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失乐园

第251期明觉   文:小西| 2011-06-22
The Meeting, or The Meeting, or "Bonjour Monsieur Courbet" , 1854, by Gustavee Courbet
悉达多太子出游四门(一)悉达多太子出游四门(一)
悉达多太子出游四门(二)悉达多太子出游四门(二)
悉达多太子出游四门(三)悉达多太子出游四门(三)

最近几期提到「游客」和「旅人」之别。简言之,「游客」通常会于短时间内完成行程,并赶回出发的原处;他们通常是保守的,他们对自己所属文化的一切照单全收,不会质疑;「旅人」则会经年累月的,由一个地方漫游至另一个地方,毫不着急,他们比较开放,会通过比较异文化与自己所属文化的异同,躬身自省。当然,同样是「游客」,与之相关的「游客文化」也会因地而异。试想想不同地方出版林林总总之旅游书,便可知一二。

不知道大家有没留意,同样是旅游书,与英语世界的旅游书(例如Lonely Planet)相比,台湾与香港出版的旅游书明显地薄一些,而彩图也多一些。固然,不管中文还是英文的旅游书,地图其实足以让身在异地的游客,按图索骥,到达目的地。但对于习惯了以图像认知和思考的华人来说,主要由记号所构成的地图,可能还是略嫌抽象,所以中文旅游书以文字介绍某地方之余,总是不忘「图示」,以确保游客们真的能够「按图索骥」。与此相对,像Lonely Planet那样的旅游书,除了地图之外,图像基本是可省则省,而关于某地方的旅游资料,则完全依仗详实的文字,娓娓道来。

或许,中文和英文世界的旅游书所反映的,首先是面对异文化的态度差异。「按图索骥」迹近功利,凡事精心计算,不容有失,更接近游客的心态。与此相对,虽然像Lonely Planet那样的旅游书,也提供了大量的资料,但因为以文字为主的介绍同时容许了想像的空间,所以也为「旅人」提供了「冒险」的乐趣。

我之所以这样强调「冒险」的重要性,除了因为「未知」的乐趣外,更重要的是,空间与文化的转移,也委实能够为我们「开眼」。记得中国知名学者孙歌在她的散文集《求错集》中提到,一次因为心情特别好,所以特别舍北京的公交,而改用自行车出外。但可能因为习惯了公交的空间与地理认知,单车上的孙歌在北京的小巷胡同中迷失了。虽然原定计划延误了,孙歌却并没有为此而叫苦,反而有意外惊喜:因为迷路而走进她平日没有到过的地区,碰见她平日没有机会遇上的人事。

佛陀在二十九岁时因为出游四门,分别碰上老人、病人、死者和修行者,从而走上求道之旅,他手上拿着的,大概不是台湾与香港出版的那类旅游书,也不是Lonely Planet,而是两手空空──「等着瞧」!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