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廣告 Close Ad
2020诸佛菩萨篇-ads

在不同的时间,相同的空间,一起礼敬世尊,这是多么的不可思议。「佛陀,弟子回来了……」--我的印度朝圣之旅

文:林丽珍    图:林丽珍| 2018-10-31
我们跟随三位法师,一行共十九人,前往印度朝圣,并在蓝毗尼合影。我们跟随三位法师,一行共十九人,前往印度朝圣,并在蓝毗尼合影。

佛陀入灭后2500多年的今天,恒河依然承载着印度人的生与死,种姓制度依然存在于印度人心中,偏远地区的人们似乎还过着远古时代的生活,然而佛教却在印度没落。即便如此,对佛教徒来说,朝圣不是一个规章,却是许多佛教徒的一个心愿。

佛教四大圣地主要涵盖的是佛陀诞生、成道、初转法轮和涅槃这四个地方,即位于尼泊尔的蓝毗尼(Lumbini),以及印度北部的菩提伽耶(Bodhgaya)、鹿野苑(Sarnath)和拘尸那罗(Kushinagar)。最适合去印度朝圣的气候落在12月至3月之间,今年2月,我们这一趟行程跟随三位法师,一行共十九人,以十天的行程完成这趟朝圣之旅。

行程从舍卫城(Sravasti)起步,直到瓦拉纳西(Varanasi)是最后一站。除了四大圣地外,行程还包括只树给孤独园、灵鷲山、那烂陀、玄奘纪念馆、竹林精舍、鸡足山,以及旅途路线附近的佛塔、佛陀入室弟子圣地遗迹等等。

舍卫城出了一位在佛教典籍上让人耳熟能详的国王——波斯匿王。《杂阿含经》就有一段波斯匿王听取佛陀劝诫,而成功瘦身的故事,让人为之莞尔。有名的只树给孤独园也在这个城裏,这是佛教僧伽精舍中规模最大的一个,佛陀至少在这裏度过二十多个雨安居,这几乎占了佛陀传法生涯中一半的岁月。

早期重要的入室弟子,如舍利弗、目犍连、大迦叶等,均于王舍城皈依。《楞严经》、《金刚经》、《阿弥陀经》、《胜鬘经》等皆在此处宣讲,佛陀入灭后的第一次经典结集,亦在此城。

杀人魔的悲凉

城中有一个鸯掘摩罗塔(Angulimala's Stupa)。鸯掘摩罗,或更为人熟知的名字Angulimala,熟悉佛典故事的人都知道他是一个杀人魔。这个塔以砖块推砌而成,旁边的一棵干枯的老树,看似孤寂,却让人感受到一分宁静的美好。进一步了解这个人物的背景时,才发觉他是一个悲剧人物。

鸯掘摩罗原名阿因萨卡(Ahinsaka),意为「善良」、「无恼」。他是憍萨罗国大臣之子,天资聪颖,12岁就跟随一个老婆罗门修行。有一次,师父不在,师母诱惑这位俊美弟子,正直的他严词拒绝。恼羞成怒的师母就向丈夫谎称,说她被阿因萨卡非礼。这位师父为了报复,而教他:「若欲成道生天,就在城中,杀一千人,即取其右指,用线贯穿成链,挂于颈间。杀满一千人,即成正道。」当他杀到第999个人时,他遇到了佛陀,当下追随佛陀出家,也证得阿罗汉果位。他的故事印证了「放下屠刀,立地成佛」,非常有教育意义。

顺着路程,我们来到印度边境,到尼泊尔的蓝毗尼过一夜。我们分别在傍晚和清晨去了两回,幸运的是旅客不多。白色的殿堂裏以一个脚印的石座标记佛陀诞生的地方,那个地方的上端有一个佛陀诞生的壁画浮雕。我们同团的一位阿姨看到浮雕两旁各有一朵金色的花闪闪发光,起初她以为那是灯饰,和女儿确认后,才知道这是只有她看得到的瑞相,圣地是如此的不可思议。

拉玛格拉玛佛舍利塔(Ramagrama Stupa)底下埋着的是,佛陀涅槃火化后的那八分之一的舍利子,可说是世上最殊胜的佛舍利塔。拉玛格拉玛佛舍利塔(Ramagrama Stupa)底下埋着的是,佛陀涅槃火化后的那八分之一的舍利子,可说是世上最殊胜的佛舍利塔。

八分之一舍利

隔日早晨,我们去到蓝毗尼以东约八十公里的地方,叫做拉玛格拉玛佛舍利塔(Ramagrama Stupa)的地方。山坡底下埋着的是,佛陀涅槃火化后的那八分之一的舍利子,这可说是世上最殊胜的佛舍利塔。

