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大体老师留下的另一个思考──现代医患关系

文:akch    图:采风电影有限公司、陈志汉| 2015-10-21
对于台湾的医科生来说,大体老师并不是教具,是他们学习生涯裏的恩师。对于台湾的医科生来说,大体老师并不是教具,是他们学习生涯裏的恩师。
解剖课完结,医科生们出席林太太的葬礼。解剖课完结,医科生们出席林太太的葬礼。
解剖课开始前,林先生把太太的照片找出来,准备与医科生们见面。解剖课开始前,林先生把太太的照片找出来,准备与医科生们见面。

又是一个小巧合,采访关于大体老师的纪录影片《那个静默的阳光午后》放映后不久,笔者偶然重看日本电影《大病人》(1993年,伊丹十三导演)。故事中一位电影导演得了癌症,他将近离世时重新审视自己的人生;然电影对现代医疗制度中的医患关系也有很深刻的描写──与《那个静默的阳光午后》中导演陈志汉(Maso)想要带出的其中一个议题不谋而合。



大体老师与医科学生


Maso追踪拍摄的大体解剖课程有一个很特别的传统,相信不会出现在台湾以外的地方:医科学生必须在开课之前,先拜访大体老师的家属,透过家人认识大体老师。片中大体老师林太太的丈夫,向到访的医科生展示妻子的照片──她生前是一个怎样的人、曾经过着怎样的人生──望着照片中正在做瑜伽的老伴,林先生突然哭了起来。年轻的医科生们大概首次面对这种情况,顿时显得有点不知所措。


Maso一开始想要探讨的,也是映后问答环节上观众最感兴趣讨论的部分:如果医科学生不认识林太太的话会不会更好?「当遗体变成了相熟者时,要怎样去解剖?但如果这课程不需要去认识大体老师的话,影片就没有那么值得去拍摄了。」Maso觉得这是学校的出发点,大体老师不只是一个教具,让学生知道「老师」奉献身体去教导他们是很重要的。


放映当晚有些医科学生特意来观看这部影片,席上也有一位在香港大学教医学伦理的台湾老师分享感受。他认为这做法在学理上是有意义的,眼前的大体老师,正正提醒他们,人的情感如何透过复杂的身体构造和神经产生;这防止医科生过于感性、给情绪淹没理性思考。Maso拍摄出医科生们理性地学习、完成解剖;情绪却留在课后才表达出来──缝合「老师」并跟她握手道谢,甚至会在学期完毕后去拜祭。他发现学生原来一直对大体老师心存感激。



医生与病人


「治疗时的理性(思考)以及对病人的情谊,两者并存的话,医疗才是比较完善的。」影片除带出生死、遗体使用权等议题外,也希望点出医生跟病人之间的关系。Maso认为如眼前病人是相熟的,医者会跟医治陌生人时有不一样的表现;对病人来说,生病时也会想找认识并了解自己的医生医治。在台湾,大体老师的概念就是这样,面对的遗体若是认识的,医科生会更用心地对待他。将来成为医生时,也会好好跟病人建立关系。然而,在全民健保制度下,资源错配导致医院设施、医疗人才及技术供不应求。医生没办法先了解病人,就得直接去医治。病人与医生间的不良沟通,衍生很多医疗纠纷;所以导演才希望透过大体老师的教学去讨论这个问题。


死亡对很多人来说仍是一个忌讳,不过近年大众多了这方面的思考和讨论。除了文首提及的电影外,笔者最近又因为某些原因接触到陈晓蕾主编的《死在香港》系列,当中刚好也有谈及死亡与医疗和社福制度的关系;书本更以不同角度探讨香港的死亡问题。如果对以上题目感兴趣,不妨一读。



延伸阅读:

关于所有人的生死课──《死在香港 流眼泪》

身后事的百科全书——《死在香港 见棺材》



《那个静默的阳光午后》(2014 )

目前的版本为参赛新北市纪录片奖的十五分钟短版,故事只说到解剖课开始之前;完整九十分钟长片版由于剪接需时,预计明年年底才可以上映。接下来导演打算先将林先生与太太之间的故事浓缩成二十五分钟作放映。


《医院》(2015)

Maso今年另一部入选新北市纪录片奖的影片,讲述一间地区医院受健制度影响,因经营困难而面临转型;当中也涉及台湾医疗制度的议题。


关于这两部影片或导演其他作品的最新消息,可留意「旧视界文化艺术」专页:
https://www.facebook.com/theclassicvision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