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失恋自作业》观后感

第312期明觉   文:心田| 2013-10-02

这是一套可以帮人拆墙的电影。


我想人人都是有些疯癫的,否则不会诞生在这世界上了。既然出生了,想生存下去的话,总得设下一些防卫机制吧!讨好、指责、超理智、打岔等技俩可以免受当下的压力,却不得不忽视自己或无视别人,造成一堵一堵的墙。你试过行尸走肉的感觉没有?


精神失常可能是人试图解决问题而走错的岔路。男主角柏的婚姻生活乏善可陈,因为他一直都没好好生活,不自觉地与情绪病搏斗。太太红杏出墙,他打得第三者半死,这是一个爆发点。其实他一直忠于父亲,自然地学似他的沉溺及暴力。老好罗拔迪尼路!演出炉火纯青,非常的准确,没有抢戏,看得好舒服。他对儿子哭着表达后悔没在他小时候多陪陪他,现在将一生积蓄押在他身上,只愿他精神康复,可以好好生活。父子之间的爱流通了,一堵墙倒下。之前柏半夜大发脾气,被父亲打,他没还手,怕一失手会打死他。他明白父亲已经尽力做到他可能做到最好的了。


天芬妮质问他:「你爱听哪些性经验?我向你打开我心坦诚分享你却批判我?你伪善、虚假,自以为优越,不过是比我较高级的精神病人。你根本没有真真切切的生活过!」 之后柏就跟她学舞了。他回归对身体的意识,培育专注力手、纪律、和别人合作的能力。也一步一步放下自己和自己之间的墙(譬如对自己的怀疑,不接受自己)。天芬妮是一个翻过筋斗有过深刻体验的人,能够全然接受自己,所以非常性感美丽。


柏对天芬妮一见倾心,却苦苦逃避挣扎,拖延示爱。他一直眷恋着前妻,猛地装备自己务求复合。他重复了一种远距离的爱情,就像他爱他那满怀忧虑的母亲,中间有依赖,也不时要保持一段距离。


柏的兄长一见弟弟的面,不住表示自己各方面都比他优越,所以怪难为情没去精神病院探他云云。柏却一把抱着兄长说:「我爱你!」在球场遇到骚动,柏本来勒住自己,但为了保护兄长忍不住出手了,且是狠狠的!


柏和天芬妮是在朋友的家认识的。两人一开口,非常真,却彼此刺伤,直至谈到精神科药物,二人如数家珍,共鸣同感,谈笑甚欢﹔却令主人感到不安。好笑是这个朋友把未能处理生活压力的难题向柏倾诉,向他寻求支持。


柏和天芬妮的舞蹈最后赢得5分,阖家及家族的朋友都高声欢呼,其他参赛高手拿更高分举也不及他们高兴。因为他们不只赢了赌局,也赢回了踏实生活的感觉。墙已拆下,迷思也终止﹔大家都更能和自己亲近,更裏外一致、敢去相信自己是被爱的。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