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廣告 Close Ad
CUSCS-ads

学做好人中的好人──传灯法师

文:愿良    图:传灯法师、佛门网| 2015-11-09
传灯法师传灯法师
拔苦予乐,迎难而上。拔苦予乐,迎难而上。
与衍阳法师摄于今年5月大觉艺弘佛教唐卡艺术展。与衍阳法师摄于今年5月大觉艺弘佛教唐卡艺术展。
传灯法师为佛门网专栏「禅门一念」撰文三年,辑录成为首本文集《自己点火》,由大觉福行中心及佛门网出版。传灯法师为佛门网专栏「禅门一念」撰文三年,辑录成为首本文集《自己点火》,由大觉福行中心及佛门网出版。
《自己点火》于今年7月香港书展期间推出。灯师父遵从阳师父的教诲, 三年来一直准时交稿,更从没脱稿。《自己点火》于今年7月香港书展期间推出。灯师父遵从阳师父的教诲, 三年来一直准时交稿,更从没脱稿。
灯师父出家前在缅甸学习,与母亲在大金塔前留影。灯师父出家前在缅甸学习,与母亲在大金塔前留影。
灯师父(穿格仔衣)在缅甸期间的同学灯师父(穿格仔衣)在缅甸期间的同学
在缅甸学习的第二年成为八戒女,体验出家的生活。在缅甸学习的第二年成为八戒女,体验出家的生活。
雨后仰光市路边的面档。物质生活的匮乏,反而有助灵性的追求。雨后仰光市路边的面档。物质生活的匮乏,反而有助灵性的追求。

好人难做,在复杂的人情世情当中,任谁也该有所体会。「学做好人中的好人」,自然难上加难,这句话却是传灯法师手机上的「状态」(status)。


今趟访问当中,我没有提过这句话,也没有问怎样才算是个好人;与灯师父聊着,她的「状态」却在在让人感受到,佛法如何令一个人、以至其他人和周遭的环境,变得更好。



把握自己


来自马来西亚的传灯法师,说话总是轻声细语;听师父谈人生,却不难发现温婉中的硬朗。原来师父出家之前,喜欢独个儿去旅行,又听说师父喜欢驾车,技术也是一流的。「我这个人挺喜欢挑战的!」灯师父说。


由发愿出家到真正出家,灯师父前后一共经历了八年,扬言一路走来都好sure(笃定)。听着,我深感欣羡,既羡慕师父的法缘,也惭愧自己作为佛子发心不足。灯师父在槟城念大学的第一年与佛法初遇,其时已有出家之念,想认真学习把握自己的生命,不被烦恼摆布左右。「为何自己今天心情好,明天又不好呢?为何爸妈今天要好,明天又争吵呢?」师父不住的问。


毕业后,朝九晚五的生活刻板没趣,灯师父选择前赴缅甸──处处洋溢着宗教气息的「黄金之地」──研习理论和实修,又当上八戒女,体验出家的生活。及后获恩师广余长老推荐到美国深造佛学,侧重学术讨论的氛围,却让她不大适应,倒是在缅甸的三年,为师父的修行打下了稳固的基础。「那裏环境清贫,对生活的需求不多,反而少了干扰,令人的灵性更加敏锐,可以专心求道。比起在美国的时候,我更有法喜。」



把曲径变成坦途


灯师父在7月出版的首本文集《自己点火》裏,提及一些有意出家的人,因为父母的反对而继续世俗生活,落得郁郁不欢,自己与父母都抱憾。师父当年割爱辞亲,也遭到家人强烈反对,「没想到会令父母那么伤心」,信念却始终不变,矢志做好出家人的本份,让父母安心。及后,母亲看见女儿干了很多好事帮了很多人,经常自豪的向人自我介绍:「我是灯师父的妈妈。」佛法在父亲的身上,也起了微妙的作用:「有一次,我请衍阳师父(灯师父的依止上师)到家乡马来西亚的金马仑开示,那是爸爸与师父初次见面。料不到爸爸像个小孩似的,很信任师父,向她说了些我们多年来都没有听过的心底话。」原来,灯师父的父亲四十岁时做过膝盖手术,之后走路一拐一拐的。他向师父坦言很不甘心,平生善良做人也要遭人耻笑……


佛以众生身为身,以众生病为病。衍阳法师大半生示疾弘法,曾说过:「我不要别人的同情,我希望大家看见我,会得到信心和勇气,面对困难。」真正的利他无我,造就了一种魅力,让大家安然的敞开心扉,得到佛法的滋养。在多位恩师的教诲之下,传灯法师也就凭着她的信、愿、行,把曲径化作坦途,度了自己又度了父母,from home to the homeless,由自己的家走向无家的人。


