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她用一张纸教懂我 ——专访九旬江淑娴(江妙吉祥)女士

文:李玉樱    图:佛门网,部分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2014-12-24
(江妙吉祥居士认为学佛最重要是博学,充实知识后要把德行变得圆满,知行并重才是最重要的。)(江妙吉祥居士认为学佛最重要是博学,充实知识后要把德行变得圆满,知行并重才是最重要的。)
(江妙吉祥居士曾为不少来港法师作粤语翻译,图片摄于香港东莲觉苑。)(江妙吉祥居士曾为不少来港法师作粤语翻译,图片摄于香港东莲觉苑。)

「虚云老和尚一见我便问候道︰『你吃过饭没有?』我说︰『我听不明白你在说什么。』旁边的人便纷纷问道︰『你不会听国语,怎么能当法师的翻译?』我答︰『他说佛经我便会听得懂!』」

现年九旬的江淑娴,又称江妙吉祥居士,十三岁便开始讲经;不谙国语的她,却曾当倓虚法师、定西法师、洗尘法师等等的粤语翻译;60年前,协助罗时宪教授撰《佛经选要》。她更为东莲觉苑申请佛学会考科,撰写第一代佛学科课本《中学佛学教科书》,现为加拿大东莲觉苑(下称加苑)董事局成员之一……光听这些经验,不难理解她是位在佛教界很有份量的人物,但她最震撼我的,却是她捏在手中的一张纸……

在加苑刚过去、每五年一度的水陆法会里,看见江居士提着拐杖参加内坛法事。笔者请她分享对水陆法会的感想,她最初婉拒,经不起再三的请求然后答应了。七天的水陆法会中,我们断断续续进行了几次访谈;第二天见面,她递给我一张纸,上面工整的列印着她以中国文化的角度看水陆法会的感想(见另稿)︰「我昨晚写的,现在年纪大记性不好,我怕老是重复的说就写了个大纲。」接过她手上的那张纸,不免被她的诚恳和认真感动。她矮小带着弯弯脊椎的身影,却让人油然生敬。她用身教感染着身边的每个人。

2011年是《佛经选要》出版50周年,江居士回忆起她参与由罗时宪教授担任主编的「佛经选要编纂委员会」 ,其他成员还有刘锐之和刑述之,当时她还在念书,几人就在金刚乘学会筹备。

居士弘法似乎是香港佛教界独有的现象,她阐释了当时的历史背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很多内地法师来港弘法,包括虚云老和尚、倓虚法师、定西法师、洗尘法师等等……他们都只会讲国语,到香港讲经,便需要粤语翻译。这个过程培养了香港一批会讲经的居士,他们从翻译大德的话语中掌握到讲经的技巧,同时也让大众知道居士讲经也可以讲得令人明白的。」

她忆起第一次为虚云老和尚翻译,从没去过外省的她,也不懂国语,她和老和尚甫见面,对方随和的问候﹕「你吃过饭没有?」她听不懂,便问身边的人﹕「法师在说什么?」大家大惊失色,这样怎么能翻译?才十几岁的她却气定神闲︰「我只听得懂佛经,其他则听不懂。」那次在跑马地东莲觉苑讲经,「到处都是人,站满整个韦駄殿,还挤到东莲觉苑外的整条山光道,人多得只能用『墟冚』来形容。」结果,虚云老和尚一上座讲经,她就流利地翻译出来,这个经验让江居士相信,一个人前生的种子很重要。在此之后越来越多人找她做翻译︰「台湾的道源法师、张澄基等有名讲经的也指定请我作翻译才来香港讲道。」

1937年卢沟桥事变时,13岁、还在念初中的江淑娴因被蚊叮而感染疟疾,在青山道的住所休息,睡梦中梦见身穿黄衫者走在家门前,就对妈妈梦呓﹕「有个穿黄衣的人来找我。」刚好慈航法师在附近讲经,被她家的花吸引过来,她妈妈一见到慈航法师便提起这事,法师马上请江姑娘出来,对她说﹕「你跟我有缘,你现在立刻跟(我)回去听经。」

神奇的是,她一到梁苑烧就退了,于是她便听慈航法师讲《楞严经》,讲到第三天师父问他﹕「人死了后,带着什么去投身轮回﹖」她回道︰「人人都有佛性,不过在轮回时,烦恼包着佛性。」慈航法师对江姑娘的妈妈说﹕「你女儿有善根,你到书局买一部《楞严经指掌疏》」江姑娘一看该注疏,就有似曾相识的感觉。慈航法师认为江姑娘有慧根,遂替她进行皈依三宝的仪式,并着她﹕「你以后在佛教地方就叫妙吉祥。」妙吉祥是文殊菩萨的梵文意译,意谓具有智慧善根。

听完《楞严经》之后,慈航法师到坚道的密藏院讲经,江居士也随行作翻译。1938年,14的她在法师指示下到大屿山竹苑讲《佛地经论》。深入经藏,江居士坦言很珍惜自己的记性﹕「我年轻时已经喜欢背书 ……《解深密经》、《成唯识论》、《俱舍论》等等,一见到佛经上好的句子就立即背下来,以这方法保持记忆力。」她最喜欢看佛典,常常点亮火水灯就念了一个晚上,念到自己懂得背为止,众多法门中,她最喜欢唯识,「修止观定,把心维持在好的状态」是她的修行方向。现在她每天6点起床,至少静坐45分钟,她发现,静坐让她的思维变得正面,并给她丰富的灵感。每隔一段时间,她更察觉自己的进步,所以她认为静坐就是自我教导的方法。她认为﹕「学佛最重要是博学,充实知识后要把德行变得圆满,知行并重才是最重要的。」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