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在土耳其遭遇的色.相

图、文:林苑莺| 2012-10-15
土耳其接待家庭里的小孩,长相标致,活脱脱一个小天使。土耳其接待家庭里的小孩,长相标致,活脱脱一个小天使。
另一接待家庭,各成员脸庞像模塑出来一样,轮廓分明,犹如古希腊雕像。另一接待家庭,各成员脸庞像模塑出来一样,轮廓分明,犹如古希腊雕像。
土耳其红蓝「当道」的「色相」土耳其红蓝「当道」的「色相」
古希腊Ephesus遗址以蓝、白为基调古希腊Ephesus遗址以蓝、白为基调
领队的Yelbay先生抵着大热天和守斋月禁食禁饮,在旅途中时刻不忘联络各方,打点一切。非常感恩他和同行义工们!领队的Yelbay先生抵着大热天和守斋月禁食禁饮,在旅途中时刻不忘联络各方,打点一切。非常感恩他和同行义工们!
伊斯坦堡的海景令人想起我城维多利亚港,但规模气魄宏大得多。伊斯坦堡的海景令人想起我城维多利亚港,但规模气魄宏大得多。
Isparta的山顶风光明媚,也是清新的一片蔚蓝。Isparta的山顶风光明媚,也是清新的一片蔚蓝。
蓝色清真寺里瑰丽而清雅的装饰图案,主要描绘《可兰经》经文、箴言和花草纹样。蓝色清真寺里瑰丽而清雅的装饰图案,主要描绘《可兰经》经文、箴言和花草纹样。
清真寺里见到信徒的无相布施:留下念珠,方便下一个来到的信徒随便拾起使用。清真寺里见到信徒的无相布施:留下念珠,方便下一个来到的信徒随便拾起使用。
遇上双彩虹,仿佛寓意世人有自己的宗教之外,也可接受他人有不同的宗教,并可一起为众生谋福祉。遇上双彩虹,仿佛寓意世人有自己的宗教之外,也可接受他人有不同的宗教,并可一起为众生谋福祉。

七八月天顶着艳阳烤炙匆匆走一回,对土耳其的印象,除了轮廓分明、长相端好的一张张如希腊雕像般的俏脸外,留在脑海里多多少少的记忆是用颜色贮存的。

有人喜欢蓝

土耳其最当道的颜色是红和蓝。

土耳其国旗是鲜红色的。红色是伊斯兰教的流行色,据说土耳其有百分之九十几人口是伊斯兰教徒,而此行的缘起就是土耳其一个叫「Anatolia文化与对话中心」的民间组织邀请成行,目的就是请我们这些香港佛教徒到彼邦与伊斯兰教徒作民间交流,而且管吃管住,有求必应。

至于蓝色,土耳其有一种蓝色远近驰名,甚至有「土耳其蓝」(Turkish Blue)之称,足见其代表性。他们真的很喜欢蓝。

我想说说蓝。土耳其的蓝,让我改变了对蓝色的观感,那通常并非我较喜爱的颜色。有说因为土耳其地大缺水(淡水资源)──此行就参观了地下水库古迹和干旱的石质地貌,而蓝色让人联想到水,所以很受欢迎。也因为拥有偌大的海岸线和穹苍,土耳其人成天活在这美美的蓝色中,很自然以蓝为尚吧。那里又盛产蓝蓝靛靛的绿松石,是自古以来的珍宝。土耳其特产、代表祝福的「魔鬼眼」也是蓝色的,不过是属于海水深蓝,不是「土耳其蓝」。

最大片的蓝是天上的。当走在古希腊Ephesus遗址中,深深领教了晴空万里是什么样滋味:差一点摄氏40 度高温下,天空的蔚蓝搭配大理石的雪白,反映着让人睁不开眼的阳光白花花一片……。只难为了领队的Yelbay先生和随团义工们,他们正在守斋戒,整个斋月里每天从日出至日落的时间都不吃不喝,忍耐着唇干舌燥、体力虚耗之余,还要领我们到处游逛,不时详细的讲解。他们熬着体力与耐性的考验,一心只基于信仰,想做布施,行善事,结善缘,也不求功德,令人肃然起敬,真是佛教徒很好的学习对象 。

伴随着汗湿的满目蓝白的情调,同样亦发生于棉花堡,另一个参观的景点。棉花堡那里因为有地下水涌泉,看着凉快,又可站到清澈的泉水里,倒不觉得汗臭难耐;还可见到远方靛蓝的湖泊,与九寨沟同样的钙化地貌,好漂亮的一面面镜子般。只不知该说那是湖水蓝或湖水绿,中国人常常是蓝绿不分的,像「青花」、「青天」、「青金石」等,怎么看都是蓝。

