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家怎样出?

第280期明觉   文:传灯法师| 2012-07-11

有人问:如何能出家?需要什么条件?我想起两个人。

最初两年,她总是在下班后,骑着电单车到寺里,协助简单的文书工作,或整理书籍,总之,师父怎么安排,她就怎么做。她家中只有妈妈和弟弟,每天工作之余,就是家里、寺院两头跑,生活很充实。妈妈看在眼里,提醒她:别太着迷!

她单身,人长得清秀、随和、文静,很喜欢跟着大众一起上殿,晚上有禅修班、法器班、佛学班,她都参加。经过长时间的耳濡目染,掌握了佛门课诵,学懂梵呗,会敲法器,开始向往寺院的生活,便恳求妈妈,让她出家,但妈妈坚决反对。

自小,妈妈就很疼她,怕她碰钉子,处处维护,所以无论她想做什么,妈妈都有诸多担忧,不肯答应。她安慰自己:暂时出不成家没关系,继续做就对了。她更耐心地照顾家庭,慢慢安顿好妈妈的生活,一方面等着刚投入社会的弟弟工作上轨道,一方面为自己的未来做好准备,每天看一遍《沙弥律仪要略》,掌握出家新学所须守持的戒律,月圆月缺日就受持八关斋戒。

当认定了自己的目标,花花世界就失去魅力了。

她借机带妈妈出席寺里的活动,让她知道寺里的环境,住着什么人,做些什么事。

「出家后,我就不是你妈了,是吗?」妈妈问。

「怎会?我会更爱您,也会爱所有人的妈妈,来报答您的养育之恩。」

妈妈渐渐释怀。有了妈妈的祝福,她更尽心尽责。师父看她是可造之材,想送她出国学习,但她见寺里人手短缺,又怕自己应付不来,婉拒了。每日天未亮,她就起床为大众师父准备早点,安安分分学习佛门功课和各种仪轨,一段时间下来,很快便能独当一面……

另一位女生也常来寺里帮忙,她性情爽朗,虽然做事较为粗枝大叶,但跟人很谈得来。她自忖读书不多,请师父让她负责大殿的清洁。每天晚殿后,她把偌大的大殿打扫得一尘不染;虽然已汗流浃背、身疲力倦,转头,又见她在菜圃种菜、除草、浇水,忙得不亦乐乎。

她孤身一人,最亲的只是几个不太联络的亲戚。在寺里活动久了,便请求出家,她没有什么大抱负,只觉得这样的生活不错。

没有家人儿女的枷锁,平时处事待人也可以,很自然就成事了。只是她平时一个人生活,习惯了无拘无束,爱往哪里就去哪里,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出家后反不习惯寺院的诸多约束,她开始呆不住了,经常借故往外窜。师父用尽方法管教、劝谏、鞭策,甚至警告若再犯,就要请她离开。她明显想克制自己,但总是不久又动心了。

「师父,我想出国参学。」她提出要求,但师父没有答应。

「我已联络了台湾的寺院,她们说可以让我去参访。」她很坚持,师父唯有让她自己选择,留下?或者离开?

出家只是过程,不是终点,出了家才是真正的开始。有方向、有愿力、有行持,才能达到出家的目的。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