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密集禅修营的体会

文:韦云美 | 2014-10-08

记得萧式球老师在禅修班上宣布在五月中会办一个密集禅修营,我立即生起很强的念头,就是一定要参加。报名当天,我赶紧办了,幸好不是最后一位。

出来社会工作几十年,感觉总是需要与时间竞赛,做任何事都要反应快、计较得失等。为了在公司保存「一姐」的地位,每天只是想着和工作有关的事情──如何做好自己所负责的产品、产品到了其他地方是否受欢迎。每天都在计算,杂念纷纭,每天都有欲望。参加密集禅修营的前一天如以往一样,我是第一个回到公司上班,因为接下来几天都不会在公司,所以希望把手上的工作全部完成。结果到晚上十二时多总算可以把一定要处理的事情处理好了。

早上到了大屿山,我打了个电话给我助手安排她要做的事务,之后我决定把手机关上,放弃与外间接触而专心入营。入营时萧老师告诉我们要止语,「行住坐卧」的节奏都要慢下来,觉知自己做每样东西。我一向是个适应力强的人,心想把节奏放慢对我来说是份优差。但由于到了陌生环境,除了老师外,其他人、事、物都是第一次接触,感觉有点不自然。晚上研讨会后,领队说要回房间休息,但是按过往禅修营的经验,如果有同修因不习惯和那么多人睡在一个房间或是因他人发出的鼻鼾声而不能入睡,那就可以到大厅睡。我因入营前一晚睡眠不足,所以我很快便上床准备睡觉,在这时耳边传来声量不轻的鼻鼾声,我心想她一定比我更疲倦﹗她发出的声音真的很响亮,我辗转反侧都无法入睡,突然出现了一个无明的「瞋心」,并且想起来跑到大厅去。但我再想想,她可能自己都不知道有鼻鼾,她也不想……慢慢地我心中又生起个念头──包容她,不要执着这声音吧﹗我不久就睡着了。

第二天,感觉很好,感觉到没有手机的自在。享受止语的宁静,享受脑袋没有分秒想着工作,感受到除了工作外我有其他东西可以做的。独处的心境是我有生以来从未有过的平静。独处时我偶然从心裏笑出来,因为我很高兴发现原来我是有包容别人的心。平时在工作中,我知道身边的人都说我没有人情味;不顾他人感受,如有人做事达不到指定目标时,我就责骂对方,我是一个没有感情的机器人﹗

透过独处时间,我反思自己到底是人还是只懂工作的机器?我发现我过去每天都为自己编排太多事务,令自己由早至晚都很忙。要是闲着的话,我会责怪自己浪费光阴,害怕会与社会脱节,会落后他人。我把我的工作要求定得很高,我是为了在公司保存自己地位。我贪着老板和客人的赞赏,我满足于同事用羡慕的眼光注视自己。就是这些愚痴行为令自己健康出现问题,身边没有真心朋友,面对家人都感觉有点陌生﹗

有一天,我参与工作禅,我和十几位同修拿着扫把清理户外禅场沿路的落叶,我从没做过这项工作,虽然是体力劳动,但我一点都不觉得辛苦。我怀着感恩的心打扫,用心一下一下扫,就好像把自己心中的贪念、瞋恚、愚痴扫走。当看到被打扫过的地方都变得干干净净时,走在路上,心裏很满足,很安心。与此同时生起一个念头,我手上的扫把就好像八正道,是要来清除五盖和苦恼的工具,我每天都要好好运用它来清除这些落叶。

我开始体会到老师对我的教导,工作尽了责任,就可以了,不要被工作分分秒秒控制自己,要留些空间给自己做其他事情。我要把禅修融入生活中,带着一份觉知去生活,生活就会和谐,只需要改变一下态度,人、事、物便不同了。我不应执着自我,不应带着对待心和欲望心去过日子,这些都是水中泥尘,客尘烦恼。我应该放下,抱着「事若随缘心无碍」的态度。

这个禅修营给了我一个反思人生的机会,使我获益良多,加深对自己的了解。多谢老师的教导,提醒和指引。多谢义工们无微不至的照顾。多谢同修在研讨会上与大家分享自己的感觉和体会,使我带着喜悦和微笑回家。直至现在,这种喜悦和安心的感觉依然存在我心里。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