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大厅中的死人相

文:梁锦萍 | 2014-10-08

面对人与人之间的冲突,有些人选择逃避,有些会据理力争。奇怪的是很多人会选择保持沉默,对眼前的矛盾视若无睹。这种视而不见、听而不闻的方法,可以取得短暂的安静。但随着日子过去,未能解决的问题,终会在难以预计的时间,出人意表地爆发!

朱太五十二岁,曾过量服药自杀,由精神科医生转介到我的办公室。医生转介信写着:朱太自称「因执拾不了家居,不能为家人烧饭而自杀。」噢,天啊!我暗自回想到,我自己也不擅执拾,衣柜呀书桌呀都乱得很!至于为家人烧饭,我这半年来一直跟厨房保持距离。以我浅陋的见闻,香港不少妇女也在外进食,她们的家也不见得天天几明窗净!为甚么朱太会为这些原因自杀?于是我决定到朱太家走一趟,看看有没有线索能解破这个谜团。

朱太住的是旧公共屋邨。房子大约三百平方呎。由于板间和书柜太高,屋外的光源都给阻挡了。虽是早上十一时许,整间房子却像晚间般漆黑一片。一家四口,分别睡在「碌架床」,在狭细房子里,摆放了三个十呎高柜。朱太告诉我,这些书柜的杂物绝不能移动,否则会惹儿女生气。简单而言,房子没有一处没有杂物,据我观察,朱太能执拾而不惹别人生气的东西极之有限。

最令我惊吓的,是朱太家客厅中央,放了一幅「死人相」。相中人双眼烔烔有神,督看整个家居。朱太告诉我,相中的主角是她的老爷。十年前,在一次吵闹后,老爷跑到大门口,直跳下去死掉。整条巷子也知道,老爷最憎厌的是自己,他也一直投诉自己难相处和不尊敬他。

因为跟自己相处不来跳楼自杀,对朱太来说是老爷对她一种控诉。她立志竭尽所能,向亲友邻里证明自己是一个贤妻、一个良母,好挽回失落的面子。为了避开人家认为她「不孝顺」老爷的目光,她把自己封锁在家的四壁之内,把全副心力和希望放在相夫教女的职责之上。

朱先生没有怪责太太,他只是一味投身工作去。把悲哀放到工作去,不单是夫妻二人应付危机的方法,现在也是几名女儿采用来适应母亲患病的方法。他们回到家中,沉默地做完家务,便躲到床上温习、谈电话和阅读,避免触动朱太的不安,远离所有可能流露的不满和不快。家人在「帮手和乖巧」之余,都逃到自己的安全区,避免「冲撞」母亲,其实是传统的「孝」──令母亲快慰,不要触怒她。一方面是一种美德,但这「美德」的代价是她们无法跟母亲正面讨论出更有效的适应方法。她们不敢向母亲提出心中的建议,深怕母亲不悦。逃躲冲突的代价是,自己在辛苦工作之后,仍担着家务的琐事,心里却越来越为此烦扰,压力增加至不能忍受时,便黑口黑脸,有时索性离家,好消减压力。久而久之,朱太觉得被家人疏远,萌生自毁念头。

小家庭跟大社会很多相似的地方。只要一家人一起勇敢地面对过去的错失,仁慈地包容和放下心中的的纠结,朱太的家庭便可以快乐地生活下去。今天我们的社会,虽然已经爆发了冲突,只要我们面对彼此的差异,细心耹听大家的苦衷,建设性地讨论问题,也极有机会成为互相和解的转捩点。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