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天台判教与修行实践

文:郑紫薇 | 2016-04-11
(图:Pixabay)(图:Pixabay)

天台宗常被誉为「教观双美,解行并重」,「教」之建立是智顗大师依其所证之法华三昧来诠释《妙 法莲华经》,继而写成《法华玄义》与《法华文句》。「观」则为他将其自身相应于《妙法莲华经》所证悟之圆顿止观法门写成《摩诃止观》。由此可知天台教学之 理论本身便已经具备了「实践」之意涵,而智顗大师「五时八教」之判教系统便正正为此理论之架构基础。因此笔者为大家介绍天台宗之判教体系并不纯綷是义理上 的分析,而是希望借此来探讨其对我们于修行实践上的启发。


「判教」又名 「教相判释」、「教判」,是对各种佛经进行总结、分类,从而判定其类别及地位。早于印度时的经论,已经有对教乘的判别,如《解深密经》的「三时教」、《涅 槃经》的「五味教」及《大智度论》的「三藏教」和「摩诃衍」等等。及至于西元前一百年前后,中国通行西域的丝绸之路被打开,各种大小乘经典便随着往来的商 旅传入中国1。 当时在中国的佛教徒,由于对印度佛教发展历史背景缺乏认识,只可从义理上去理解,因而产生不少误解,甚至认为义理间存在着冲突。于是在吸收接纳印度佛学的 过程之中,中国佛教学者便开始以判教的方式来整理及反省这些佛经文献。及至魏晋南北朝期间,就有所谓「南三北七」之判教说流行于世。当时智顗大师以其对 《妙法莲华经》中所蕴含的「会三归一」、「开权显实」与「发迹显本」之理解与诠释,对此十家之说进行了取长舍短的批判,最终建构成为其最为紧密完备之「判 教相」理论──「五时八教」2。这是从三个角度来进行判释 : 「五时」是以说法时期来划分;而「八教」就分别为「化仪四教」及「化法四教」,前者为说法的四种形式,后者则为说法内容的分别。



「五时」与「五味」


有关「五时」与「五味」的内容,主要是记载于被称为「天台三大部」之一的《法华玄义》卷一之中3。这当中用到的日照「五时」和牛乳「五味」的概念,前者出自晋译《大方广佛华严经》卷三十四〈如来性品〉的「四照」说4;而后者则采自《大般涅槃经》卷十四〈圣行品〉的「五味」说5。所谓「五时」,是将佛陀说法分作五个阶段 : 华严时、鹿苑时(又称阿含时)、方等时、般若时、法华涅槃时,并将各种教法归入此五个阶段之中;再配以「乳、酪,生酥、熟酥、醍醐」五味作为比喻6



(一)「华严时」


「五 时」的第一时为「华严时」,是佛陀说法的第一个阶段,所讲的是他在禅定中证取诸法实相的最高华严境界;对象为根器深厚的大乘大菩萨,结集后就成为《华严 经》。因此《华严经》为最高圆顿之法,并不能契入根机薄弱的众生。这种先说华严高妙的教法予顿根受众,就被比喻为太阳初出,先照高山(大乘大菩萨)而未照 及平地幽谷(小乘人)。


于「五味」而言,如从牛出乳,为「乳味」。将「华严时」比喻为乳味,是因为《华严经》虽为最高深的经典,但未必适合所有人的口味,所以不是圆满无缺之教,仍有度众不尽的缺陷;就有如未经调制的生牛奶未必能为所有人饮用一样。



(二)「鹿苑时」 (「阿含时」)


第二时为「鹿苑时」,此为佛陀说法的第二个阶段。所宣讲的主要是原始佛教的教义,如四圣谛、八正道及十二因缘等;当时说法的地方名为鹿野苑,所以此时被称为「鹿苑时」。后人将佛陀这时所说的教法加以整理,辑成《阿含经》,所以这个时期又称为「阿含时」。这些经典就像太阳升起已经有一段时间,可以照到两山(菩萨)之间的幽谷(杂在菩萨中的小乘人);又像乳酪一样,乃是牛乳的初步制品。



(三)「方等时」


第三时为「方等时」,「方等」(Vaipulya)又可译为方广,即平等方正,是佛经的一种形式。这时佛陀不但讲小乘法,也宣讲大乘佛法,可以说这阶段是由 小乘教法过渡到大乘教法的时期。佛陀在这个阶段为了适切地教化根机不同的众生,所以施设了种种方便的教法,而听者就其自家的性向及知解的不同,便得到相应 的了解。有关的经典包括《思益经》、《维摩诘经》、《金光明经》及《胜鬘经》等;除了《思益经》外,其他都为大乘经典,大都以大乘的立场来批评小乘,希望 引导听者由小乘转入大乘。以「五味」来说,经过「乳」、「酪」这两个阶段,成为了更加成熟的「生酥」。



