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守护生命

第287期明觉   文:小西| 2012-10-17
阿部弘士着作《动物园的生死告白》书影阿部弘士着作《动物园的生死告白》书影
阿部弘士的画作(其一)阿部弘士的画作(其一)
阿部弘士的画作(其二)阿部弘士的画作(其二)

早阵子,在书店看见日本绘本作家阿部弘士的着作《动物园的生死告白-画家饲育员说的生命故事》,虽然对阿部弘士的背景没有多大认识,但由于向来对动物的课题感兴趣,所以二话不说便买下了。之后,我总会在上班的车程、上厠所、等车、临睡前抽空读一点,但碰巧九月家中老猫病重,需要劳心照顾,书读了一半,便搁在一旁了。后来家中老猫「走了」,时间突然放松了许多,而且守护期间,也隐约感到这位花了二十五年时间照顾动物的画家饲育员,会为我解答我在老猫弥留期间对于生命的疑问,所以也就回到阿部先生的这部着作中去了。

死得「正当」

在家中老猫生命走到尽头的最后几周,兽医反覆的问我们:「现在你的猫情况愈来愈差,免他受苦,你们要不要给他注射药物,让他安乐死?」常言道,律师与医生是两个非比寻常的专业,因为他们所下的不少决定,不单是专业决定,还是价值/道德决定,尤其是当这些决定涉及生死的时候。又或者应该说,价值/道德问题本来就是法律与医护工作者的专业决定的一部份。可想而知,对于一个非医护工作者,还要是猫的家人来说,要下这样的决定有多难;而你又知道,下了如此的决定,一切便无法挽回,但若一天延迟下这个决定,你的动物伴侣便多受一天苦。好难呵,真的好难。

阿部弘士在《动物园的生死告白》一书的〈死得「正当」〉中提到:「只要不是与人有关的死,都是正确的死。」他指出,自然总是建立在平冲之上,若负责狩猎的动物没了(例如狮子),草食的动物就会激增,结果草不够吃,原本的猎物就会全体灭绝。他在〈希望大家看到的用餐时间〉中又举过一个有关活饵的故事。原来,在动物园中,不是所有动物都愿意进食工厂加工食品的,他们只能猎食活物。于是,为了为蛇准备食物,动物园的饲育员需要为他们饲养老鼠,供他们狩猎。当然,你可以说,若果没有动物园,如此的「狩猎」根本不会发生。但阿部弘士大概会说,大自然本来如是, 狩猎天天发生,只是动物园的存在,让我们「看到了」这个自然不过的过程,让我们对生命更敬畏与谦虚。

或许,你又会说,蛇狩猎老鼠正正反映野生动物世界是个「弱肉强食的世界」。但阿部弘士却指出,动物的世界并不是这样的,那只是人类面对动物世界的投射。乍看之下,狮子与斑马是强壮的狩猎者与柔弱的猎物的强弱关系,但事实并非如此,他们都是以「正当」的「生、死」的关系,存活于世上。

是的,死亡本来就是自然不过的事,只是人类以为自己是万物之灵,能够控制一切,包括死亡。当然,我并不是说,能救的我们不该救,而阿部弘士也说,家中动物跟野生动物不同,他们跟我们的关系更亲近,更密切。事实上家中老猫跑到生命的后期,我们都坚决不放弃;但当他真的来到最后一关,医生说若再挺下去,他只会去得更辛苦,我们唯有决定让他安乐死好了。

守护生命

记得家中老猫病重期间,我们什么方法都试过,其中包括找懂得跟动物沟通的朋友,跟老猫沟通。当然,动物不懂得以人类的语言跟人类沟通,但却可以通过影像传达意念。当时,朋友叫我们准备三个问题或说话,他可代我们传给老猫。「你怕死,还是怕辛苦?」我们问。结果,老猫的回答却是: 「我不怕死,也不怕辛苦。」朋友解释道,动物视生死平常,他们不怕死,因为他们知道死亡不是终结;而动物痛极便会身心分离,我们不该以人类的观念来理解动物。听着听着,我突然觉得,猫儿可能比我们还有智慧。虽然,人身难得,与动物相比,唯有人才能修行,超脱轮回。然而,也似乎只有人类最看不透生死,勘破生死之谜。我打趣跟同修说: 「若真如此,老猫比我们这些老是禅坐却没什么效果的人类,境界还要高呢。」

读《动物园的生死告白》一书,不时看到一些对生命有启发的故事,无论是饲育员如何通过认真对待每一次动物的死,来换取之后其他动物的生,还是阿部先生对「有死、生命有限期,所以才拼命地活」的感悟;阿部先生说: 「动物饲育员是守护动物生命的工作」,但守护动物生命本来就不该只是动物饲育员的事,我们通过阅读阿部先生跟动物他者的生命交流,回到生命大流的母体,在那里,有我们曾经、现在与未来爱过/正爱/将爱的人与动物,守护生命,也就是守护我们自己的家园。

推荐阅读:

阿部弘士着、孙智龄译:《动物园的生死告白-画家饲育员说的生命故事》,台:无限出版,2012年。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