蓝色之赞歌

伊斯坦堡给我的印象也是蓝色的。她是很适合渡蜜月,或者消磨悠闲假期的地方,是世上芸芸伊斯兰教地区之中很开放、方便、发达的一个大城市。在伊斯坦堡的海滨,是划开欧陆、亚陆的深水港湾,有轻拂你的秀发的风的手──海天一色,何等令人快慰的蓝呵!教我这来自维多利亚港的人特别感到舒畅。威尼斯的水巷、巴黎的塞纳河,都叫人流连,而伊斯坦堡的港湾却更多了一重恢宏气魄,历史的厚重与今天的富丽繁荣,赋予了伊市一种缤纷浓郁的底蕴。

匆匆一行,又碍于语言,不知伊市的文艺生态如何──这是构成国际都会的条件之一,但知已有文学、电影曾以她为题材或背景,那不是没有原因的。真希望有机会钻钻她的大街小巷,闲坐一会美术馆、咖啡馆,领略一下她的当代神韵。虽然土耳其咖啡比起意大利、法国的其实一点不好喝。

蓝色之赞歌还包括Sultan Ahmed 清真寺,也称「蓝色清真寺」(Blue Mosque),她的清雅亮丽的蓝色图案,令人要对「华丽」重新定义。很难想像工艺师是如何攀到那高处,一笔一笔的绘画《可兰经》经文、贤士诗句和花草纹样,想必是怀着虔敬的心,用工笔写下对真主礼赞的衷曲,就像西藏喇嘛绘画唐卡那样的神圣心情。只是因为盛名招徕游客太多,或我心猿意马,未能静静欣赏,只是贪婪地摄像,用视觉消化她的堂皇。

倒是在另一间小小的清真寺,令我们真正感受到寺庙本有的谧静。来自俄罗斯的青年义工在小寺里为我们讲解伊斯兰教教义,又示范做礼拜的姿势。他正在香港念博士,英文相当好,因为信服伊斯兰教和响应葛兰运动(见另文),特别来做我们的随团义工,负责翻译。经他说明,原来地毯上每格洋葱形的图案刚好是一个信徒做礼拜的空间,于是集体礼拜起来时便成行成列的井井有条。

环顾四周,犹如西方教堂的天花高度,对称排列的圆穹顶,采纳天然光线的彩色玻璃窗,除了地毯和墙上的纹样外没有具象的图案,除了低矮木栏外不放置任何摆设装饰,还有举止谦逊的三三两两信徒,统统成就了一种令我们佛教徒都感受得到的简朴安静的宗教氛围。伊斯兰教本提倡仁爱、守礼,只是许多人因政治上或教义上的异见我执,言行诉诸暴力,令世人产生很多误解,也造成太多的不幸。

双彩虹的寓示

参观的清真寺中又有一间是木构古迹,令人难忘,大抵中国人看木构建筑特别津津有味。这间老寺的地毯用上土耳其蓝,配合深棕色的木构件,非常悦目,年月悠悠的,予人安详的感觉。仿佛融入了历史时空,大家不期然的放慢了脚步,悄悄话语,注意每个角落、觉察每踏步履。终于我们发现了悬吊在高处的驼鸟蛋,原来那是古时用来驱赶蛇虫鼠蚁用的,如今与老寺一起蜕变成古迹。当导游介绍木栏上的雕刻如何描画天象星宿时,我的视点散落在地毯上的一串串念珠。这些念珠倒非谁来「留位」之用,也非祈福供奉的意思,只是信徒之间的一种无相布施,留下念珠,方便下一个来到的信徒随便拾起使用。

关于伊斯兰教的念珠,每串有九十九颗珠数,因为每次要称颂真主之名九十九遍;有些较短的方便随身带着,就是三十三颗成串,念三个循环就是九十九数。一次在航班上做早课,Yelbay先生拿出他的念珠称颂真主,旁边的我用一百零八颗珠数的佛教念珠持咒课诵,虽并肩而坐却各自修行,但都一样惜缘,都愿望众生安乐。

又有一回在街头, 我拿着一串刚在礼品店请购的土耳其蓝的念珠(仿绿松石),当地人问我怎么回事,虽然言语不通但猜得出大意,我说例如用它称念六字大明咒吧,随口念几句示意,对方立即竖起大姆指,欢喜赞叹,好像遇见知音一样,很温馨有趣。

这使我想起在旅途中遇上的双彩虹。

我们本来正在高速公路上驱车赶路,开快车而遇上雷暴,天打雷霹的,不禁有点担心;不久雨过天晴,天上出现彩虹,而且是成双成对的,于是叫嚷停车,大伙儿下车来狂拍照。因为在旷野,彩虹的全身都映入眼帘,就只可惜没有广角镜头可包揽全景。看的拍的满心欢喜,大家找乐子,穿凿附会说这是菩萨祝福什么的。我倒觉得这个风雨过后的「吉兆」,还可如此演译:信仰坚实的心灵容得下别人的宗教,一主一次的彩虹就像自己的宗教和他人的宗教可以并存,而不同宗教信仰的人应可并肩同行,一起为人间送上祝福。这也许就是菩萨希望传达的意思?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