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家庭暴力事故中的自性作用(下)

第254期明觉   文:郭锦鸿| 2011-07-13

(续上)

其实,有不少专家都指出,施虐者在施虐时丧失了理智,但在事后都会感到后悔。假如一直没有处理好问题,只是暂时搁置它,这就好像积下了电脑病毒一样,并没有隔离或移除,久而沉淀,便成为下一次爆发的计时炸弹。我们常言,一念天堂、一念地狱,一念就是一心,是一个人的心念活动。初期家庭暴力的发生,很多时都是偶然的。大部分施虐者都不是处心积累的,如上所述,往往有「一念刺激」成为导火线,才会由争吵变成袭击。施虐者受刺激时,短暂丧失了自我约束能力,行为会不受理性思维驱使。一念触动之际,心生两路:一路是冲着发泄的快感而来,但这样却必陷地狱;另一路却是自性在发生作用,努力地缩小自己,让自己趋向菩提。这两道会引发极大差异结果的走向,在一杀那之间生灭互动,如何选择,便取决于当事人能否抽离自身去对抗冲动思维,是否能用一念意志把自己从分岔路中导入正轨。就像电影《大只佬》的末段,了因(刘德华饰)抽离自己与心魔对话、对抗,最后大彻大悟一样,此中的力量是殊不简单的。其或隐或存,很视乎当事人是否存着一种信念,是否能启动自性之智慧。

「自性之智慧」就是一种对生活本质价值透彻体会和掌握的态度,乃由日常生活中不断自觉而提炼出来。「自性之智慧」具有不杂不变、清纯真实之特性,当一个人为瞋恚所蒙蔽时,这种深植于当事人心中的「自性之智慧」仍然能够八风不动,也许当事人看到他人的一个表情、一个动作、听到他人的一句话甚至大自然风动之声时,内心会有所触动,自性发生作用,智慧遽现,自心世界和现实世界都突然转化,达到境随心转,豁然开朗。

要知道,瞋恚到底是一种「心所」作用,即自心能生的精神作用,这种作用能使自心热恼,不得安宁。而自性智慧却是一种自体的实智,要使施虐者重拾理性思想,就要力求让他们以自体实智抵挡妄念生发,破除业障,从而使自我约束能力提升。

换言之,家暴施虐者很多时是受业障蒙蔽而生起妄念,他们最需要的不是惩罚,而是帮助。这裏所说的帮助,不是纯粹单方面的帮助,而是包含自力和他力在其中的帮助。在此之中,「他力」固然是重要导体,「自力」更是不得忽略的金钥。

唐代的赵州从諗禅师(778-897),在参谒南泉普愿(748-843)期间,专责在厨房生火。有一天,赵州突然在厨房烧起火头,并把厨门关上,将自己困在厨房中。

  「快来救火!快来救火!」赵州大喊。

  僧众闻知厨房失火,便立即赶到,企图把赵州拯救出来。可是,他们见厨房门紧闭着,而浓烟不断渗出,抬头望,只有大家也攀不过高高的窗口,实在束手无策。

「和尚,我们可以如何帮你?」

「能够说出此中真义,我便开门!」赵州叫道。这时众僧才明白赵州是在考验大众。如是者,大家便一块儿地苦思。

「想到吗?说出来,谁能语契,我便开门!」赵州再叫,但众僧仍然无法回答。

此时,赵州的师父南泉普愿走前来,不发一言,却把厨房的钥匙从窗间抛进去。

赵州看到钥匙,终于启门而出,安全离开了厨房。*

故意放火,自然不该学习。赵州从諗的「出位言行」,在禅宗史上却是历来公认的。生火本是他的职责,对他来说,是日常要做之事。他却把自己关进厨房然后生火,以此寓意热恼往往出现于日常生活当中,多是自己造成,就算我们向外人求救,心情得到疏导,但事情也未必能真正得到解决。他要求众僧「道得即开门」,希望借此测验他们在这方面的修行功夫与思辨能力。

解铃还需系铃人,众人见状自然无对。其实,真正要「到位地」帮助热恼障蔽之人,必须先以同理心从对方的处境着想(自力思维),而不是先从自己(外人)的角度出发(他力思维)。前者的考虑是「如果我是他,我现在最需要的是甚么?」后者的考虑却是「我应该怎样救他?」当然,两者同具价值,但对于要即时为人解除热恼方面,两者的意义和作用却是颇为不同的。自性之门固然要亲自开启,自心方见大道,这就是「自力思维」,但这并非说任何人都应自行面对困难。笔者始终认为,「支援在他,解决在己」,作为外人,要先接受当事人沮丧和愤怒的心情,尽量为他们重建情绪形态,改变他们的非理性思维。有时候,旁人一句说话,会引发他想起生活中的愉快图像和回忆,让其贯注于精神体验,一念之间,妄念消散,自性显现,也许,钥匙就在此。

家庭暴力施虐者,往往被社会标签成具有「以个人期望、需要及利益为依归的倾向」、「习染不良嗜好,如酗酒或赌博,或患有精神病」等角色常态,虽然,把这些标签当作是研究的材料,情有可原;但假如把这些标签作为进一步惩处施虐者/强逼其与至亲隔离之理由,一开始已从「犯人」而非从「病人」的角色对待他们,这其实是把他们推向另一个地狱的深渊。

长年累月活于非理性思维中的施虐者,生起热恼的一念间,经常选择地狱,久而久之,假如这种选择的倾向没有经过适当整理的话,地狱的「选择意向」就会沉淀,也许很快就变成一种惯性,自性作用长年受蔽,在没有出路下,每次一念生起,都走向地狱,最终导致家庭暴力的发生。

故事中,南泉普愿扔钥匙的动作,就是真正做到「到位」的支援了。钥匙对于厨房以外的所有人,其实不具价值,但对赵州来说,却是拯救性命的关键。赵州并非不开门,只是缘于没有这把钥匙。外面的人(局外人)如能针对赵州(热恼者)的需要,对症下药,以同理之心,为他设想,从而找寻他所需要的钥匙,最终定能协助他开启自性之门。其实,每个人的内心,都有弥陀。心善到处天堂,净土是隐是现,关键在于能否护持自心,常恒无染。

*有关赵州从諗与南泉普愿的故事见载于《景德传灯录》,卷10,《大藏经》,第51册,页276c。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