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安静的力量

第281期明觉   文:张倩仪| 2012-07-25

〈烦而至躁〉里提过安静是一种力量。

静怎么会是一种力量呢?在世人的印象里,静的人一般比较内向,不擅交际,没有甚么社会活动能量。美国社会偏好活泼主动,内向的人不很好受,我就曾读过美国一本教内向的人克服社交压力的书。

在一个重视吸引眼球的社会,连性格文静的人也不欣赏静,为自己的静而不开心。 静实在不易出彩。

可是“静”这个字,原本却跟色彩有关。《说文》说“静”是“审”的意思,“青”是形,“争”是它的声。有个学者注释,说是“丹青明审”。也就是说色彩分布得宜,虽然色多绚烂,却不会污浊,就叫“静”。原来静字其实是靚的意思。

静那么有色彩,内向的人会不会开心一些?

如果静也可以绚丽多采,人就不会那么怕静了。虽然安静令人舒适,但跟静相关的词像“静寂”、“肃静”、“静止”、“静默”等等,还是给人寂然无声,毫无生气之感。

许多人就是怕静,于是用各种活动将生活填得满满的。

不过,先别开心,真相是,“安静”本来写“安竫”,“静”是后来借用的。

虽然误会一场,但我还是相信有一种多采的静。

一般的静确是平淡,但是绚烂的静,是一种不同的静。不是说甚么都不干就是静,那可能只是闷。有力量的安静,是有为的。

宁静是为了致远,静不是静止不进,原地踏步的。《易经》的坤卦说,“坤至柔,而动也刚。至静而德方。”

不过,要得到这种安静的力量,先要经过一段不易的修养过程。

小说家张炜的《芳心似火》,谈山东地区的人文风貌,其中有一个小节叫做安静的力量。他说安静是生命的力量和艺术,它是浮躁的对立。只有安静下来,内在的力量才会一点点集聚和滋生。能够安静下来的人,通常被视为极有力量,起码是潜藏了某种大能量的人。

在张炜笔下,山东沿海的古老民族莱夷最好修持,追求安静达致的高深境界,以至胶东地方“至今还能找到一些高人静修之地。……莱国古地的遗风一直流传至今,直到现在,保留在民间的还有各种各样的修持”。

在那样的地方,人是怎样活的?

张炜说,有人忙碌了一天,空闲时在炕上盘腿闭目,两手抚膝,让气息徐缓漫长起来。这已经成为当地人平息劳累的方法。而在集市上,貌不惊人的卖菜老农很可能身怀绝技,一时兴起,能够在静默片刻之后,当众挥臂断石。

那大概是一个很有趣的社会。

我一直在想,人究竟想过怎样的生活呢?人被抛掷到这个世界上来,从蒙蒙无知,慢慢认识到自己的能力限制。但是人那怕接受自己力量有限,却仍然有不止息的欲望,包括一些美好的欲望,像世界和平、安居乐业。这些遇有甚么大场合就搬出来讲的崇高愿望,抚心自问,真的就是我们想过的生活吗?

那是一种很宁静的生活吧?因此也可能是一种很平淡的生活。而人其实都想出人头地,生活绚丽多采。

莱夷古风的那种社会,在平静之中,却很有趣。许多过着平实日子的卖菜老农等等人物,却是天天在修养心性的高手,平时难得表露,偶然出手,让你惊讶他道行深不可测。“安静作为一种文化,已经极大地影响了人们的日常生活和行为方式。”张炜说。在推崇安静的古莱夷社会,他们的出人头地、绚丽多采,跟我们的一定大异其趣。

世界上有一种从欧洲发起,提倡慢活的运动。我认为慢活不如静活,因为慢其实只是手段。而静,虽然本身也不是目的,但有内蕴力量的静,却是值得欲求的状态。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