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如何修「止」(一)

文:李嘉伟 | 2017-08-18
(图:网上图片)(图:网上图片)

禅修的目的

从佛教的观点来看,禅修的目的并不是为了纾解生活上的精神压力或为了治疗身体上的疾病,而是要消灭烦恼。佛教认为,唯有彻底地把烦恼根除,才能从各种苦之中解脱出来,获得真正的安祥与快乐。若站在大乘佛教的立场来看,在追求解脱的同时,更希望圆满自己的福德与智慧,帮助别人远离种种痛苦与烦恼。这就是大乘佛教禅修最主要的目的。

不得自在的原因:相缚、粗重缚

佛教认为,众生正被种种烦恼所束缚着而不得自在。那么,是甚么在束缚着我们呢?有两种:「相缚」及「粗重缚」。[1]

「相缚」是指,当我们去认知某事物时,因为未能如实了知其如幻的本质,而对该对象生起错误的认识,因而称为「(被幻)相(束)缚」。譬如,在昏暗的地方,由于错误地把一条绳当作一条蛇,继而被这条「蛇」的幻相吓怕而生起恐惧。众生透过眼、耳、鼻、舌、身、意去接触、认知某事物时,就如我们把绳误认作蛇一样,由于没有具备看清事物真相的能力(如同身处在昏暗的地方),而错误地认知所接触的对象(如同把绳当作蛇),从而生起各种烦恼(如恐惧)。众生的认识力都受到幻相的限制,故称「相缚」。

「粗重缚」的「粗重」是指潜藏在我们内心深处的烦恼势力。[2]每当我们生起某种烦恼后,该烦恼又会熏习成一种习气,像向我们的心田撒下一粒种子一样。这些种子埋藏在我们内心深处,被储藏起来,当遇上适当的条件时,又会被激发出来,变回烦恼;烦恼出现后又向心裏撒下种子,如此循环不息。用回上述例子来说明,我们对蛇感到恐惧的原因来自哪裏呢?可能是以前在哪裏听说过蛇是可怕的动物,或见过有人被蛇咬,或自己有被蛇咬的经历等等(这些经验成为恐惧的种子),因此每当见到,甚至可能只是听到「蛇」这名字(恐惧的种子被激发)时,都会生起恐惧(恐惧再度呈现)。故此佛教认为,我们内心深处积藏着的这些烦恼种子,随时会有再被激发出来成为烦恼的可能,若我们不主动去消灭它,就不会得到真正的安乐与自在。这些烦恼种子,不论何时何地,一直伴随着我们,若我们不主动去消灭它,就不会得到真正的安乐与自在。众生被这些累赘的烦恼种子所束缚着,故名「粗重缚」。

要解脱,就要修习止观

那么,要如何做才能摆脱这两种束缚呢?佛说:

众生为相缚,及为麁重缚;要勤修止观,尔乃得解脱。[3]

一般所说的「禅修」,就是指「止与观的修习」[4]。佛说要精勤修习止观,然后才能从二缚中解脱出来。

「止」(梵文:śamatha, 音译:奢摩他),是指透过把心集中、专注于某个特定的对象上,令散乱动荡的心寂止、安定下来。这样做的目的,是要压制各种烦恼的生起,令心处于一种暂时不被烦恼干扰并且极度专注的心理状态。这是一种心与对象融为一体的状态,称为「心一境性」。这种极度专注的状态,是智慧能够生起的基础。

「观」(梵文:vipaśyanā,音译:毗鉢舍那),是指在心已经进入了「止」的状态下,依佛教的道理,或各别地,或整体地,进行全面、深入而细致的观察、思惟与判断。这样做的目的,是要透过不断的对「甚么是正确与甚么是不正确」作出思惟、判断与抉择,以培养出能够消灭烦恼的智慧,进入并体证真实。

唯识宗把人的心理作用称为「心所有法」,简称「心所」。「止」的本质是「定心所」,而「观」的本质是「慧心所」。所以,「止」与「观」有时亦被称为「定」与「慧」。

修习大乘止观的两个重要前提

弥勒菩萨曾经问佛,应该依止甚么,及以怎样的心态来修习大乘的止观呢?佛回答说:

当知菩萨法假安立,及不舍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愿,为依、为住,于大乘中修奢摩他、毗鉢舍那。[5]

