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廣告 Close Ad
CUSCS-ads

孟加拉女性出家求道的艰难历程(一)

原文:John Cannon, Jnan Nanda/撮译:黄夏柏| 2015-10-08
孟加拉的沙弥尼(图:Sramoni Sangha Facebook专页)孟加拉的沙弥尼(图:Sramoni Sangha Facebook专页)

2014年5月,孟加拉首位出家女性 Gautami 沙弥尼接受佛门网专访,剖白多年来为圆满个人以至当地女性的信仰心愿,四出奔走;背后则揭示了南传佛教长久以来关于比丘尼戒传承的争议。


Gautami  自幼结下佛缘。孩提年代,她已特别留意僧人的影踪,每当见到僧团,内心便油然生起深深的敬意。受其祖母影响,小时候便开始禅修,老师更鼓励她延续个人的心灵探索。


纵然她积极参与佛法教育工作,但耳畔仍持续响起一道声音:女性没可能受戒为比丘尼。自小她已知道即使在泰国和斯里兰卡还有女性受戒,但在缅甸和孟加拉却闻所未闻。在当地女性佛教徒心目中,比丘尼根本不存在。



女性加速僧团的瓦解?


Gautami  指出,闻说中断比丘尼戒传承的原因之一,是担心她们会加速僧团的瓦解。为此她广泛翻阅经籍,发现这些说法都不正确,此举令她的意志更坚定,下决心要成为比丘尼。生活在孟加拉,她深切体会到女性所受的不公平待遇。举个例子,当地男性丧偶后,可以自由选择再婚或成为僧人,而女性若要再婚,固然困难重重,她们亦不获接纳成为比丘尼,虔诚的女性信徒只能活在痛苦中。


Gautami  曾到泰国考察当地妇女争取权益的工作,眼见孟加拉女性的社会地位低微,在信仰自决上遭受阻挠,她决意争取平等权益,为本土妇女的信仰依归找寻出路。她认为一处修行静地,可让女性在身心不受滋扰下过其独身的生活,践行佛法,更可避免受谬误观念摆布。同时,当地女性不愿意向比丘倾吐心事,令她们经常陷于孤立无援的境况。若她能以比丘尼的身份出现,不仅可以鼓励这些妇女,眼前的实例说明她们亦能成为比丘尼。Gautami  毅然说:「我希望为女性佛教徒亮起明灯,我发誓要实践承诺,只有这样我才可以过自己的宗教生活。」


为圆满心愿,她决意到国外探索成为比丘尼的路向。自2004年起,她三度造访印度菩提伽耶,参与由僧人Rashtrapal博士带领的禅修营,更就比丘尼戒的议题,与对方多次讨论,因为Rashtrapal博士曾把两位女性收到门下。Gautami  原本希望对方也能接纳她成为弟子,可惜未及开口,对方便往生了。



通往受戒的道路


Gautami  没有气馁,锲而不舍的寻找,最后接触到居于印度的孟加拉僧人Bharasambodhi博士,并向他透露希望能在菩提伽耶成为比丘尼。「他告诉我没有问题,我可以立刻前往菩提伽耶,并会获接纳为比丘尼。他对比丘尼戒制度的关注,大大加强我对信仰自决的信心。」她细道。


前面的道路看似打通了,但还有家庭的关口。Gautami  曾多次向母亲表白想成为比丘尼,奈何孟加拉社会向来没有女性受戒的惯例,家人并不认同她的决定。她说:「妈妈叫我在她辞世后再决定,我向她解释,若你能够于在世时让我成为比丘尼,你亦可以得到福泽。」2011年,她母亲终于接纳女儿的决定,更表示想参与短期出家;Gautami  十分感激母亲的决定。


南传佛教关于比丘尼受戒一事,向来存在争议。不过,僧团内越来越多长老及具影响力的僧人表示支持,令女性获接纳为比丘尼的制度复兴,好像Ajahn Brahm便指陈,佛陀给僧侣最后的忠告言明:他离开以后,佛法和戒律就是僧侣的老师。依据戒律,女性成为比丘尼一事,不应遭受过度保守的观念阻挠。Gautami  由发愿到践行,坚毅不屈地圆满个人的信仰心愿,为当地女性佛教徒带来正面的影响。



原文:
“The Journey of Women Going Forth into the Bhikkhuni Order in Bangladesh: An Interview with Samaneri Gautami, Part 1” (Buddhistdoor Global)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