(四)「般若时」


第四时为「般若时」。这时佛陀正式宣讲大乘佛法,特别是「般若」思想,专门发挥「色」及「空」的义理,是「声闻」、「缘觉」及「菩萨」(包括大乘和小乘菩萨)等三乘人所必须共学的法门。此时期说法历时甚长,「般若」系的文献就属于这时期的教法。经过了「般若」思想的融通淘汰,众生的根器更趋成熟,就如牛乳经「乳」、「酪」、「生酥」等三个阶段的调制后,便成为更可口的「熟酥」。比于一日,为「禺中」(日在巳时为禺中)。



(五)「法华时」


第五时为「法华时」,是佛陀说法的最后一段时间,当中先宣讲《法华经》的义理,历时七年,重点在阐说「权实」的问题。所谓「权实」,即讨论权宜方法与终极目的之间的关系,说明佛陀因应不同的情况、对象和环境,进行不同的说法。这些都是权宜的方法,目的是要引导众生证入诸法实相之终极目标。第二阶段为佛陀入涅槃前所说的教法,主要发挥《涅槃经》的思想,专讲佛性的性格及涅槃的境界。比于一日,如日轮当午,罄无侧影;比于「五味」,则为最上乘之「醍醐」。经第四时「般若」共法的融通淘汰后,众生诸根成熟,因此以《法华经》之一乘教法来开权显实,发迹显本,宣说圆顿究极之教法。众生虽然各各不同,但都能因《法华经》而得到与如来成正觉相同的圆实教法。



小结


智顗大师以「五味」、「五时」来建构其判教系统,一方面是表示佛陀的一代圣教是依五时教的次第而逐渐成长;另一方面亦展示这圣教是依众生的根机而次第趋于圆熟。依着《妙法莲华经》中「开权显实」之思想,「五时」中的前四时皆为「权法」,都为最后到达「法华时」──「实法」之有效历程。「权」为方便,「实」即真实;适合于某时的教法称为「权」;究竟而不变的教法称为「实」。方便权巧的教法名为「权法」,真实究极的教法名为「实法」。智顗大师这样来说判教问题, 其分判重点并不在于说明这些经典在历史时间先后之次序,而是在于彰显佛陀如何因机设教,以及修行者如何层层转化升进。种种经典都是佛陀的教法,而每一类经典都有其特定的功能及对象;所谓高低只不过是因应众生根器之不同的一种区分。如果能够这样理解智顗大师之「五时」、「五味」判释,我们于实践修行时,便能以开放之胸怀来接纳不同的系统,更不会排斥其他自己未能契应之经典。



五时五味表解





1 佛教传入中国时并未根据印度佛教发展之先后时序,而是大、小乘经论一齐传入。

2 「五时八教」这个结合名相,其实并非由智顗大师提出。最初出现在荆溪湛然的《法华文句记》:「种种之言,亦不出『五时八教』。」(T34,171c) ; 而「化仪四教」及「化法四教」这两个名词,最先见于荆溪湛然大师的《止观义例》:「教虽有八,顿等四教是佛『化仪』;藏等四教是佛『化法』。」(T46, 448c) 不过,智者大师于《法华文句》中曾说:「先佛有渐、顿、秘密、不定等经;渐又三藏、通、别、圆。今佛亦尔。」(T34, 3b) 由此可知于智顗大师之时已经有这种分类,只不过没有一个特定的结合名相而已。

3 见《法华玄义》卷一 (T33, 683b-683c)。

4 《涅槃经》的「五味」说:「譬如从牛出乳,从乳出酪,从酪出生酥,从生酥出熟酥,从熟酥出醍醐。醍醐最上,若有服者,众病皆除,所有诸药,悉入其中。…… 佛亦如是,从佛出十二部经,从十二部经出修多罗,从修多罗出方等经,从方等经出《般若波罗蜜》,从《般若波罗蜜》出《大涅槃》,犹如醍醐。言醍醐者,喻于 佛性;佛性者,即是如来。」(T12,449a)

5 晋译《华严经》的「四照」说:「譬如日出,先照一切诸大山王,次照一切大山,次照金刚宝山,然后普照一切大地。⋯⋯如来亦复如是,先照菩萨摩诃萨等诸大山王,次照缘觉,次照声闻,次照决定善根众生……然后悉照一切众生,乃至邪定,为作未来饶益因缘。」(T9,616b)

6 古代的印度人把牛乳分成五个等级来譬喻渐次递升的五种修行境界:

5) 醍醐 (ghṛta)

4) 熟酥 (sarpirmaṇḍa)

3) 生酥 (navanīta)

2) 酪 (dadhi)

1) 乳 (kṣīra)


作者 - 郑紫薇
年过半百才与佛结缘,但既然找到了,就只须朝着这方向一直往前走。现正修读香港大学佛学硕士课程,虽然奔波于生活与学习之间,但以佛法为皈依,得乐、自在。专栏【法相津涂】、【天台词组】作者之一。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