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天才的悲剧

文:林碧君| 2014-02-21
威廉士‧薛特斯(William Sidis)威廉士‧薛特斯(William Sidis)

  这是一个关于可能是历史上IQ最高的人的故事。


  威廉士‧薛特斯(William Sidis) 生于一八九八年,父亲名叫波里斯‧薛特斯(Boris Sidis) 。波里斯是一位俄国借犹太人,在十九世纪末期因为俄国有大规模的反犹太人运动,被迫离开家园移居美国。波里斯本身是一位天才,他移民美国后才学习英语,只需短短四个月,英语已经和美国人一样地流利,然后半工读地在一年内完成四年的学位课程。他钻研心理学,是着名心理学家威廉士‧詹姆斯(William James) 的弟子,超速地拿了博士学位后,便在大学任教心理学,研究病态心理学,着名的《病态心理学期刊》(Journal of Abnormal Psychology) ,便是波里斯一手创办的。


  波里斯相信人人都是天才,认为只要引导有方,便能够把人脑的潜能完全发挥出来。在《天才与庸才》一书中,他批评社会忽视早年的教育,把幼儿脑中的潜能扼杀掉,使大部分的人都变成平庸之辈,而这些平庸的大多数在长大后,反而视他们平庸的智力为「正常」,倒过来歧视那些能够把脑潜能尽量发展的少数天才人物,让天才无法发挥创意及影响力,严重妨碍了世界的进步。


  波里斯在美国学了英文四个月便成为英文教师,负责教新移民英文。他在班上结识了聪明的女学生莎拉,她亦是第一批考入哈佛医学院的女生。莎拉十分佩服波里斯的才华,谈了一会恋爱后便结婚了,尽管波里斯坦白告诉莎拉他的经济状况不大好,而且可能一生都只能当一位穷教授,但当医生的莎拉并没有嫌弃他。


  婚后不久,儿子威廉士‧薛特斯便出生了。本身已是智力超群的波里斯和莎拉很用心地教育儿子,认为人人皆天才的波里斯更誓要把儿子训练成天才,以证明自己的心理学理论是对的。当威廉士还睡在婴儿床,波里斯便已经用字母积木教儿子认字;六个月大的威廉士已经可以说单字;未够一岁已经可以说出完整句子;十八个月大便可以阅读《纽约时报》及百科全书,还懂得运算简单算术;三岁便懂得写信。其后威廉士靠自学而精通拉丁文、希腊文、俄文、法文、德文、希帕莱文、土耳其文、亚美尼亚文等等最少四十种语文,相传他能够在短短一日之内便学懂一种语文。


  除此之外,威廉士还在六岁至八岁时写成四本书,并创造出一种语言。他在七个月内完成小学课程,然后在六星期内完成了所有中学课程,在八岁时他已经通过了麻省理工的入学试及哈佛医学院化的解剖学考试。但要等到十一岁才获准以「特别生」的身分在哈佛攻读数学、天文学、语言学、政治学及运输管理等等。在十六岁时便在赖斯大学出任数学系教授。


  曾有专门研究智商测验的心理学家,估计威廉士的IQ,应该是在250-300之间。然而更多心理学家认为,用智商测验来评估威廉士是没有意思的,因为威廉士无论做哪一种IQ测验,都会得到满分──这等于说,根本没有测验可以知道他的智商到底有多高,但毫无疑问地,所有早年接触过威廉士的学者,都会认为他是一位不折不扣的大天才。


  威廉士非凡的智力表现,是否证明了他父亲波里士的理论是对的?


  实际上,小威廉虽然成为美国有史以来最年轻的教授,但他却只任教了八个月便辞职不干了──因为他虽聪明绝顶,却毫无社交技巧,不懂与人相处。早在哈佛时,已同学被视为「怪人」,不受欢迎。他孤芳自赏,喜欢独处,讨厌和别人谈话及交往,而旁人亦觉得他说话过于抽象及理论化,内容太学术,难以理解,而且很少涉及个人的情感,总给人冷漠的感觉。


  即使在学术讨论的场合,小威廉亦过于维护自己的观点,不愿意倾听别人的意见,认为别人都是庸材,不会明白天才(自己)的洞见,不肖和人家辩论。他自我中心的态度自然开罪了很多人,遂惹来很多的嘲笑及抨击,使他无法在哈佛混下去。父母知道后,便靠着人脉关系,把小威廉转送去赖斯大学任教,企图远离哈佛的人际压力。但小威廉同样不受学生欢迎,学生们无心听课,只不断地抨击他挑他的错处。八个月后,小威廉终于忍受不了学生的杯葛,愤然辞职回到波士顿老家去。


  失去大学教席后,小威廉重回哈佛大学攻读政治学,他欣赏共产主义学说并变成一位社会主义运动家。他支持苏联的革命政府,曾多次参与左派发起的反战示威游行,并因此而被捕,判署入狱。他发表了很多政治宣言,并草拟了一个理想社会的宪法,强调要建立一个免于恐惧的、最大程度保障个人自由的社会。在他参与社会运动的时候,他结识了一生人中唯一的情人科妮(Martha Foley) ,她也是社会主义者,跟小威廉是「同志」。


  小威廉的父亲波里斯知道他热衷于搞政治运动后,非常生气,父子关系破裂。而在此之前,他和母亲莎拉的关系也早就破裂了,因为莎拉对他期望很高,管束甚严,事无大小都要而只听她的话去做,喜欢独处、热爱自由的小威廉自然忍受不了。


  小威廉到处宣传社会主义,企图搞共产主义革命,成为FBI及警察局的「注意对象」,曾被捕多次,但由于父亲波里斯疏通有力人士,多次免于入狱。其时波里斯早已成为一位精神病专家,开设一所精神病疗养院,他觉得儿子越搞越不像话,便暗中派人把小威廉绑架,强行关押在精神病院内,不断被喂药物作「治疗」。「治疗」持续了约两年,由于害怕父母会没完没了地治疗他的「精神病」,小威廉不得不逃跑。


  离家后的小威廉,一直在美国四处流浪,靠做散工(会计员等)过日子,每份工作都干不长,尤其是每当雇主发现他就是鼎鼎大名的那位「神童」后,他便立即辞职躲起来。流浪期间,他写了多本书,在一本谈论天文学的着作中,他预言了黑洞的存在,比后来的黑洞理论早了二十多年;亦有科学家从他的着作中,发现他早就理解量子力学,比物理学家波尔早了多年。


  传媒一直没有放过小威廉,不断跟纵他,报导他的「苦况」,对他品头论足,为吸引读者看「天才的下场」,甚至夸大他在事业上的失败。小威廉痛恨传媒,常跟传媒打官司,却无法阻止传媒骚扰及羞辱他。


  小威廉后来重遇科妮,却没有发展进一步关系。科妮其后和另一位男士结婚生子,小威廉便一直把她的照片藏在身上,偶然拿出来「单恋」一翻,回味过去。他被家人所排斥,有家归不得,身体很快垮下来,患上高血压,四十五岁便因脑溢血英年早逝,相传一生孤独的他一直保留着科妮的照片。


  小威廉以他不幸的一生,向世人(尤其是为人父母者) 展示了一个深刻的教训──单方面追求IQ,忘记了培育EQ,最终可能演变成一场悲剧。



作者简介


  林碧君,临床心理学家,中大哲学系毕业,港大佛学硕士,专研成瘾行为,于志愿机构工作及在大学讲课。





标签 :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