修习大乘止观,要依止于「法假安立」及安住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愿」。所谓「法假安立」,即是「假安立的法」——「假」借语言概念来「安」置建「立」的教「法」。「法」,在这裏是指佛的教法。佛的教法被记录下来后,成为佛经;依佛经的不同体裁,再把它分为十二类,就称为「十二分教」。[6]「十二分教」即代表佛的教法。

为甚么说佛的教法是「假安立」呢?佛说法,是希望众生能够体证真实,得到解脱。但要如何令众生明白并体验到真实呢?就必须借助语言概念。虽然,无论如何,语言概念都不会是真实本身,但它却是方便众生到达真实彼岸的重要船筏。真实虽然不能直接被说出来,但佛能够以过来人身份,把自己体验过的真实境界,以语言概念表达出来。这样做的目的,是希望众生可透过与真实相应的教法,作为桥梁,最终能够达到与佛相同的体验。因此,佛「假」借语言概念来「安立」教「法」。

重要的一点是,佛的教法并不是随便安立的。[7]佛假借语言概念来安置建立的教法都是与真实相应;并且,众生若能够确实跟随顺着这些教法去修习,最终是能够与佛一样通达并体证到真实的。这就是佛的教法与世间其他一般教法不同的地方,这就是修习止观要以佛的教法作为依止的原因。

除了依止佛的教法,还应该要能发起并始终保持「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愿」(即「大菩提愿」)来修习止观。修习大乘止观最重要的目的,如文章开首所说,是希望能够成就圆满的智慧,寂灭烦恼,令自己及一切有情都能够离苦得乐。这就是「大菩提愿」的内容。若能一直坚守这样的愿求,就不容易在修行途中走歪,就不会仅仅因为获得了某种程度的成功而感到满足、而停止继续进步。因此,安住在大菩提愿是非常重要的,若你有意愿去修习大乘止观,就应当时常发起大菩提愿,清晰地、坚决地,不断强化自己这种心愿。要如何去发愿呢?弥勒菩萨教我们应该发起这样的心,说出这样的话:

愿我决定当证无上正等菩提,能作有情一切义利,毕竟安处究竟涅槃,及以如来广大智中。[8]

每次修习止观时(乃至任何时候),都应当发起这样的愿心。能够对大菩提愿片刻不忘、身体力行、贯彻始终,修行就不会出现偏差,并会带来正面的、应有的效果。所以,修习大乘止观,首先应当要依止佛的教法,并安住大菩提愿。

篇幅所限,关于修「止」的原则,从散心到入定的具体方法,如何判断自己是否入了定等等内容,留待下次向大家说明。


[1] 「相缚」与「粗重缚」有多种释义,见 圆测《解深密经疏》卷二。

[2] 特别是指「烦恼障」与「所知障」的种子。「烦恼障」是指,由于我们错误的认知而执着有一个真实不变的「我」,而带来的各种烦恼;这些烦恼扰恼我们身心,障碍我们得到涅槃(解脱),故名。「所知恼」是指,由于我们错误的认知而执着有一些真实不变的「法」,而带来的各种烦恼;这些烦恼遮闭我们对真理的认知,障碍我们获得最圆满的智慧,故名。见《成唯识论》卷九。

[3] 《解深密经》卷三,CBETA, T16, no. 676, p. 691, b8-9。按:「麁」=「麤」=「粗」。

[4] 「禅」是「禅那」(梵文:dhyāna)的略译,意译为「静虑」。「静虑」是「寂静」与「审虑」之意(详见《俱舍论》卷二十八)。因此,「禅修」即是「静」(止)与「虑」(观)之修习。

[5] 《解深密经》卷三, CBETA, T16, no. 676, p. 697, c16-18。

[6] 《解深密经》卷三:「如我为诸菩萨所说法假安立,所谓:契经、应诵、记别、讽诵、自说、因缘、譬喻、本事、本生、方广、希法、论议」,CBETA, T16, no. 676, p. 698, a1-3。关于这十二种体裁的特点,见 圆测《解深密经疏》卷六。

[7] 关于佛如何「安立」教法,可参考 窥基《二十述记》卷上。

[8] 《瑜伽师地论》卷三十五,CBETA, T30, no. 1579, p. 480, b28-c1。

作者 - 李嘉伟
志莲夜书院专上佛学文凭毕业,专栏【法相津涂】作者之一。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