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国际佛教善女人大会,我来了!

文:卢且如    图:Olivier Adams| 2015-08-18

2015年6月22日,我坐上由新加坡飞往印尼日惹的航机,再一次参加国际佛教善女人协会(Sakyadhita 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Buddhist Women)两年一度的会议。这已经是我的第三次了,对上的两次分别为2011年(第十二届/泰国),以及2013年(第十三届/印度)。


第一次参与Sakyadhita时,我刚从第一届LCS(领袖才能与沟通技巧培训课程)毕业,当时佛门网不够人手,想找「外援」帮忙报道一下,我当然急不及待的答应。去完之后,觉得自己实在像是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一般,此后两次都是自告奋勇的去参加。



多姿多采的会议活动


刚下机,日惹没有想像中般热,太阳虽然很猛,但空气很清爽。刚拿好行李,已经见到穿着整齐制服的义工举着牌子,准备接我们到酒店。在车上,我跟一位来自新加坡的艺术家聊天,这是她第一次参加Sakyadhita。她问我,这几天会发生甚么事呢?我说:「您这个星期应该会非常忙... ...呀!不,非常充实。」Sakyadhita每次形式差不多,但是就如修行一样,虽然同是行禅、坐禅,但每次都可以有意想不到的趣味。如果对Sakyadhita所有活动都全心投入的话,果真会由早到晚连一刻停下来的时间也没有。


会议期间,每天早上先由来自世界不同地方的法师带领坐禅;其后上午及中午各有一节论文发表时间,每节会有五位讲者按不同主题发表他们的论文;吃过茶点后大家可以开始参加工作坊──每天约有七至八个任君选择,内容包括禅修、小组讨论,甚至是瑜伽、舞蹈、艺术、画曼陀罗等等都有。晚饭前,大会还会安排不同的传承唱诵。不要以为一天的活动在此完结,晚饭过后,更会有开示以至文化表演。另外,由于所有工作人员都是义务性质(而且他们还要负责自己的旅费与参加会议的费用呢),所以亦常常会有以下有趣的情况出现:一位参加者可能既是讲者,又是翻译,到了晚上甚至会化身为表演者。我有时想,Sakyadhita真是一个完美结合了禅修、闻法、布施、仪轨这四种修行重要元素的活动。



世界原来这么大


另一方面,Sakyadhita也是让人大开眼界的。总共1,000多位参加者,分别来自四十多个国家和不同的传承。在开幕及闭幕典礼上 ,看到穿着不同袈裟的比丘尼以巴利文、中文、藏文、韩文、英文、日文、印尼文、越南文唱诵,这已经不是一般佛教活动中能见到的事。而且这种交流不只是表面上的认识,而是可以一步一步深入的。


其中一个我最喜爱的地方是餐厅,只要您愿意开口跟身边的人说话问句好,往往就有很好听的故事在恭候。有好几次,大家都谈得依依不舍,不愿离开。坐在左边的原来是马来西亚的社工,多年来一直致力把佛法应用在医院中;坐在右边的女士是大学教授,谈着谈着发现她原来是香港某位着名法师的老师;也有一位来自美国的美丽少女,从小就已经学佛,现在于大学念宗教研究,妈妈还是位禅修老师。这是个很好的机会,提醒自己知道的实在很少,世界原来这么大。


所以当我知道下一届大会将会在香港举行时,真的兴奋到不得了,这也是我从来没有想过会发生的事,然而真的发生了!感恩香港大学佛学研究中心!在闭幕典礼中看到来自香港的法师代表接下Sakyadhita的旗帜,内心不禁有点激动与自豪。


让我这个小薯头,在接下来的一段日子,跟大家分享第十四届善女人大会中的点点滴滴,让大家在2017年参与会议之前,就先有如去了一遍吧。



卢且如,八十后。自幼饱受抑郁困扰,讳疾忌医,误打误撞开始禅修学佛。2013年确诊为第二型躁郁症患者,身心皆受强烈煎熬。此后除了药物治疗,更专心练习于生活中提起正念;2015年进入观察期,医生亦赞叹其康复迅速。多次参与密集禅营,现跟随缅甸德加尼亚禅师及香港慧观禅修会梅斯清老师学习心念住禅法。公余亦是一位跑步爱好者,于2015年完成首次马拉松。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