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如何与情绪共处?怎么放下情绪--佛法对话之二

文:阿南渡登仁波切(翻译稿由Dharmata Hong Kong 提供)    图:如是基金会| 2019-01-31

阿南渡登仁波切为美国「如是基金会」(Dharmata Foundation)的创办人。基金会于2005年创办,是一个追随佛陀基本教义和历代大师传承无径之道的容器。它团结所有真正希望透过体验事物本质以发现内在自由与安宁的人。基金会致力培养于世界各地禅修的团体,及广泛的提供日常、短期与长期的禅修。仁波切每年都会来香港弘法,为了和香港的法友结缘,仁波切及其弟子整理并翻译了一系列的「佛法对话」,希望大家能透过佛法达到内在净化,步往爱和智慧的道路。

问:如何全心全意地应对充满挑战的生活环境,以及它们可能带来的强烈情绪,例如仇恨、愤怒和羞耻?这些情緖可以被视为法道上的一部分,而不是令它们更坚固,亦不是无视于绝对的空性。

另外,有一些人会用灵性上的绕道,以一种抽象的方式,制造出抽象的慈爱和善良、悲心、随喜以及平等舍,去回避某些感受或情况;甚至作出自我批判的倾向,以达至寻求这种舒适的境界。当然,最终却会摧毁了「无我」的教学。

怎么放下这些感觉?它们似乎令我们陷入困境以至无法帮助别人。

答:这是一个非常好的问题。作为人类,我们已经有着丰富的情感,并与它们共处。有时候人类的情绪是如此微妙和震撼,也许我们不用再为自己设计得更精巧。例如,愤怒不是生气的本质;同样,爱也不只是一种情绪,而是有各种形式的爱。在我们已知的人类语言中已经描述过,例如: 古代藏语有许多关于爱的词滙。除非是禅修者,否则通常情绪是非常强烈的。

这是因为我们没有真正接受过「如何与情绪共处?」的训练或文化教育。我们未有在幼年时学会如何处理我们的情绪和念头。我们的社会和我们的父母及学校,只教晓我们许多可以在这个世界生存的技俩。我们的文化并没有在我们年幼时,教导如何与念头和情绪共处。然而,如果你到佛寺,僧侣会教你与念头和情绪在一起。

顺道一提,最近世界各地都在发生一场运动。现在,我身处香港。昨晚有人在机场迎接我,她说香港有很多人非常有兴趣学习禅修。这是史无前例,所有佛教徒都在修习禅修。除了寺院内的僧侣和瑜伽士,通常没有一整个文化是对禅修感兴趣的。

因此,到目前为止,我们没有更多让人开悟的教育(enlightened education)或更有效与情绪共处的训练和技巧。一般情绪是我们存在的一部分。我们需要它们,因为我们是人类的,倘若我们没有情绪,就不会是完整的人类。有着悲伤、快乐、心情、生气、陶醉,成为人类等各种存在的情绪,组成为某一个人。然而情绪经常控制我们,我们面对这种强大的力量时也难有所为,即使这个情緖是你的一部分,有时候我们不知道该怎么做,像海啸在我们体内,完全任由它控制了。你有时候不知道如何处理它们,它们比你更强大。这都是因为没有灵性教育或禅修的训练来教导我们如何与念头和情緖共处。

我们大多数的痛苦,就像我所说的内在的痛苦,基本上都是来自大部分人不知道如何处理情绪。例如:来自愤怒的情绪和怨恨的痛苦。想像一下,当我们知道如何与它们共处,也许便可以减少了巨大的痛苦。我并不是说我们不应该有情绪,总是要快乐和精力充沛,可是我们常常受不必要的痛苦折磨。「不必要的痛苦」这个词,提醒我们「痛苦」这只是内心的一种状态,其实我们不必承受这么多的苦。有时尽管痛苦可能有一些优点,教会我们如何富有慈悲心,怜悯和同情其他生命。因此,学习如何与情绪共处是十分重要的。

你无需有宗教和灵性上的修持。这个方法是给予每一个人。它将为一个人的生活带来许多幸福、喜悦和内在的自由。见证着情绪升起时,你不必拒绝它们。试着拒绝或压制它们,便会成为逃避的一种形式。你不是以熟练的方式与情绪决斗,因为情绪有时如此粗暴和强大。很多人压抑和逃避自己的情绪,让自己忙碌,用所有无关的活动占据自己的内心,不让自己陷入情绪当中。这都是因为情绪太过猛烈,令我们不知道如何与它相处。与此同时,我们亦不知道如何处理情绪。有时情绪会像卡住了,令我们一直往下坠,这种现象引致我们痛苦,例如:沮丧。基本上我们每天都很不开心,内在的痛苦来自于迷失在情绪当中。

因此,我们可以作为情绪的「见证」。这就是禅修,尤其是当禅修作为空间和有意识的放松。我们在自己的身体和意识中创造了这个充满活力的空间,让所有的情绪升起,喜悦的情绪、不太喜悦的情绪,没有任何判断。任何情绪来到,我们让它们有它们的需要而来,而不是迷失在它们之中,也不要拒绝它们。然后,迟早,因为情绪只是能量,它们会自行处理,这是我们可以做的。不仅仅是禅修,我更强烈建议你使用这种方法,即使在一天之中,当你有强烈的情绪时,你不是在禅修,你是正在与某人谈话,只是坐在沙发上,突然间出现了巨大的情绪波浪,这感觉让你失衡。那一刻,你可以精力充沛地爱自己,让自己沉淀,聚焦在当下,作为「见证」。感到甚麽都可以,是生气也好,那是悲伤也好,或是恐惧也好,允许自己渐渐进入「我会在这裏,我不会逃避,我纯粹是见证」的状态。与情绪共处是很棒的,一旦你每天都这样做,最终你会获得一种惊人的技巧、心灵技能,每当情绪升高,你的身体,你的意识便知道如何以最开明、最熟练的方式作出回应。

另一种让我们真正明白情绪的根源的方法,是通过「参悟」(inquiry)来探究情绪的根源。我们经常发现情绪的根源在于故事性的情节,就像记叙文一样。例如:我对自己有一种想法,无论是对于生命是消极的想法,还是积极想法,都可以引起强烈的情绪。因此,我们需要找到情绪的根源,这通常并不总是来自故事性的情节或叙述。当开始提出关于自己和世界的一些故事性的情节(想法),与此同时,也开始看见根源是来自错误的故事情节和叙述,然后终究明白我们不必接受这些故事情节了。这样「参悟」,有时会帮助我们真实地放下一些确实麻烦、甚至是一些令人困扰及焦虑不安的情绪。

我希望这是有帮助的。至少有一些帮助。让我们继续这种佛法对话,它甚至在训练着我个人的修持。我希望这些对大家都是真确的。感恩!

作者 - 阿南渡登仁波切(翻译稿由Dharmata Hong Kong 提供)
分类 :
评论 :
    更多评论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本人已细阅佛门网网站的网站使用条款私隐政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