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廣告 Close Ad
CUSCS-ads

孟加拉女性出家求道的艰难历程(二)

原文:John Cannon、Jnan Nanda   撮译:黄夏柏| 2015-12-13
孟加拉沙弥尼与国际佛教善女人大会主席杰尊玛‧丹津葩默(左二) 在印尼出席会议(图:Sramoni Sangha Facebook)。孟加拉沙弥尼与国际佛教善女人大会主席杰尊玛‧丹津葩默(左二) 在印尼出席会议(图:Sramoni Sangha Facebook)。
Gautami披剃时一脸欢喜(图:Sramoni Sangha Facebook)。Gautami披剃时一脸欢喜(图:Sramoni Sangha Facebook)。

(续上篇)


孟加拉首位出家女性Samaneri Gautami排除万难,终与另外六位女众信徒,在印度受戒为沙弥尼。她的努力更感染了其他人,另外有十八位女性随后也在印度出家。


Gautami出家的消息传回孟加拉后,当地僧侣的反应相当正面。回国后,她拜会了僧王、副僧王及部分长老,更多次获邀讲授佛法及主持禅修营。前路看来一片光明,她欣慰的告诉佛门网记者:「我们的女性首次走出黑暗,明白到触摸僧袍并非罪行,女性一样可以受戒为尼。」



推动女众信仰自决的荆途


为推动女性的信仰自决,2013年1月,Gautami计划在孟加拉举办女众受戒仪式,并广邀该国和印度的僧人出席,活动最初获副僧王和不少长老首肯。消息传出后,决意受戒出家的女众数目续增,远超出预期。骤看坦途在望,原来背后却是荆棘满途。


Gautami致力推动女众受戒,无疑为恢复孟加拉比丘尼戒制度响起先声,此举却引发僧团内长老的争议。仪式举行前一星期,长老举行了一次秘密会议,决意向她施压,力陈在回教国家并不容许举行女性受戒仪式,要求她立刻中止活动。纵然她指出从没有回教团体表达不满,其人身安全亦未受威胁,但仍不得要领。


早在秘密会议举行前,僧侣已授予Gautami僧袍,眼见她没有按指示中止活动,长老便训示她不能穿着小乘佛教传统的橘黄色僧袍。孟加拉僧伽会会长更明言,自古以来,女性接触僧袍是罪过,她充其量只可以使用白色的袍服。此说虽然欠缺事实依据,但碍于尊重长老,Gautami亦无从反对。


即使压力重重,Gautami并没有屈服,她尝试以理服人,强调自己是依据戒律、循正统的途径出家,更建议邀请授戒予她的印度僧人Bharasambodhi博士前来与众长老商议,确保即将举行的受戒仪式合乎佛教戒律。碍于时间紧绌,仪式的程序无法重新编排,Gautami愿意后退一步,表示在仪式过后会执行长老的指示。她重新邀请长老莅临仪式,可惜他们纷纷缺席;当Bharasambodhi博士到访时,他们亦没有提出举行商讨比丘尼戒制度的会议,争议依然无法化解。


Bharasambodhi博士离开后,众长老要求Gautami于七天内卸下僧袍,强调女性触碰僧袍是罪行。她据理力争,义正词严的申辩:「我何罪之有?只因我是女性?」长老并没有回应她的质询。



信仰道路的新里程碑


回想当初,无论副僧王及广大群众,都接受她这位沙弥尼,现在竟身陷如此困境,她深感难过。但她拒绝逆来顺受,目标反而变得更坚定:「我要继续努力,希望下一代女性不再面对困难,让她们可以免受制肘,过其自在的出家生活。」已受戒的沙弥尼并无动摇信念,继续与她一起修行,而世俗社群的支持则越来越热烈。未来,她期望成立一所静院,让女众有更宽敞的空间修行。


虽然僧团的长老持续施压,却无损Gautami的影响力,佛教圈中她是受人尊敬的沙弥尼,在非佛教圈中则是一位争取女权的积极分子,更得到人权组织推许。虽然孟加拉僧伽会仍未正式认可女性出家,但不少僧侣都支持她,并提供各种协助。目前有八位沙弥尼与她共修。


今年六月,她出席了第十四届国际佛教善女人大会,其间认识了来自泰国的比丘尼Dhammananda教授,对方邀请她和另外两位孟加拉沙弥尼到泰国参与禅修营,并计划为她们安排更高层次的受戒仪式,若能成事,可说是她们信仰道路的一个里程碑。


在Gautami努力推动下,孟加拉女性信徒在建设佛教社区的工作上,扮演了更重要的角色。她独特而充满热诚的呼唤,已传遍各地。



原文:
http://www.buddhistdoor.net/features/interview-with-samaneri-gautami-part-1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