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如何从自己的限度、「错误」学习而不失去对自己的尊重(一)

文:张仕娟    图:网上图片| 2020-03-25

某次,我受邀到某一机构带领工作坊,之前与该机构的负责人沟通好了工作坊的主题、内容大纲、时间、场地安排、各种需要的设施等。工作坊之前那晚,负责人打电话给我,要求我给他工作坊的每一个细节,包括讲解的时间多少?练习觉察呼吸多少时间?深度放松多长时间?每个练习是站立,还是坐在座椅上,还是在瑜珈垫上?通通都过问,仿佛我是跟他拍挡带领工作坊一样.。我从来未遇过这样的要求。通常,机构只需要活动导师交上活动主题、内容大纲、时间、场地、物资的安排后,就不会干预的了。因此,这个突而其来的要求,我感到很不舒服,觉得很不被信任和不被尊重,也觉得没有空间。我被按了扭掣,说话变得生硬,声音提高八度,直言不讳我感到很不舒服、不被尊重、不被信任⋯⋯忽然,之前所学的非暴力沟通及正念都好像消失了,一点也派不上用场。这反应既熟悉又陌生,熟悉是因为自己内心不时会因外界的刺激有类似的反应,陌生是因为我甚少会这样对待关系并不亲密的人。

反思是我的习惯,因此我会停下来思索,我告诉自己:「这件事我的反应有点不寻常,一定有关于自己很重要的讯息,需要我去理解。」虽然,我不时出现这样的想法一一我不喜欢自己这样做,批评自己不谦卑,不言行一致(Not walk the talk),这违反我活出正念喜悦生活的宗旨,认为自己不是一位好的修行者⋯⋯

慢慢,我认出了「不谦卑」、「不言行一致」、「不是一位好的修行人」这些念头是出于羞愧。认出羞愧,接纳羞愧,知道它是讯息携带者。我告诉自己:「我在批评自己『不谦卑』、『不言行一致』、『不是一位好的修行人』,我这样批评自己,其实是想满足内在的甚麽需要?是甚么需要没有得到满足?」这是非暴力沟通所强调的需要的意识。怎样更快地找到需要?把不喜欢的反转过来,便是所渴望的需要了。我不喜欢自己「不谦卑」、「不言行一致」和「不是一位好修行人」。反过来,就是说我喜欢自己「谦卑」、「言行一致」和「是一位好修行人」。于是找到了我的需要是「谦卑」和「言行一致」。至于「好的修行人」,深入观察,这是一个判断,为此我需要多做一步,便是将这判断转译为需要,我发现「好的修行人」的内涵是言行一致。最后,我确定了自己的需要是「谦卑」和「言行一致」。

接触到这个需要后,我感到胸口有点痛,感到头胀,内心有点伤心、难过,却没有了羞愧感觉。我允许所有感觉呈现,并将之命名出来——「我内裏有一部分感到伤心。」、「我内裏有一部分感到难过。」随着呼吸,感受伤心、难过在身体裏呈现的感觉,以呼吸来感受它们,接纳、拥抱它们,让自己与自己同在。我承认「谦卑」和「言行一致」没有得到满足,接纳自己有时候未能谦卑、不能言行一致,我容许自己有时候做不到言行不一致、谦卑,做不到时,我愿意带着慈悲去理解背后的原因。我也不以个别「言行不一致」事件来判断、抹杀自己「言行一致」的努力。更重要的是,不论我是否谦卑,不论是否言行一致,我却清楚明白我是尊贵、有价值的,我的本质是美好、圆满无缺的,我能接纳和爱自己。

作者 - 张仕娟
梅村正念学院正念导师培训毕业生。2001年起追随一行禅师修习,翌年起将正念渗透于教学之中,十多年来与老师、学生、父母、社工、政府机构员工等分享正念。2014年创立Mindful Joyful Parenting‘正念生活 喜悦父母’共修小组。著有《水里浪花》、《幸福学校的酵母:学生心灵大使》、《梅村Wake Up女孩》等;硕士论文《Mindful Parenting:如何帮助父母与子女相处?》。专栏名称:【正念父母】。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更多评论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本人已细阅佛门网网站的网站使用条款私隐政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