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大恩言谢──上师三宝恩与父母众生恩

文:Lozang Hau | 2014-08-20
格鲁派《上师供养》资粮田。资粮田是观想在自己前方的圣众大集合,包括所有佛、法、僧三宝,上师、本尊、空行三根本。行者向着圣众作顶礼、供养等以累积资粮。格鲁派《上师供养》资粮田。资粮田是观想在自己前方的圣众大集合,包括所有佛、法、僧三宝,上师、本尊、空行三根本。行者向着圣众作顶礼、供养等以累积资粮。

藏  文:བཀའ་དྲིན་ཆེ།
罗马拼音:ka drin che
汉文意译:感恩

(按:k为不送气清音,念如普通话的g。)

笔者曾介绍过藏语「多谢」的说法是「大悲」,[1]除此之外,还有另一句话可以表达谢意:བཀའ་དྲིན་ཆེ།(ka drin che)。བཀའ་དྲིན (ka drin)是「恩德」,ཆེ(che)是「大」,合起来即「大恩」,意思类似我们所说的「感恩」。


三恩上师

藏族十分重视知恩报恩,尤其是译师翻译佛经、上师传授佛法的恩德。因此,藏传佛教的祈请文或赞颂文中,经常出现「大恩上师」、「具恩上师」等词语,尤其赞叹对自己「具三恩德」的上师。所谓「具三恩德」,就显乘上师而言,是授戒、口传、导引;就密乘上师来说,是灌顶、解说密续、赐予窍诀 (或灌顶、口传、导引)。

总之,我们没福缘亲见佛陀,端赖上师才有机会闻法,更必需上师授权才能修习殊胜的密法,故上师的恩德无与伦比。正如藏传佛教广泛传颂的一首祈请文所写道:「功德虽然等同一切佛,恩德尤胜诸佛之怙主、根本上师尊足前祈请……」


铭记点滴恩德

「具三恩德」的上师固然是「大恩上师」,但即使只教过自己少许东西的上师,也不容忽视。道次第传承祖师Drubkhangpa Geleg Gyatsho (1641-1713) 修法时,最初没有把教他识字的喇嘛观想在资粮田中,故修了多年仍没有效果。他请教其根本上师,后者问他是否观想资粮田时遗漏了某位上师,于是他把那喇嘛补进去,很快就生起觉受。

汉传佛教徒普遍重视皈依师,许多藏传佛教的汉人弟子也以为曾听受其讲经、传法、灌顶的上师,仍不是自己「师父」,只有传授皈依的才是师父。其实,在藏传佛教的观念中,举凡曾从其听经闻法、领受窍诀、接受灌顶者,无不是上师。《道次第甘露藏》曰︰「等同一偈字数劫,供养亦难报师恩;遑论开示全圆道,如此恩德谁能量。」从其得受一偈者,亦当视为上师而报恩,为自己传授完整佛法者更是恩重如山。


谨慎择师

密乘对师徒关系尤为严格,双方授受灌顶,师徒身份随即确立,须要持守许多誓戒(三昧耶)。固然,只有指出自己心性的那一位,方为根本上师,但不可否认其他曾传授密法者亦为上师之一。《黑降阎摩续释难》云︰「设唯闻一颂,若不奉为师,百世生犬中,后生贱族姓。」因此,藏传佛教经常强调传授与接受密法者,必须先观察对方是否具格。一旦授受密法,任何一方若有违师徒责任及誓戒,即成重大恶业。


众生皆为具恩父母

不仅上师有恩,佛教认为上师以外的所有众生,都对自己有恩。因为我和其他众生从无始以来已轮回过多生多世,每一世都有父母,那么每一个众生都必定曾在过往生中充当我的父母;每一生的父母,都与今生父母一样,对我有劬劳养育之恩。因此,藏语中有「众生皆为具恩父母」之说,主张我们孝顺现生父母之余,还应善待其他非亲非故的一切众生,以报答彼等多生多世的恩德。


观功念恩

藏传佛教重视敬师,《菩提道次第广论》记载了许多调整自己心态、对上师生起虔敬的方法。为何要这么刻意恭敬呢?弟子的恭敬心对上师本身并无直接好处,真正受益的其实是我们自己。因为凡夫多生多世以来串习我执、我爱,一般都须要通过向另一对像象的虔敬,才能摆脱「我」的束缚,打开自己的心。再者,佛法修持的成就,很大程度也赖于弟子的信心。

对上师生起虔敬的其中一个方法,是「观功念恩」,即只看上师的功德、不看其错误,只忆念其恩德、不想其过失。这是指弟子依止某位上师后的应有态度。在未依止该上师前,弟子应该善意地审视对方传承是否清净、佛法学问和修持如何,确定其具备上师资格后,才前往依止;依止后便不应怀疑或毁谤上师,否则将导致极大恶业。然而,我们凡夫总是看到别人的过失,与上师相处久了自然会觉得对方有不足,这时「观功念恩」便派上用场。

不啻宗教层面,「观功念恩」更被应用到日常的人际关系上。当我们发怒时,双眼可能完全被怒火遮盖,脑内充满所瞋恨对象的不是,完全想不起对方的优点,渴望打击之而后快……若能「观功念恩」,例如当因为某一个人的缺点而讨厌他的时候,回想他其实也有一些优点;当因为某一个人的恶行而怨恨他的时后,回想他其实也做过一点好事。那么,瞋恨便可能得以消解,人与人之间许多冲突亦能幸免。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