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在产房吃团圆饭

第231期明觉   图、文:何国全| 2011-02-02

新年一直都是那么的热闹,红红春联高高挂,处处张灯结彩迎新岁。赶着回乡团聚的游子,随便转个弯,都会与春风打个照面。

多年前我太太怀第一胎时,预产期恰好落在新年后……

*******

我搂着临盆在即的太太,抚摸她那圆鼓鼓的肚皮,幻想着这个将在猪年出生的宝宝逗趣的模样,初为人父的喜悦,开始洋溢我心头。

明天就是除夕,我提早上床睡觉,这样才会龙马精神,在团圆饭桌上大快朵颐,但似乎才入眠不久,就给太太摇醒,说羊胎水破了。我心想,这家伙这么抗拒做猪宝宝吗?

一看时钟,清晨五点半。我赶忙把早已准备好的分娩用品,统统塞进车子里。启动了车,猛踩油门为引擎暖身,一副救护车司机急巴巴的模样,却良久都不见“病人”上车。我一边嘀咕一边回睡房找她。

她在洗澡呢!“现在不洗,我往后一个月都没得洗啊!”(那是守旧的风俗,坐月子时不可洗头发,免得老来风湿痛。)她慢条斯理地像皇后般出浴,我则在外干着急。脑子里忽然闪过孕妇在浴室里产子的新闻,我不禁毛骨悚然,一再催促着她。真是皇后不急,太监急。

天还未亮我们就赶抵产房,这时她已经开始阵痛了。每一次的阵痛,都使她的脸扭曲成一团。当阵痛越来越频密又强烈时,她更是痛得拿我来发泄。噗噗噗!她的粉拳如雨点般落在我身上,也猛扯我头发。她捶打的力度反映着她所承受的痛,我也因为无法分担她的痛楚而心疼着。亲爱的,你就使劲捶打吧!这也许能够舒缓你的阵痛。

一切嘶喊与痛楚,随着婴儿哇哇的哭声,转换成了无比的欢愉。亲眼看到宝宝呱呱坠地,亲手为他剪断脐带的那一份喜悦,非笔墨所能形容。

午后,岳父母送来了年菜。他们探知母子平安后,就喜眉笑眼地赶去办年货了。我俩口子就在病房里,逗着刚加入的小成员,你一口我一口地吃起团圆饭来了。太太说那是最美味的团圆饭,我自以为是亲手喂她吃的缘故,她却说:“哼!你少臭美。我是因为看见宝宝长得俊秀,胃口才特别的好。”端详着宝宝那红彤彤得像灯笼的脸蛋,高高的鼻梁,也难怪她这么快就“移情别恋”了。

除夕夜,我们一家三口就在医院里守候新年的晨曦。冷清清的病房却让我们感觉到了家的温暖。大年初一,抱着新生命回家,红包纷至沓来,让喜气洋洋的新春气息更是浓得化不开来。

另一厢,陪坐月子的大婶也忙着过年的喜庆,说暂时不来了。这可苦了我这新手奶爸。那一个星期,光是喂奶换尿布的工夫,就已把我折腾得腰酸背痛,睡不安宁。当左邻右舍燃放鞭炮时,我还紧张兮兮地掩住小宝贝儿的耳朵,免得他受惊吓。他却喝饱就睡,睡醒就拉屎尿,还频频打哈欠,一副天塌下来当被盖的样子,我不禁莞尔。

时光如白驹过隙,转眼这宝宝已经十六岁了。当年这个眼睛都还懒得睁开,却又迫不及待地要讨红包过新年的小家伙,给我们留下了一个没齿难忘的春节。每一年除夕吃团圆饭时,大伙儿都会扯着嗓子谈起一些有趣的往事,而当年在产房吃团圆饭的情景,就是我们津津乐道的其中一桩美事。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