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在新年看运程的热潮中逆流谈佛法(下)

文:侯松蔚    图:侯松蔚| 2015-02-25
大孔雀佛母。唐‧不空译《佛母大孔雀明王经》、唐‧义净译《佛说大孔雀呪王经》均载,修习此尊法门,可回遮各种灾难、疾病、魔障,获诸鬼神、星宿拥护。大孔雀佛母。唐‧不空译《佛母大孔雀明王经》、唐‧义净译《佛说大孔雀呪王经》均载,修习此尊法门,可回遮各种灾难、疾病、魔障,获诸鬼神、星宿拥护。

(续上期)


阿姜查看掌纹

佛陀于《大集经》指出,星算命理是「不定法」,意思是推算结果不一定准确;阿姜布拉姆(Ajahn Brahm)曾讲述乃师──南传佛教大德阿姜查(Ajahn Chah)的一段故事:

某次,一位弟子请求阿姜查为他推算未来(大众受了民间信仰及传媒的误导,总以为高僧等于精通算命的相士),因为大家都知道阿姜是有神通的得道高僧。阿姜拒绝道:「好的僧人是不会算命的。」

那名弟子再三提及他捐了多少金钱与食物给寺院,阿姜没办法,便破例为他看掌。阿姜反覆察看弟子的手掌良久,最后下结论说:「你的未来是不确定的!」

阿姜布拉姆补充:「阿姜查并无欺骗弟子,他说的确是事实,不会有错。世间没人能够完全准确预言未来,一切都是无常不定的。这是佛法的基本理念。」

正如本文上篇所述,改变各种因缘(条件)即能改变未来,故术数预测未来准确度较低。玄学家亦承认变数的存在,否则就不会说可以「改运」。若一切都是无法改变的宿命,知道与否均无补于事,术数的价值也不大了。


武王伐纣 四获凶兆

不过,没有足够心灵素质(如意志、毅力、勇气、信心、慈悲、宽恕等)的人,只能任由宿业主宰将来,那么术数对他们便会十分准确。每一件事往往都由人为及环境因素和合造成,心灵素质高者可以凭自己的努力、良好人际关系的帮助,把人为因素的影响力发挥至最大。未到最后一刻,事情还是有改变的可能。当然,有些外在因素是任何人或术数都改变不了的,但若是正确或有需要的事情,不论结果如何,仍然值得我们全力以赴。

东汉‧王充《论衡》记载,周武王伐纣之前,请太史占卜,初得大凶,再占更凶,姜太公竟把占卜用的龟甲蓍草丢到地上,踩在上面(这在当时看是会招致不祥的举动)说:「枯骨死草,怎能预知吉凶?!」落实起兵。

西汉‧刘向《说苑》则载,周兵行军途中,一阵强风吹折了军旗,随员认为是凶兆,武王却将之解释为「天落兵」,即上天降兵助周的吉兆;军队继续前进,又遇上大风雨,随员认为是凶兆,武王谓此乃「天洗兵」,即上天为将士洗尘;太史再起卦,岂料连龟甲也烧毁了,随员认为是凶兆,武王即解释这表示敌军必灭。

商纣王令到民不聊生,为了百姓福祉,推翻他义不容辞。虽然出师不利,但周武王、姜太公凭着「不信邪」的决心,最终打了一场以少胜多的仗。可见,卜算结果并非绝对,甚至视乎你如何解释,矢志做正确的事便已足够。


见祥而为不祥 反为祸

一个缺乏心灵素质的人,无法掌控自己的生命,偏偏是这样的人才会对未来充满不确定感和恐惧,因此沉迷术数,而这又会令其更无力解决问题。世间没有人或非人可用任何方法真正帮助这样的人──有谁可以令一个不具备成功条件的人成功?这令使用术数成为一个可笑的迷思循环。

归根究柢,「人」乃「事」的核心。若占算出好的结果,你因太早满足而懈怠,亦将不会成功;若占算结果不好,你就真的灰心丧志,那更不可能成功。玄学本身也承认,凭人的心力与努力可挽回不好的占算结果。如此说来,无论占算准确与否、结果如何,对人均没太大意义。有成功条件的人仍会成功,没有的人永远都不会成功。最重要是我们能不断改进自己、克服弱点,自求多福。

《战国策》记载,宋康王之时,有人发现小雀产下类似鹰鷲的鸟。康王令太史占卜此怪事是何预兆,太史谓小鸟生大鸟,是康王雄霸天下之兆。康王大喜,自信满满地攻打其他国家,其后更得意忘形,破坏庙宇、辱骂大臣、滥杀无辜,令全国人心惶惶。齐国知道康王无道,遂出兵攻打,宋国百姓四散而不守城勤王,结果康王被杀。作者刘向批评道:「见祥而为不祥,反为祸。」(有好的征兆却做不好的事,反而变成祸害),说明了人的作为能推翻占算结果,太迷信不会有好下场。


