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密勒日巴尊者道歌(一)

文:侯松蔚| 2013-10-22
密勒日巴尊者密勒日巴尊者
2011年11月2日,不丹国师(披黄衣者)亲临嘉生上师(右一)所发起的密勒日巴塔施工地点进行动土加持仪式2011年11月2日,不丹国师(披黄衣者)亲临嘉生上师(右一)所发起的密勒日巴塔施工地点进行动土加持仪式

 

  密勒日巴尊者(Milarepa, 1040–1123)擅长咏唱道歌,借此宣讲法义。此等道歌广为后人传颂,噶举派Tsang Nyon Heruka大师(又名Rüpe Gyencen1452-1507)更将之结集成「十万歌集」。兹选译其中几首,以飨读者。所选译者,多于数十年前已有译本,唯与藏文原意未尽相合,故据Tsang Nyon Heruka所着《瑜伽自在圣者至尊密勒日巴传记‧开示一切智道》重译。

 

(下文是格西杂普巴[Geshe Tsagphupa]初次见密勒日巴尊者时,因为鄙视尊者而故意刁难,请其解说经典。尊者则以此歌回应。)

 

译师玛巴足前礼,远离名言祈加持;

师尊加持入心中,心不失于怠逸法。

吾恒观修慈悲已,遂忘自他之执着。

恒观上师于顶上,遂忘专横之主使。

观修本尊无分离,遂忘下劣蕴界处。

观修耳传之窍诀,遂忘文字经典类。

保任本然平常心,遂忘无明迷惑乱。

观想三身自本具,遂忘希冀怖畏习。

此生后生平等观,遂忘死生之恐惧。

独行守护自证验,遂忘亲友之情面。

实修结合于相续,遂忘宗派之偏见。

观修生灭住皆无,遂忘口诺之见地。

思维显相皆法身,遂忘着相之观修。

无整宽坦而安住,遂忘矫诈之行仪。

身语保持于低位,遂忘贵人之矜骄。

以此幻身作兰若,遂忘安逸之寺院。

远离词句作实修,遂忘文句之繁琐,

细研经师当行之!

 

※       ※        ※

 

(下文是尊者晚年示疾期间,其中一首为弟子开示的曲谣。)

 

译师玛巴足前礼,在此集会诸徒众,

老父密勒日巴吾,结语遗曲当谛听!

洛札巴恩德故,瑜伽密勒日巴吾,

一切所作皆已毕,汝等后学僧徒众,

闻教后当如是行,为令吾与往昔佛,

心欢喜故于此生,自他大利当成办,

否则一切所作者,非为自他义利故,

莫能满足吾心愿。

具传承师不依止,求取灌顶有何益?

自心与法不相合,受持续部有何益?

世间事务不舍弃,观修口诀有何益?

三门与法不相应,念诵仪轨有何益?

若不对治于恶语,观修安忍有何益?

偏党爱怨不舍弃,纵行供养有何益?

私欲根本若不除,徒行布施有何益?

不识六道皆父母,住持大寺有何益?

心中未生净相观,造立佛塔有何益?

四座瑜伽若难行,泥塑佛像有何益?

不从深心作祈请,依时供养有何益?

口诀若未入耳中,徒作苦行有何益?

生时未起虔敬信,瞻师遗容有何益?

不生厌倦出离心,舍此弃彼有何益?

不修爱人逾爱己,妙口说悲有何益?

若不断除烦恼欲,承事供养有何益?

师语不持为达量,弟子虽多有何益?

彼等无益之作业,招损恼故当舍弃,

所作已作瑜伽士,无需诸多劳碌事。

 

 

    香港的噶玛噶举派道场──佛国密乘中心住持嘉生上师(Ven. Lama Kelzang)正于不丹筹建密勒日巴尊者纪念塔,详情请浏览其网页:http://www.sangyemigyurling.org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