循着一条幽静的丛林,带着悠悠的清香,我们来到这座山坡。那裏真的仅仅只是一个山坡,山坡旁长了一棵老树,老树的树枝上挂着一些经幡、佛旗和花串。这幅景象是如此的简单,却又是如此的美好。

据了解,佛陀涅槃后,印度八个国家平分了佛的舍利,各自建塔供养,Rama国是其中之一。后来的阿育王为了能让更多的人得以礼敬供养佛舍利,准备打开这八个舍利塔,然后分为八万四千分,在世界各地分别建塔供养。八个塔成功开启了七个,唯独这一座塔因龙王婉拒而没有开启。类似的记载在《高僧法显传》、《阿育王经》及《大唐西域记》皆有相近的记录。

2500多年后,我们踏上这片土地,在不同的时间,相同的空间,一起礼敬世尊,这是多么的不可思议。内心有着一股激动,我默默说着:「佛陀,弟子回来了……」

在拘尸伽罗的殿内,信徒虔诚为卧佛覆盖上袈裟,仿佛来送佛陀最后一程。在拘尸伽罗的殿内,信徒虔诚为卧佛覆盖上袈裟,仿佛来送佛陀最后一程。

从佛陀的出生,我们沿着路程来到佛陀的涅槃地——拘尸那罗。以前在教科书看到的建筑物,就实实在在地摆在我眼前,感觉像做梦一般。进入园区,热闹得有点「景点」的氛围,让我有些许失望。

那裏有一个仪式就是为殿堂裏的卧佛供袈裟。我们先在塔的外围听师父开示,然后绕塔,接着进入室内观礼,等人群散去才轮到我们。看到有人在整理卧佛的袈裟时,抖动的袈裟,让我有一个错觉这个卧佛是「活」的。

他好像耸着背说:我身上已经很多袈裟,很热了。最后,当轮到我们为披上袈裟的时刻,我没想到,这一披,眼泪就跟着也掉了下来。我有一种感觉,我竟然也来为佛陀送行了。

只树给孤独园是佛教僧伽精舍中规模最大的一个,遥想僧团曾在这个地方聆听佛陀开示,是何等殊胜。只树给孤独园是佛教僧伽精舍中规模最大的一个,遥想僧团曾在这个地方聆听佛陀开示,是何等殊胜。

感恩玄奘大师

佛陀入灭后的一千年,那烂陀成为规模庞大、名师辈出、育才无数并享誉国际的佛教最高学府。它是世界上最早的大学之一。据说在全盛时期,光是教师就多达两千余人,学生则逾万余人,其中包括来自中国、日本、韩国、爪哇以及苏门答腊等国的佼佼学者。

到后来,不论僧俗皆可入学时,修学状况就更热烈了。这裏的藏书共900余万卷,除了佛教学说和经典外,还传授婆罗门教的吠陀典籍及逻辑学、文法学、医学、数学,并附设艺术、建筑、农学,乃至治金术的修学。而为了容纳万余名师生及如此可观的书籍,实际建造的讲堂、学舍、于是、厨房等,数量之多,雕刻之华丽,更是难以述尽。各种佛教宗派在这裏沸沸扬扬地讨论了800年,然后穆斯林来了,一阵烧杀掳掠后,那烂陀也就沉寂了。

附近的玄奘纪念馆是由中国政府出资建造。纪念馆大殿前面有一座玄奘雕像,在馆内有一整面墙都刻画了唐僧西天取经经历九九八十一难的故事。整个纪念馆环境清幽,让人身心宁静。纪念馆可能会让人觉得有点沉闷,但是了解玄奘大师为佛教所做的贡献,意义非凡

那烂陀的大火烧毁了多少经书,好在玄奘于七世纪来此修学时,带了一批经典回中国,又做了那么多经典的翻译,最让人熟悉的莫过于《心经》。那一天,馆内只有我们这一团,我们一起虔跟随师父们虔诚唱诵《心经》,不知怎么的,我的眼眶又湿了。前人种树,后人遮荫,我们如今还有机会听闻佛法,怎么能不感恩呢?

菩提迦耶聚集了来自世界各地的佛教徒,大家以各自的方式意念佛陀,虔诚一念心。菩提迦耶聚集了来自世界各地的佛教徒,大家以各自的方式意念佛陀,虔诚一念心。

如此殊胜不凡

旅程的尾声,我们在佛陀成道的地方菩提迦耶逗留三天。菩提迦耶位于印度比哈省(Bihar)境内,距离现代化的迦耶城大约十六公里,距离加尔各答约607公里。我们晚间才抵达那裏,住在园觉修学中心,那是一所越南寺院。这所寺院的地理位置非常理想,走不远就是菩提迦耶了。