净罪积德 即能消灾增福

有些人明白自己能把握主观因素,但也担心无法控制客观因素。然而,是否用了术数就可以控制呢?你见过毕生一帆风顺的玄学家吗?如果人皆畏苦求乐,而术数能趋吉避凶,世上又有部份人使用术数,那么现世应有一部份人没有痛苦、只有快乐才对,但显然世上每个人都有痛苦和烦恼,玄学家不见得例外,也不比别人快乐;另一方面,我们可以观察到,比较快乐的人多数是懂得如何正面思维的人,而非有甚么现实成就或精通玄学之流。

依据佛法,我们可以透过忏悔恶业、行善修持,减少外在的逆缘、增长客观的顺缘。名着《了凡四训》作者──明朝的袁了凡,本来福禄不厚,中年以前大小事情均被相士说中,幸得云谷禅师点化,发愿修心修德,行善三千,此后各方面发展均远胜于相士的狠批,福禄双全。

又《杂宝藏经》提及,一位罗汉以神通得悉其座下的小沙弥七日后必死无疑,遂叫他回乡与家人团聚。岂料小沙弥七日后回来了,罗汉入定观察,发现原来他回家途中,救了一大群险被大雨浸死的蚂蚁,以此功德续命延生。(已证圣位的罗汉也不能以神通尽悉未来变数,何况是单靠纸笔或肉眼的凡夫呢?)


改心胜于改运

玄学家也知道,掌纹、面相均会随思想及善行改变,故某一次的批算并不永远适用。古人说读书(人生道理)可以「变化气质」,提升修养后,外貌及神气亦随之变化;很多法友学佛一段时间后,顺缘增长,面相也越来越多「福相」特征(如耳珠变大)。可见善有善报,真实不虚。与其反覆推敲过去的理数,不如积极止恶行善、自净其意,创造新的幸福。

凡夫术数的力用毕竟有限,无法保证永远为我们带来顺缘,更不担保外缘顺利便等于内心快乐;话说回来,佛法虽然有增福延寿的方便,但也只是尽力而为,成功与否最终仍得看各自的善恶业报,从不确保一定满愿。事实上,万事如意是不可能的,因为一切事物的本质都是无常。

许多佛教徒孜孜不倦地进行集福免祸的「修持」,但佛法的真正旨趣,并非要令人在世间一切顺利,而是提升我们的心灵、改变世俗的思维、洞悉宇宙人生的实相──了解在这无常的世间,本来就不可能事事圆满;以平常心看待得失,从苦难中学习成长,珍惜已有的幸福,知足常乐,或顺或逆均能轻安自在。1

密法中虽有息增怀诛四种事业,但目的并非促进世间欲乐。为了消除学佛弘法的违缘,故修息灾;为有更多时间修持及利生,故求延寿;为安心向道、上供下施,故求增财;为摄受化机,故修怀爱;为度脱对圣教或众生构成极大危害者,故诛灭超度。如果只为一己私欲,不论修习何种高深密法,都不会成就;若误解自观本尊会有甚么威神、可以满足甚么欲求,只会让永无止境的欲望持续煎熬自心,徒然添加痛苦。密法的旨趣是串习净观,培养一切色相、声音、妄念本质都是清净的见地。以此思维观修,心灵方能平和轻安,这才是修行人真正的快乐。2

心念一转,坏事也有好的一面,苦中亦可作乐,吉或不吉同样欢喜,故祖师们提倡「日日是好日」。不败尊者(Mipham Rinpoche,1846-1912)引《大孔雀佛母经》云:

ཉི་མ་ཐམས་ཅད་དགེ་བ་ཡིན།        རྒྱུ་སྐར་ཐམས་ཅད་བཟང་པོ་ཡིན།
nyi ma tham che ge wa yin,gyu kar tham che zang po yin
一切日子皆妙善       一切星宿皆良贤

སངས་རྒྱས་ཐམས་ཅད་རྫུ་འཕྲུལ་ཆེ།      དགྲ་བཅོམ་ཐམས་ཅད་ཟག་པ་ཟད།
sang gye tham che dzu thrul chhe,dra chom tham che zag pa ze
一切诸佛大神通       一切罗汉悉漏尽

བདེན་པའི་བདེན་ཚིག་འདི་དག་གིས།      བདག་ཅག་ཀུན་ཏུ་བདེ་ལེགས་ཤོག
den pe den tshig di dag gi,dag chag kun tu de leg shog
愿以此等谛实辞       我等一切恒乐善

ཛ་ཡ་ཛ་ཡ་སུ་ཛ་ཡ།
jaya jaya sujaya
嘉雅嘉雅素嘉雅3

据说读诵思维如是正见,自然不受年月日时冲犯影响。谨此翻译献予读者,祝愿大家如法行持,百福庄严!




2 密法修持的概念,详见拙文〈密宗到底在修甚么?〉。

3 此处汉文乃笔者据藏文意译,唐‧义净《佛说大孔雀呪王经》译文作:「一切日皆善,众星并吉祥,诸佛大威神,罗汉除众漏,以斯真实语,愿我常安乐。」最末梵语jaya jaya sujaya乃不败尊者所加,意为「胜利,胜利,妙胜利」。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