,而梅姨一众生前乐友则演奏粤乐名曲《流水行云》、《杨翠喜》等。名曲名伶同现高山剧场新翼演艺厅,知音者岂能错过?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