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培养僧众 传承佛法:永惺老和尚的教育理念

文:麦农 | 2016-05-11
永惺长老(1926-2016),摄于2012年。永惺长老(1926-2016),摄于2012年。

永惺老和尚诞生东北,弘化香江。为正法久住,他一方面建寺安僧,先与定西老和尚创建东林念佛 堂,其后数十年间,陆续开创香港菩提学会、西方寺,另一方面他也兴办佛学院培养僧伽人才。此外,为利济有情,老和尚还创办东林安老院、菩提护理安老院、华 夏书院、中学以及多间幼稚园。究竟是甚么原因让老和尚发愿兴办教育呢?



不忍圣教衰


永惺长老生逢战乱,老百姓生活于痛苦中,「这些苦海挣扎呻吟的心灵,亟待宗教的慰借」。然而,那时的佛教氛围却颇为复杂。


长老年轻时的佛教,仍受明清佛教遗风的影响。「僧尼的职事更多趋向于应民间要求赶经忏、做道场,超生渡死」。由于地理环境等等因素,东北地区佛教的情况更为复杂,《菩提路上》一书形容当时的长老——「身囿一所只赶经忏,不重修行的寺庙」。


不过,由于长老出生在佛教家庭,「出家前就受佛法薰陶而起信,虽未至道心坚定」,但对眼前所见的那种随俗现象,他不能苟同。加上在增福寺接触基础佛学,让他有了「进一步上求佛法的意欲」。因此之故,长老展开了求法之旅。


前排左四永惺长老,摄于荃湾弘法精舍前。(图:《菩提路上──永惺长老传》)前排左四永惺长老,摄于荃湾弘法精舍前。(图:《菩提路上──永惺长老传》)

建寺以安僧


求法寻师的过程中,师长出于无私的关爱,提供了永惺长老良好的条件与环境,以让他能够专心学佛。老和尚心存感恩,这是他为甚么在七、八十年代,先后在香港兴办僧伽教育的原因。「我在乱世中都能承此福荫,在太平盛世中更应承传。」


除此之外,长老还为僧众提供生活支持。香港地少人多,住屋难求,不过永惺长老领导下的菩提学会和西方寺,一直坚持开放供众挂单,不单分文不收,而且尽力提供各种协助。长老宽宏心量,广开方便之门,源自一件往事。


原来当年与长老同住于哈尔滨观音寺的戒兄弟一恕法师,流落在杭州,找不到寺院挂单,最终被迫流落街头,非常可怜。「我在心中暗暗发愿,他日倘有能力拥有自己的道场,不管情况多困难,也一定开单接众。」


永惺长老(后排右二)为弘法精舍华南学佛院的第一届学僧。当时的师长为「东北三老」定西老和尚(前排左三)、倓虚老和尚(右三)、乐果老和尚(右二)。(图:《菩提路上──永惺长老传》)永惺长老(后排右二)为弘法精舍华南学佛院的第一届学僧。当时的师长为「东北三老」定西老和尚(前排左三)、倓虚老和尚(右三)、乐果老和尚(右二)。(图:《菩提路上──永惺长老传》)

不忍众生苦


不说不知,除了兴办佛学院,培养僧才,永惺长老还创办华夏中医学院,培育医疗专才,利乐有情。长老这种发心与倓虚老和尚的教化有关。


华南学佛院的学生,每天除了上课,还要修习止观。「不但如此,倓虚老和尚还打破过去只教佛学、佛理的习惯,他还教学生中医、中药和针灸等等。」倓老强调「中医是治人病,法药是治世病」,都必须学好。老和尚的教诲深深影响着永惺长老。


永惺老和尚一生以正法久住为己任,兴办教育,培育人才。这应该是出于不忍圣教衰、不忍众生苦的菩萨悲心。



参考资料:
钟洁雄、危丁明(2007),《菩提路上──永惺长老传》,香港菩提学会出版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