看到来自世界各地各个传承的出家人、在家信众涌入菩提迦耶,大家以自己的方式意念佛陀,虽然空间不大,有的打坐、有的诵经、有的五体投地大拜、有的行禅等等,互不打扰,互相尊敬,佛弟子皆献给佛陀最美好的一颗心——虔诚。我相信这些圣地,除了佛陀圆满的智慧与功德,也因为众多虔诚的心,变得如此的殊胜与不凡。

大家守次序地排队走进摩诃菩提寺大殿裏供花、供袈裟,目睹那裏负责换袈裟的出家众为释迦牟尼佛换上一缕金光闪闪的袈裟时,佛陀面带慈悲的微笑,身上像是挂着无数闪烁的星星,让人内心涌起无限的欢喜。虽然能在大殿裏逗留的时间不长,但这一幕却我心裏留下的深刻印象。

村民护送上山

隔日,为了要去鸡足山,我们一大早就出发。据说,佛陀大弟子迦叶尊者现今入定于鸡足山内,护持佛陀的衣钵,等待五十六亿七千万年后未来佛弥勒菩萨降生娑婆世界,将衣钵传承给他。过去法显大师、玄奘大师、龙树菩萨皆成到此山,这裏有一座金色佛塔,是为了纪念弥勒菩萨、萨迦叶尊者、无着菩萨而建。

前往鸡足山的路程比较远,徒步进入山区会经过一些村落,跨过火车铁路,还要登山。师父要带我们去之前,也提醒大家,那裏的人除了找各种机会服务旅客,以索取小费之外,有时候还会「触碰」女性。经过村庄,村民卖竹子给我们当拐杖,我们接着被一群男性村民、小孩及乞讨的妇女「护送」上山。

一路跟着我们村民,找机会扶我们一把,再跟我们要小费。我们不得不装着凶一点说:「Don’t touch me!」爬山时,小孩子更是联手推着你的腰,要把你推上山去。要靠这样的方式来挣钱,怎能说不可怜呢?但是我们都知道来到印度,人多的地方并不适合布施,这会招来更多的乞讨者。山上风很大,那裏有几个「常驻」的村民,等着我们膜拜和布施,这是很多圣地景点都会看到的一幕,也是他们赚钱维生的方式。

这座恒河旁的露天火化场365天没有休假,每天最少烧一百多具尸体,最多可高达三百多具尸体。这座恒河旁的露天火化场365天没有休假,每天最少烧一百多具尸体,最多可高达三百多具尸体。

最后的考验

最后一站,我们抵达瓦拉纳西。傍晚时分,我们坐着人力车去恒河边看印度教的祭祀仪式。牛、三轮车、摩托车、汽车在马路上,大家猛按喇叭,争先恐后,交通极度混乱。我想第一次来到这裏的旅客,想必也感受到这种文化冲击。

人力车夫靠着劳力、血汗来挣钱,但在恒河岸边,有人捧着印度人涂在额头上朱砂等颜料,嬉皮笑脸、软硬兼施,在额上一抹祝福,还规定要收100卢比,在在考验着我们。

隔天清早,我们来到恒河旁,准备搭上船只欣赏日出。日出的景观伴随着船夫引来一大群的海鸥,绕着船只盘旋,煞是好看。回程靠岸时,一位老先生以英文为我们解说河边的露天火葬场及火葬仪式如何进行,一位队友为大家发翻译成中文。他说:「这裏是世上最圣洁的地方,在这裏往生的人火化后,灵魂都会上天堂。」

这个位于恒河旁边的火化场365天没有休假,无论日夜一直烧遗体,每天最少烧一百多具尸体,最多可高达三百多具尸体。当老先生说道,亡者亲人从庙裏领取湿婆之火,拿着火炬和盛着水的瓮绕着木床走五圈,再摔破这个瓮,表示死者已经和这个世间切断一切的关系时,同行翻译的佛友,止不住的泪水,一颗颗滑下……

永隽法师带领印度朝圣团多年,师父说,朝圣可以让我们学习忏悔、随喜功德和发愿。旅程中我们持守八戒,在车上时,师父嘱咐我们应该把握时间念佛或静坐,他称「朝圣」是一个流动的修行场域。我们到了圣地,师父都会先为我们开示圣地背后的历史渊源和意义,我们或是绕塔诵经、或是静坐、或是点一盏灯、献上花束、点燃檀香,礼敬世尊或阿罗汉,忏悔自己是否有意无意对三宝不敬,亦忏悔自己过去所犯下的过错。同时,我们也随喜赞叹保护这些圣地古迹的圣者、大德。

这趟印度朝圣之旅,让我们走过了一条佛陀走过的路,内心是满满的感动与感恩。这是一趟心灵之旅,作为佛弟子的你我,能够来到印度,这个佛陀曾经存在过的空间,忆起佛法的殊胜,三宝的功德,足矣。

冀望我们仰赖三宝的功德,内心的欢喜,更有信心地朝灭苦的方向,继续前进。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更多评论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