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学佛的联想

第253期明觉   文:王永平| 2011-07-06

 《佛门》编辑邀请我写稿,令我踌躇数天。我3年前离开了官场,因缘际会下,在报章评论时事,到现在可能已写了十多万字,亦出版了两本书。一介平民对世事说三道四,读者看与不看其实闲事一桩,但在一份弘扬佛义的刊物撰文,对我来说是件战战兢兢的大事,压力之重,仿如重蹈当年任公务员事务局长时,执行公务员减薪决定,导致几万名同事上街抗议及诉讼经年,一直到终审庭裁决的覆辙。我最终答允行文,是有感佛法令我现在活得比前自在,所以希望把一些感想与读者分享,并借此反省自己的疏懒。此为开场白,有缘者可继续看下去。

为甚么一个少年时领洗成为天主教徒,然后在官场打滚了数十年的人,会在退休后学佛,后来还皈依成为佛教徒呢?让我先说清楚,虽然我很久之前已经没有参与教会仪式,亦与教会一些规条感到格格不相入,但我对天主教的博爱精神十分尊崇,亦不时被一些天主教徒例如德兰修女的无私奉献,深深感动。从供奉一个万物创造主到相信因缘和合,以至一个不可思议的智境,是个非常大的心灵冲击。从可以依靠天主的庇护到尝试安住在无我的佛性,是开展一个充满内心挣扎的旅程。为期一年的香港大学佛学课程及其间相伴的良师佛友,令我踏出学佛的第一步。

有朋友笑我,退休后学佛,是否因为官场失意,希望在经论中寻求慰借?其实我一早已经决定在离开政府时做两件事,一是写本书,回顾我十多年的局长生涯及反思其中的得失;二是修读香港大学的佛学硕士课程,让我可以有系统地了解佛学的始源、各宗派的教义,并从学习中,为个人修行作准备。

第一件事是为过去生命一个重要阶段作个总结,第二件事是为生命下个新阶段筹谋,两者其实互为因果。有人问我,为甚么今天的王永平与以前的王永平这样不同?我总是说,其实没有不同,只是环境变了。但假如问者是佛教徒,只要想想,何须提问?

六祖惠能说:「凡夫即佛,烦恼即菩提,前念迷,即凡夫,后念悟,即佛。」我没资格解读这几句说话。我的体会是人皆有佛性,成佛之道不是避开烦恼,而是打破人我、物我之分,成就慈悲喜悦的境界。从思考字义到超越名相,体验清明,是我现在的人生目标。很惭愧,我疏于修持,没有进步。

尽管如此,我在现实生活中,得到佛法护佑,令我懂得时刻提醒自己,常怀一颗慈悲之心,来看待世间种种不公义的事。62岁,是身体状况的纪录,与心性的通达,没有丝毫关系。丰富的世间经验,反而加深了执着与沉迷,成为障碍。但起码我现在知道尽量放下,每次沉迷时,尝试不要再犯。

不少人对佛教最大的误解,是佛教徒不理世事。佛祖普度众生,礼佛之人岂能不积极为身处社会作出贡献?假如我以前没有做或做得不够,是我的缺失。最近在一场合,听到有人质疑,如果普世实践慈悲,罪犯便不应受到囚禁。一行禅师说不让罪犯继续犯罪,是对他及其他人行慈悲之道。

佛学有世俗谛和胜义谛之说。胜义无善恶之分,但身处人世,佛教徒不可逃避做人的责任。最近鹿湖清静禅修地受到滋扰,一众大德挺身而出,不是个很好的示范吗?

从普度众生,到导人向善,到参与社会事务,到帮助他人,都是人间佛法。

(本文原载于《佛门》Book for Buddhists第2期,2011年1月出版)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