跟父亲一样,灯师父遇上衍阳法师之后,很快就打开心扉。她透过衍璇法师认识阳师父,也许是宿世的因缘,第一眼见到恩师,感觉好熟稔似的,心裏想:「就是我要找的人了!」以心传心,灯师父没多久便向恩师吐尽所有的秘密。一段法情自此展开,灯师父更在僧团中,找到了家的感觉──亲情升华成为法情,灯师父也在承事众生的过程中,心裏更有众生。



谈香港,谈传媒


法师2009年来港,自称是个外来人,却比香港人更关心香港。对于持续的政治纷争和中港矛盾,法师感到唏嘘,因为她也是华人,眼见互为壁垒的人本是同根生,内哄最终只会伤害自己。「《法句经》说:仇恨不能平息仇恨,只有爱能平息仇恨。」让我想起衍阳法师的一句至理名言:「我们的未来不是『争』回来的,而是『修』回来的」;不少大德也曾讲过,强烈的瞋恨心会变成共业,为整个社会甚至国家带来严重的天灾人祸……


去年社会争拗最炽烈之余,灯师父没有回避,在佛门网专栏「禅门一念」中积极表达意见,呼吁大众化怨气戾气为祥和,因而遭人痛骂,却展现了不一样的勇气与承担。法师扬言这几年在香港学到很多,「这裏的生活不像僧团当中安稳,而要走入人群,面对一些不认同自己的人。」要把我们身处的大环境化为净土,先由清净自心开始──这是佛教徒都明白的道理,而传媒在净化人心这方面,角色尤其重要。灯师父表示善的东西大抵显得太平淡了,没有甚么新闻价值,大众对丑事恶事的好奇心,也许是人性的一部分。虽说如此,佛性人皆有之,地藏菩萨更立下「地狱不空,誓不成佛」的宏愿,没有彻底否定任何人。佛门网作为佛教媒体,表扬好人好事传递善念自是重点,但当然毋须一味唱好,凡事只要以大众的福祉为最终依归便是了。灯师父的一句话很有意思:「提出反对的声音本身没有问题,有建设性的推动却是必需的。」



不可由快乐进入吗?


对于学佛,我一直有个疑问:学佛一定是由「苦」入手的吗?不可以是快乐的人变得更快乐吗?法师解释原来所谓『苦』或英文的suffering,在翻译上未能全面表述佛陀的意旨:「巴利文dukkha所指是一种不圆满的状况──即是万事万物时刻在变,不能永远停留,我们都抓不住,不能感到完全满足。即使有些人没有甚么重大的烦恼,也会想寻求精神上的超越。」付出,是箇中三昧,而关于超越,衍阳法师也说过:「不要以为自己在帮人,其实是在帮自己,提升自己。」


《梵网经》云:「若佛子见一切疾病人,常应供养,如佛无异。八福田中,看病福田是第一福田。」因为病苦最能令人生起悲心,生起悲心才能够培养智慧。众所周知,关怀疾苦是衍阳法师和传灯法师的重点工作之一,2013年开始,灯师父更出任佛教院侍,长驻医院探访病友和家属。



拔苦予乐的智慧


每天面对大量的病人,怎样能够令自己保持正念和动力?「《阿含经》讲因果业报,业是我们拥有的一切。每人都有自己的业力,探病时我们付出真切的关怀,病者经历的病苦却是他们的业,我们无法移除,就连佛陀本身也无法超脱业力。」即使是事实,听起来难免显得凉薄或不近人情,所以灯师父提醒我们不能向临终的病者说:「这都是你的业报啊!」只要自己心裏知道便是了。


临终关怀最大的目的,是在病者最后的日子,让他们听闻佛法,释放心裏面一些未能解决的事,提醒对方以往曾做过的善业,给他善的支援,别让他一面倒想不好的。逝者若能生起欢喜、安慰的心念,对往后轮回的去处影响很大。「当然,探访者须搞清楚我们不是救世主,但是我们要有度他的心,心裏面有其他人,力量便自然更大。」



小事情,大世界


被问到今后的目标,灯师父表示没有甚么大计。「知错便要改。所谓行菩萨道,就是日日在清洗,反观自己有没有不断去修正习气。」比起以前,灯师父的心更加踏实了,目标不是很高很远的,而是做好每天的事,譬如接触困苦的大众,以浅白的方式把佛法带给别人;举办「觉行少年」活动,给义工的子女更多关怀;训练更多人到医院探访,希望病者出院后也能继续去探望,死后也能协助家属克服丧亲之痛。


在《自己点火》裏,灯师父说:「出了家,才是真正的开始;有方向、愿力、行持,才可以真正达到出家的目的。」好人难做,有些人却还是迎难而上,感染他人加入行列。传灯路远,法师却一如以往,走得笃定。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